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設為首頁 報刊投稿 微博平臺

             首頁 >> 社科關注
            薛暮橋:中國經濟理論與實踐創造性結合
            2022年10月25日 09:2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董志凱 字號
            2022年10月25日 09:2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董志凱
            關鍵詞:薛暮橋;經濟理論

            內容摘要:薛暮橋是一位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就從事革命理論傳播、成功開展根據地建設實踐、為新中國誕生作出卓越貢獻的革命者。

            關鍵詞:薛暮橋;經濟理論

            作者簡介:

              薛暮橋(1904—2005),江蘇無錫人,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他一生經歷了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49年后國民經濟恢復、1953年后計劃經濟的建立和實施、1978年后經濟體制的改革和實施、1992年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全面推進這樣一個漫長過程。他的一生歷練豐富、色彩傳奇,曾經擔任滬杭甬鐵路火車站站長、鐵路工人運動領導人、廣西師范??茖W校教師,也曾做過浙江陸軍監獄政治犯。他于1932年在陳翰笙指引下進入經濟研究領域,參加中國農村經濟調查和中國農村社會性質論戰,主持中共領導的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日常工作,擔任《中國農村》主編。1938年至1942年在新四軍工作,任新四軍教導總隊訓練處處長,主持新四軍軍政訓練。他撰寫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成為培訓新四軍干部的教材。他是山東抗日根據地、華北解放區杰出的經濟工作領導者,在山東根據地開展貨幣戰并獲得成功。之后,擔任中央財政經濟部、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秘書長,執筆統一貨幣、統一財經、發行人民幣等重要政策文件。

              新中國成立后,薛暮橋任政務院財經委員會委員、秘書長兼私營企業局局長,擔任中央財經秘書并領導工商業調整。此后擔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國家計委副主任、全國物價委員會主任、國務院經濟研究中心總干事。1955年,當選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學部委員。改革開放以來,創作了多部論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理論著作,獲得首屆中國經濟學獎。2005年7月22日,薛暮橋在京辭世,享年101歲。

              薛暮橋是一位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就從事革命理論傳播、成功開展根據地建設實踐、為新中國誕生作出卓越貢獻的革命者。新中國成立后,他又長期處于國家經濟、社會、學術領導崗位。對這樣一位百歲人瑞開展全面深入的研究,是一個難度很不一般的重大課題。這關系到對長達一個世紀的中國歷史特別是中國經濟史的認識,一蹴而就絕難實現。撰寫這篇文章,既是為了紀念薛暮橋等前輩革命家和學者,也是為了督促自己學習、重溫歷史的腳步。

              1904年到1952年,中國正處于大動蕩與大革命、翻天覆地、除舊布新的歷史階段。薛暮橋身處洪流之中,首先是革命者,同時是經濟學家和經濟工作的領導者,大體經歷了他漫長人生中的前五個時段:第一,在困境中成長。第二,接受革命理論,參加農村調查,撰寫了內容豐富的調查報告。第三,參與并領導新四軍的理論教育,領導山東抗日根據地減租減息、合作經濟、金融物價、工農業生產等財政經濟工作實踐,從事新民主主義經濟理論建設。第四,參與并領導華北解放區財經統一、貨幣統一、財政金融運行、工商管理、工農業生產等史無前例的工作。第五,領導并參與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統一財經、調整公私關系,恢復國民經濟等工作?!堆δ簶蚰曜V(1904—1952)》對薛暮橋這一時期的活動都有盡可能詳盡的記錄,帶我們進入并理解他那不同凡響的經歷。

              在困境中學習和接受革命理論

              薛暮橋出生于清末衰敗的中國農村,15歲時因家境艱難,從師范學校肄業,投考滬杭甬鐵路練習生。20歲,被選任火車站站長,結識眾多鐵路職工。1927年因領導工人運動被捕入獄,利用三年半牢獄生涯苦讀經濟學等社會科學著作,在“牢獄大學”自學成才。他將埋頭學習、埋頭工作的品格保持畢生。

