<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學術中國·歷史學】構建一個嶄新的未來:聯結民族與文化 ——訪廈門大學社會與人類學院教授高暢
              2021年10月20日 09:0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武雪彬 字號
              2021年10月20日 09:0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武雪彬
              關鍵詞:中非關系;民族與文化;可持續發展

              內容摘要:

              關鍵詞:中非關系;民族與文化;可持續發展

              作者簡介:

              高暢(Augustin F. C. Holl)

                高暢(Augustin F. C. Holl),現任廈門大學社會與人類學院特聘教授、塞內加爾共和國達喀爾大學特邀教授、喀麥隆共和國雅溫得第一大學講座教授、美國國家自然歷史田野博物館研究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洲通史》(第九卷至第十一卷)國際科學委員會主席。研究領域主要包括糧食生產起源、西非和黎凡特地區社會復雜性起源、巖畫考古和古墓考古。高暢曾在以色列內蓋夫、喀麥隆北部、布基納法索西北部、塞內加爾中南部進行實地考古工作,目前正在指導塞內加爾沿海地區薩盧姆河三角洲貝??脊彭椖康目瓶脊ぷ?。在考古學國際學界核心期刊發表研究論文50余篇、書評50余篇,出版學術專著10余本,編著、合著及章節寫作50余本,目前的研究重點是全球比較考古學。

               

                2021年10月14—15日在京舉辦的首屆“學術中國”國際高峰論壇上,不少學者從中外文化交流角度對中國式現代化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廈門大學社會與人類學院教授高暢回顧了中非關系發展脈絡、暢談了中非關系發展新格局,并就人類未來發展道路等問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采訪。

                《中國社會科學報》:習近平主席在談到中非交往時說:“中非關系不是一天就發展起來的,更不是什么人賜予的,而是我們雙方風雨同舟、患難與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闭埬務勚蟹顷P系的發展歷程。

                高暢:中非關系的歷史源遠流長。它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75年至公元前950年位于尼羅河三角洲的埃及第二十一王朝塔尼斯王朝(相當于中國的商周時期),考古學家在一具古埃及30—50歲女性尸體的頭發中發現的絲綢就是一個例證。從那時起,中國與非洲大陸就有了商貿往來,而且很有可能也有商品從非洲運往中國。但是將中國與非洲大陸直接連接起來的最重要事件是鄭和的西洋之旅。1405年至1433年間,鄭和船隊七下西洋,其中多次抵達非洲。自那時起,中國與非洲之間的商品貿易和人員流動既有高潮也有低谷。東非沿海甚至內陸的許多遺址都發現了中國瓷器、陶器和錢幣的蹤跡,這是商品流動的最佳印證。

                李新烽教授曾經寫過一本關于鄭和船隊后裔的書。書中記載,鄭和船隊的一只船只因迷失方向而后觸礁,一些船員當時在東非沿岸的帕泰島登陸并停留。中國和非洲的友誼根深蒂固,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緊密。因中國大力支持非洲國家擺脫殖民統治的解放運動,中非關系進入了新高峰。時至今日,中非關系已成為非洲大陸最主要的經濟關系之一,而中國也幾乎成為了所有非洲國家的主要經濟合作伙伴。因此,為了構建面向未來的全新中非關系,我們必須準確而務實地審視這段關系的現狀,以及如何立足現在,為未來做準備。

                《中國社會科學報》:中非之間的重要聯系不僅體現在漫長的歷史時期,到了21世紀,這種聯系無論就重要性還是發展水平而言都邁上了新臺階。請您談談對中非合作關系的認識。

                高暢:俗話說,孤雁難飛,孤掌難鳴。我們必須正視現實,必須分析和理解國際關系,必須解決問題。國際關系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我們可以從多個方面來奠定基礎。當前,中非關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密切。據估計,在中國的非洲人有50萬,而在非洲的中國移民高達100萬到200萬。日益重要的中非關系以及中非兩地的移民肯定會繼續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發展,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事實上,從非洲社會的角度來看,在54個非洲國家中,中國移民可以免簽證進入的就有27個。中非關系涉及多個方面,牽涉諸多的機構、企業和行政部門,涵蓋學術關系、經濟關系和文化關系。很遺憾不能就所有這些逐一闡述。

                請允許我強調一下我想要表達的信息。我想說一說民間外交的關鍵作用。我們需要逐次逐步地建立信任、真實的中非關系。有鑒于此,廈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成立了非洲研究中心,旨在發展學術協作項目。非洲研究中心的成立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信任這兩大支柱之上的。

                《中國社會科學報》:除了教學問題外,廈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非洲研究中心是如何開展學術合作的?

