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學術中國·政治學】中國政治經濟學原創性理論的三大來源
              2021年10月15日 08:4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鄭永年 字號
              2021年10月15日 08:4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鄭永年
              關鍵詞:中國社會科學;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現代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中國社會科學;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現代化

              作者簡介:

              鄭永年

                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長講座教授、人文社科學院代行院長、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上海交通大學政治經濟研究院名譽院長。羅特里奇出版社《中國政策叢書》主編和世界科技書局《當代中國研究叢書》共同主編。曾任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所長,美國社會科學研究會研究員。出版《全球化與中國國家轉型》《中國的“行為聯邦制”:中央—地方關系的變革與動力》等專著。

               

                很感謝主辦者邀請我參加這次“學術中國”國際高峰論壇。談學術中國,首先要清楚我們的目標是什么?中國社會科學需要自己的原創性理論。正如原創性的技術一樣,原創性理論也是大國重器。

              政治經濟學是社會科學的核心

                因為中國傳統上沒有社會科學,近代以來我們通過跟西方社會科學學習、借鑒、對話,我們的社會科學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在很多領域,我們的社會科學還是應用型的。這種局面是很難可持續發展的。要創造中國的原創性社會科學理論,還是要從政治經濟學入手,因為西方整個社會科學體系的核心就是政治經濟學。中國的社會科學的核心也不可避免的是政治經濟學。

                對我們來說,政治經濟學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去構造原創性的中國政治經濟學理論。在西方,亞當·斯密、卡爾·馬克思都是非常偉大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家。但如果我們忽視他們的來源、思想的背景,就很難理解他們的理論。要構建和創造中國原創性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首先要看我們的來源是什么。通過這些年的研究,我覺得至少有三大來源,我把它稱為三個傳統。

                第一個大的來源,即第一個“大傳統”,就是中國2000多年的、至少從秦漢到晚清的政治經濟學實踐經驗。第二個來源,我把它稱為“中傳統”,就是從近代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實踐經驗。第三個來源,我把它稱為“近傳統”,就是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政治經濟學實踐和經驗。實際上,實踐是最重要的中國政治經濟學理論的來源。毛澤東說過,人的正確思想從哪里來?人的正確思想只能從實踐中來。中國政治經濟學原創性理論也是基于中國的實踐。

              秦漢以來的“大傳統”:三層結構下的政府—市場均衡

                就傳統的政治經濟學而言,我們以前簡單地認為傳統是“封建落后”。五四運動以來,一句話就把傳統打發掉了。這些年來,基于文化自信,我們開始從傳統上去尋找我們的政治經濟學來源。中國的傳統政治經濟學,如果仔細去看,現代政治經濟學的很多來源和思想都包含在傳統里面了。比如,近代以來第一個真正的政治經濟學學派——法國的重農學派,它的思想就來源于中國的古代經典,包括《易經》、道家“無為而治”的學說和儒家的“政府不與民爭利”學說。中國政治經濟學最好的經典是《管子》和《鹽鐵論》,里面包含了大量的、可以稱之為“政府經濟學”的思想和構架,只是沒有被系統化、概念化和理論化。

                中國從漢代至今,實際上一直存在著一個由三層市場組成的混合經濟體。經濟體系的頂端一定是國家資本,而在基層具有龐大的以中小型或者微型企業為基礎的民營資本,中間層則是國家資本跟民營資本互動的一個領域。實際上,近代人非常聰明,把中國經濟、中國企業分成三類。第一類是“官辦”,也就是今天的國有企業。第二類是“商辦”,也就是我們說的民營企業。還有一類是官督商辦,早期的“公私合營”,現在的PPP都屬于這個類型。中國歷史上,政府跟市場的作用基本上是相對均衡的。凡是政府作用跟市場作用相對均衡的時候,中國的經濟發展就好,經濟的發展也是可持續的。

                當然,中國也有幾段并不長的歷史時期,市場的作用被弱化,甚至消失了。一是兩漢期間的王莽改革,二是宋朝的王安石改革,三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改革,最后是改革開放以前的計劃經濟時代。應當指出的是,即使這四段時期里國家主義盛行,主要也還是為了應付因為經濟結構失衡導致的經濟上的危機。除了這四段短暫的時期,中國的政府跟市場之間一直是很均衡的。中華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被中斷的文明,中國的經濟實踐也是這樣的。王朝來來去去,經濟實踐總避免不了這三層市場的結構。今天,我們又回復到傳統的三層市場的一個結構。