              ■《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問題研究》 

              ■《政治經濟學》 

              回鄉后在從事教育、編輯《民眾周報》等刊物期間,他發表大量針砭時弊的文章。1932年到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工作,在社會學組主任、共產國際秘密黨員陳翰笙領導下,進行無錫、保定農村經濟調查資料整理工作,并在其指導下完成第一篇經濟學作品《江南農村衰落的一個縮影》,之后接二連三的成果都與農村調查有關。他參與籌備以陳翰笙為首的左翼經濟學研究團體——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1933年經陳翰笙推薦,到廣西師范??茖W校任教,講授農村經濟課,組織學生調查討論,發起成立廣西師專農村經濟研究會,完成《廣西農村經濟調查報告》。1934年夏至1938年10月,薛暮橋專職主持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工作。開辟“農村寫實”專欄,通過一村、一鄉、一地、一業的實地調查,展現了中國農村經濟凋敝的情況。1934年起主編《中國農村》雜志,開展中國農村社會性質論戰,發表大量調查報告及論文。1938年完成《經濟科學常識》一書。這些作品的共同特點是理論與現實結合色彩濃厚,為奠定中國革命的經濟學理論基礎作出貢獻。

              他的經濟學知識一方面是在三年牢獄生活中自學書本得來的,另一方面是20世紀30年代追隨陳翰笙先生做農村調查時從實際社會生活中摸索出來的??梢哉f,他的經濟學生涯從一開始就是理論和實踐的創造性結合。由于他的努力與貢獻,1939年,陳翰笙致信美國太平洋關系學會總干事愛德華·C.卡特,列出“富有才華的年輕中國人”,薛暮橋為其中之一。

              全面抗戰爆發后,薛暮橋與夫人羅瓊投入抗日宣傳工作。薛暮橋編輯《中國農村戰時特刊》,直至1938年10月向項英請纓參加新四軍,從新四軍軍部秘書長李一氓那里,得到了新四軍軍部教導總隊政治教官的委任狀。

              在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工作期間,是薛暮橋經濟學論文高質高產時期。之所以有此成績,他認為答案有兩種:一種是在牢獄中和出獄后認認真真下苦功夫學習馬克思主義,有了正確的理論指導;另一種是掌握了豐富的資料,而后者是當時許多理論工作者嚴重缺乏的。

              在實踐中反省和加深理論認識

              1938年10月,薛暮橋到皖南新四軍教導總隊上任,后到抗大五分校、華中抗大總分校工作,至1943年,他做軍隊教育工作達四年多。他經受了嚴格的軍隊訓練和艱苦的戰爭環境磨煉,接觸了大量的工農干部和知識青年,系統地講授政治經濟學和中國革命問題兩門課程,并且在訓練部門和政治工作部門獨當一面,積累了擔負領導工作的經驗,成為新四軍的理論宣傳主將。1939年,他用三個月寫成《經濟學》講義,因“觸犯審查標準”被查禁。但各地繼續翻印,該書版本達上百種,成為20世紀40年代國內流行最廣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教科書。到1942年修訂再版時,銷量已達兩萬余冊。同年出版了第二本教材《中國革命問題》,分析階級斗爭路線,重點部分是同資產階級的聯合與斗爭。

              1943—1946年,薛暮橋投身于領導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減租減息、征糧和貨幣戰,在實踐中不斷反思與加深對經濟理論的認識。在減租減息工作中,他主持中共山東分局調查研究委員會,組織農村調查,撰寫調查報告,分析根據地土地關系和農村借貸關系,總結土地問題上的革命與改良,反省以往認識上或“左”或右、寧“左”毋右的不足,領導根據地減租減息工作。在征糧工作上,他通過調查和計算,改變“增產不增收”的按實產量征收為按應產量征收,按照土地數量累進征收,獎勵農民加工增肥增產,提高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在貨幣金融工作中,總結山東根據地發行與改造北海幣的經驗教訓,檢討過去某些貨幣斗爭失敗的原因。他認為貨幣斗爭的勝利,主要依靠動員一切力量(如貿易局、交易所、公營商店、合作社等),糧食交易一律不許使用法幣,停止法幣市場流通,對外貿易以貨易貨,造成根據地的北海幣陡增的有利形勢,使人民自動拒絕法幣,然后政府頒布法令,予以法律保證。通過改革公糧征收方法,發展根據地對外貿易,推動和引導合作社發展,特別是直接領導了對敵貨幣戰,成功地使山東根據地的通貨膨脹率明顯低于周邊地區和全國的水平。