                高暢:除了教學以及培養碩士和博士生,廈門大學社會與人類學院和非洲研究中心還發起了三個相輔相成的學術項目。一是建立考古人類學實驗室,對此我已把此前在非洲實地考察的研究成果捐贈給廈門大學。二是與兩個教學與科研實驗基地聯手創建和啟動跨學科田野調查項目。其中一個基地在非洲塞內加爾薩盧姆河三角洲貝冢,但這一地區目前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嚴重。另一個教學與科研實驗基地在中國福建西部,主要對閩西石畫像進行考古學和符號學研究。2021年7月至8月,我們的第一個田野調查季在閩西的客家小鎮芷溪拉開帷幕。第三個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項目就是建立一個跨學科研究中心。該中心將由六名教職工組成,研究領域涵蓋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

                從上述核心項目來看,我們還有可能與非洲、巴西和歐洲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合作開展研究。在這一階段,我們將通過三個主要軸心來實施這個計劃。第一個軸心是在廈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非洲研究中心框架下開辦跨學科研討會。研討會將召集相關學者,大多是有興趣聚在一起研討的國際博士生,來探討基于“一帶一路”倡議的非洲和中國關系。研討會的目的,或者說我們開辦研討會的宗旨,是為了生產基于事實的知識,增進中國高校對非洲的了解,同時向我們開展研究的非洲地區積極宣傳中國。

                第二個軸心就是共同培養學生并為長期的合作創造機會。2018年7月至8月,廈門大學的學生與來自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的謝赫·安達·迪奧普大學的學生一起在薩盧姆河三角洲開展了田野調查項目。習近平主席訪問達喀爾前,這些學生還為相關中文書展作出了貢獻。

                第三個軸心就是中國文化體驗,這涉及一個閩西的項目,有一些國際學生參與其中。那是一次非常有趣的人生經歷。研究對象本身就非常有趣,并且耐人尋味,當地人也非常熱情地招待我們。這是一個分享和體驗文化的大好機會,同時也有助于在一些地區切實地增進人民之間的理解。

                《中國社會科學報》:新冠肺炎疫情給非洲帶來了哪些災難?非洲是如何應對的?

                高暢:當前的新冠肺炎疫情給非洲民眾造成的危害是我想重點介紹的。目前已有大約2.3億人受到了這場大流行病的影響。為什么?疫苗已經在全球大部分地區推廣,但非洲似乎被遺忘了。埃及接種疫苗的人口比例是最高的,達到了7.4%。但在目前這個階段,一些非洲國家接種疫苗的比例甚至不足0.01%。我們有必要解決這個不平衡的問題,如果非洲民眾無法獲得免疫接種,那么任何人都無法高枕無憂。若該問題不能得到解決,疫情卷土重來將只是個時間問題。單靠一個國家是無法根除新冠病毒并長期確保安全的。

                因此,我建議考慮到非洲大陸目前較低的藥物研發能力,應該為非洲國家真正提供機會制定一項長期計劃,以提高它們的能力,使其在緊急衛生事件的關鍵藥物供應方面不再那么依賴全球其他地區。非洲生產的疫苗極少,幸好中國與埃及已簽署了一項協議。目前埃及正在逐步提高其疫苗產量來滿足非洲大陸的需求。南非也在朝著同樣的方向前進,希望南非也能生產疫苗。但最好能在非洲大陸的地區層面上組織藥品的生產和研究工作,以免對某個國家產生過高的依賴。

                在技術創新層面上,一些非洲研究人員正在探索傳統醫學的潛力和可能性,有些傳統藥物被證明對抗疫很有效。例如,喀麥隆政府已批準把一些當地傳統藥物用于抗疫,研究人員也因此很自豪。如果能創辦一些合資企業來合成這些藥物,并帶頭在當地投產,使得非洲未來能長期地受益于這些項目,那將是非常有意義的。

                《中國社會科學報》:在風云變幻的當今國際關系中,民族與文化對于人類可持續發展發揮了哪些作用?

                高暢:當前,人類正在經歷連接物質與精神的全新階段。變化成為常態,也充滿了偶然性,我們必須對未來100年變革的加速有所準備。因此,最核心的問題是:留給我們子子孫孫的,將是一個怎樣的未來?

                不必追溯過于久遠的歷史,我們就可以發現當前的世界被兩大不同的、連續而相反的過程所塑造:一方面是帝國的擴張、殖民和統治,另一方面是抵抗、追求解放和尋找更為公平的世界秩序。19世紀形成的民族主義熱潮,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在歐亞大陸的兩端達到頂峰,即20世紀初期的歐洲和東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軸心國聯盟加劇了這一趨勢,最終導致了冷戰——蘇聯與美國的兩極對抗。新生的民族國家登上國際舞臺塑造了20世紀下半葉的國際政治。中國沖破一切艱難險阻,不論是歐洲的帝國主義霸權、內戰、侵略戰爭還是西方國家的封鎖排斥,成為民族解放戰爭中極有影響力的主體,在國際秩序中取得了應有的地位并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全球化塑造了一個多極的世界,容納了不同社會模式和文化組織形式。這是一個持續辯證運行的過程:經濟和軍事的合作與競爭。當然還有第三個重要領域——民族與文化。對2100年世界人口的預測結果清楚表明,軍事行動可能成為一種適得其反的選擇。要創造一個嶄新的未來,由文化和人口聯系支撐的和平關系與經濟的持續發展將是更為明智的選擇。大學與高等教育機構將起到重要作用,帶頭實施有助于人類和平而可持續發展的新方向,而戰爭將會被排除在外。

              作者簡介

              姓名:武雪彬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