              近代以來的“中傳統”: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第二個“中傳統”,主要是以中國共產黨為主導的“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我們強調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的貢獻,更要強調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的貢獻是通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產生影響的。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分成兩段。1949年以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主要要解決的還是一個革命的問題,是建立一個政治秩序的問題。這一段時期,我們是成功的。1949年以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際上也已經開始了。最初,我們照抄照搬蘇聯的計劃經濟模式,但是很快發現蘇聯版的計劃經濟模式不適合中國。所以,盡管當時蘇聯跟中國都實行計劃經濟,但蘇聯版本的計劃經濟跟中國版本的計劃經濟是不一樣的,蘇聯版本的計劃經濟主要是中央政府的集權,而中國經濟活動,包括各方面的權利,甚至產權,是可以“分割”的,是由各級政府來掌管的。中國和蘇聯后來走上不同的改革道路,跟這個也是有關系的。

              改革開放以來的“近傳統”:獨立開放的現代化發展模式

                第三個來源,我把它稱為“近傳統”,就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這個實踐更廣,因為這時中國的經濟成長、經濟發展是在開放狀態下進行的。中國跟世界經濟互動,中國通過向西方學習,和世界經濟接軌,成為今天世界經濟的一部分。但我們要意識到,中國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了一種制度選擇模式,也就是中國現代化模式,就是中國既取得了發展又保持獨立。如果大家放眼當代世界去看的話,很多國家不開放,它就發展不起來;很多國家向西方開放,但是慢慢也變成依附于西方的一個經濟體。中國是少數幾個既開放又實現了自己獨立發展的這樣一個現代化的模式。這是需要我們特別關注的,是政治經濟學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

                實際上,這個現代化模式也跟第二段“中傳統”有關系。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念,是經過了中國化的。后來改革開放學西方,也從來沒有簡單地照抄照搬。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適合論”,鞋子穿著合適不合適,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而不是造鞋的人。改革開放以來,正因為跟世界經濟互動,跟西方經濟互動,我們各方面的體制發生了很大的轉型,中國也從20世紀80年代那么窮的一個經濟體,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更重大的成就,在于過去40年里實現了7億多人口脫離絕對貧困狀態,這些都是世界經濟奇跡。

              從三大來源中尋找中國命題

                未來要做什么?就大的傳統來說,要好好總結傳統實踐經驗。經濟學家、社會科學家要去讀歷史,從2000多年的歷史中尋找中國政治經濟學的傳統資源。西方的政治經濟學是根據它的文明傳統,中國的政治經濟學也應基于自己的文明和傳統。

                第二個“中傳統”,我們要學習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更要強調中國的實踐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貢獻,而不是簡單地用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來評判中國的政治經濟實踐。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實踐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至少有三大方面的貢獻。一是產權制度。馬克思根據當時西歐的條件,認為私有制是社會不公平、不公正的根源,所以要消滅私有制。中國現在實際上是混合所有制,國有經濟占主導地位,但也容許鼓勵民營經濟的存在,國有經濟跟民營經濟一起發力,促進了中國經濟的發展。二是馬克思主義國家理論。馬克思當時根據西歐的情況,認為國家只是資本的代表。但這個論斷既解釋不了中國的傳統國家,更解釋不了現在的中國,我們的政府、國家代表著最大多數人的利益。三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或者階層理論。馬克思主義主要是一種革命與社會變革的理論。在和平時期,大部分國家都是強調階級和諧、階級利益協調。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的政治主體,它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代表的是最大多數人的利益,要通過它協調不同社會階層、不同社會群體、不同地區之間的利益。

                改革開放以來的“近傳統”內容更多了。政治經濟制度方面有很多創新,比如混合產權理論,還有我們的扶貧經驗、追求共同富裕的經驗、國家的動員機制、對外開放政策,加入世界經濟體又不失獨立性,跟世界接軌又對世界規則的貢獻,方方面面都有很大的挖掘空間。

                要創建原創性的中國政治經濟學理論,就不能以西方的命題為命題。首先是要找到中國的命題?,F在做的很多研究都是西方的命題、中國的經驗材料,這個現象是不可持續的。如何找到中國的命題?我想近代以來的實踐就是最好的中國的命題。我希望同仁們有意識地基于中國豐富的實踐經驗來構建我們的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

               

                (本文根據會議發言整理,經作者審定)

              作者簡介

              姓名:鄭永年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