              通過實際參與和領導山東根據地的經濟工作,薛暮橋對經濟科學的一些基本問題,特別是貨幣、物價問題,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理論觀點。他提出的關于抗幣的“物資本位”理論、關于紙幣流通條件下物價與貨幣發行同步變化的規律、關于紙幣流通中如何扭轉“劣幣驅逐良幣”為“良幣驅逐劣幣”的規律,以及通過控制紙幣發行進行解放區經濟調控的政策等,都在實踐中逐步形成,之后又反過來指導實踐。當時,世界上各國貨幣以金或銀為本位,同金銀完全脫鉤的紙幣的流通規律是經濟科學的新問題。因此,1946年春,美聯社記者羅爾博到山東省政府所在地臨沂訪問時,對北海幣一無金銀、二無外匯(太平洋戰爭前法幣曾靠英鎊、美元來支持)做儲備,為什么能保持物價穩定,表示“實在令人難以理解”。薛暮橋對他說,我們的北海幣有物資來做儲備,在根據地金銀、外匯都毫無用處,只有物資最能保證物價的穩定。并告訴他在其他情況不變的條件下,貨幣發行與物價同步增長的規律。薛暮橋用三四個小時向羅爾博詳細說明了這個定律后,羅爾博覺得這是一個“新發明”。薛暮橋關于貨幣發行的這些觀念直到今日仍有理論和實踐價值。

              1947—1948年,薛暮橋參加統一華北解放區的經濟工作,核心內容為統一貨幣發行。在一年多時間中,經歷幾種方案的多次醞釀。1948年4月23日,召開金融貿易會議。會上爭論最多的是關于銀行性質、任務、發行政策、貸款保本、標準物價、獎出限入、交通等問題,通過反復討論獲得比較一致的意見。在討論中,薛暮橋領導山東金融工作的經驗受到重視并對統一認識起到重要作用。這些認識主要包括:貨幣發行不與金銀掛鉤,首先要保證生產建設,其次保證戰爭供給,同時要掌握發行數量,避免物價急劇上漲,必須保護工商業者的財產所有權、經營自由權及正當的營業利潤,慎重處理工商業中的勞資關系。其間,他先后在董必武、周恩來的領導下擔任華北財經辦事處副主任兼秘書長、中共中央財政經濟部秘書長,起草大量相關文件。各方統一認識并具備條件后,1948年12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在華北銀行、北海銀行、西北農業銀行合并的基礎上成立,開始發行人民幣。

              新中國成立前后,薛暮橋擔任陳云為主任的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以下簡稱“中財委”)委員、秘書長兼私營企業局局長。在應對中財委千頭萬緒的日常工作的同時,薛暮橋突出解決公私關系與合作經濟、市場物價問題,參與領導調整工商業的工作。在推進城鄉交流、調整公私關系的過程中,實現了新民主主義經濟在中國的成功實踐。對于薛暮橋在理論與實踐中創造性的艱辛探索,高等院校師生表示了濃厚的興趣。他曾多次到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講課、作報告,并被聘任講授相關課程。

              通過總結經驗豐富完善經濟思想

              《薛暮橋年譜(1904—1952)》上卷所反映的時間段,處于薛暮橋認識與實踐新民主主義經濟時期,理論與實踐既包括新民主主義革命中的經濟問題,也包括革命戰爭勝利后新民主主義建設中的經濟問題。二者既有區別,也有聯系。有鑒于薛暮橋在新民主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上的創造性貢獻,研究他的生平與著作是研究中國新民主主義經濟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

              如前所述,《江南農村衰落的一個縮影》是薛暮橋的第一篇經濟學作品。此后接二連三的成果都與農村調查結緣,如《浙江省的二五減租》《銅山縣八里屯農村經濟調查報告》《蕭縣長安村農村經濟調查報告》《怎樣研究中國農村經濟》《桂林六塘的勞動市場》《廣西農村經濟調查報告》《廣西蒼梧農村——三鄉八個村莊視察記》等。在參與籌備、后專職主持以陳翰笙為首的左翼經濟學研究團體——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并主編《中國農村》雜志后,在中國農村社會性質的激烈論戰中,薛暮橋進一步發表了大量調查報告及論文。僅從以下題目也可看出在這場論戰中薛暮橋文章濃厚的理論色彩和鮮明的革命指向。如1935年的《土地施用形態問題的分析》《關于雇役制的商榷》《中國農業生產關系的檢討》《農業經營中的勞動問題和資本問題》《答復古楳先生〈一封公開討論農村經濟問題的信〉》《中國農村社會性質問答》《中國農村社會性質論戰》;1937年的《農村經濟底基本知識》《怎樣研究地租問題》《殖民地農村經濟底特質》《歷史上的人類社會——社會形式發展史》《什么叫做半封建社會》《鄉村建設工作的新動向》《資本主義社會解剖——經濟學的基本理論》《如何實現“耕者有其田”》《“農產豐收”的實際意義》;1946年的《中國農村中的基本問題》《怎樣“助成地方自治”?怎樣“促興社會生產”?》《中國現階段的租佃關系》《中國農業中的雇傭勞動》《農產商品化和農村市場》《農村合作運動與農產統制》等。

              這些作品的內容深入淺出,既有助于在理論方面答疑解惑,又便于在實踐中指導工作,體現出薛暮橋研究經濟學的起點就有理論與中國實際相結合、針對中國實際問題而研究、富有創造性的特點。特別是其中關于中國農村社會性質的辯論,表明了作者對當時中國必須走革命道路的內因的認識。這是在工商業相對發達的中國東部,經濟理論對中國共產黨堅定走反帝反封建革命道路的有力響應和支持。

              全面抗戰爆發后,改革農村土地制度的方式由沒收地主土地的革命辦法轉變為減租減息的改良方式。薛暮橋反思以往工作中的不足,檢討過去的“關門主張”和“盲動主義的惡劣傳統”,認為“白區鄉村工作的沒有成績,不能夠在白區鄉村中保存并發展黨組織,那就只能承認由于主觀的策略的錯誤”,“我們對下列幾個問題有錯誤認識”:1.無條件地反對改良,反對妥協,因而拒絕任何改良運動,拒絕到任何改良主義團體中去工作。2.不善于利用甚至不愿利用合法斗爭和合法組織形式,更不懂得公開工作和秘密工作的配合。3.不善于利用甚至不愿利用敵人內部的矛盾,以為利用矛盾就是幫助敵人,就是右傾機會主義。4.不了解、不承認改良主義運動在群眾中的影響,因而不主張到改良主義團體中去爭取群眾。為了糾正這些缺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提出后,《中國農村》廣泛宣傳二五減租。他在《關于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及白區工作問題》報告中說,“我確定地認為過去無條件地反對二五減租口號,不去積極宣傳二五減租,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與反對減租運動同樣錯誤的是反對參加鄉村改良運動”。他就此寫作了《抗戰爆發后的鄉村工作》《經驗主義和公式主義》《農村組織》《抗戰時期的合作事業》《改革鄉村政治》《改善農民生活》《發動農民抗戰》《鄉村工作的民主與獨裁》《怎樣取得國際援助》《如何動員農民》《從抗戰四個月中所得到的教訓》《抗戰中的農民問題》《怎樣開展內地工作》《擁護政府抗戰到底》《不怕困難 不求痛快》《經濟科學常識》等。

              這些成果表明,隨著客觀形勢的變化不斷探索、勇于反思,是薛暮橋堅持真理、忠貞理想的一貫作風。他的新民主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都在變革中發展并趨于成熟。

              ■1984年5月,國務院經濟研究中心創始人合影,中間為薛暮橋。  資料圖片

              解放戰爭與新中國成立前后,薛暮橋全面應對解放區與全國錯綜復雜的經濟工作,需要領導多種經濟成分、正確處理多種經濟成分的相互關系及其發展變化、財政金融的統一與平衡、貨幣發行、城鄉交流等,大量實際需求使經濟工作面臨更加宏觀的經濟問題;同時,在處理公私關系、合作經濟等方面,也有大量微觀問題需要解決。多種經濟成分及其相互關系是新民主主義經濟建設中面臨的首要問題。1946年,他編輯和寫作了《論新民主主義經濟》一書,對新民主主義政治下的經濟特點作了深入剖析,受到各方面重視。

              新中國成立后,薛暮橋作為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秘書長兼私營企業局局長,不僅要應對全面工作,而且要重點解決私營企業的生產發展問題。正如1950年1月他在清華大學的報告中所說的,今天在一定的范圍內,我們還歡迎資產階級增加生產,擴大活動范圍;目前失業工人正等待著工作,多開工廠就可解決失業工人的生活問題;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客觀上對人民有利,因此不應反對;如果不管生產,僅僅注意增加工資改善生活,雖然對無產階級目前的局部利益有些好處,但生產減少,工廠倒閉,則不但對資產階級不利,對無產階級也不利。

              為了處理與改善公私關系,打開產品銷路,1950年5月,薛暮橋在陳云、薄一波的領導下,主持中財委召集的以七大城市為主的工商局長會議,并請部分資本家參加。會后應資本家要求,賣不掉的日用工業品由政府收購,而且在農村通過供銷合作社已掌握絕大部分農產原料的基礎上建立加工訂貨制度。除加工、訂貨以外,還發放貸款、收購成品,召開全國性專業會議(糧食加工、食鹽運銷、百貨產銷、煤炭產銷、火柴工業、橡膠工業、毛麻紡織、復制印染、卷煙工業、進出口貿易、金融業等),擬定各業公私分工原則及產銷計劃,在稅收、經營范圍與價格等方面,調整了工商業關系,重點是調整公私關系,同時也調整了勞資關系和產銷關系。經過調整,政府一方面幫助私營工商業克服了暫時困難,另一方面使其“不知不覺地走上了國家資本主義的道路”。事后他總結說:實踐證明,生產過剩是暫時現象,只要恢復十二年戰爭所破壞的城鄉物資交流,工業品和農產品都是可以找到銷路的。

              關于合作經濟,薛暮橋總結歷史經驗,1950年4月在華北供銷合作總社召開的華北各地合作社業務會議上就合作社方針指出,為什么一定要組織合作社,因為國營經濟只占5%,小生產者經濟占90%。如果90%的小生產者破落,農業生產就不能恢復和發展,則國營經濟要糧食無糧食,要原料無原料,國營工廠生產了紗布百貨,賣不出去。我們過去合作社發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發展了。主要原因是:單純盈利思想始終未能克服;國家經濟領導力量薄弱;合作社非常分散,無法與國營經濟密切結合起來。1948年提出合作社的新方針,限制分紅,并加強國營經濟的領導幫助,建立了各級合作總社。改變方向后,出現了華北的合作社“太國家化了”,“干部很多,社員不多”等新問題。薛暮橋及時指出,停止資金分紅并不等于不要群眾資金,我們應該把游資吸收到合作社,周轉起來。報告提出,在方針政策上,要檢討:過去嚴重的資本主義傾向,現在還沒有完全糾正過來;要認識合作社是半社會主義性質的,一方面要接受國家領導,一方面要組織群眾,發動群眾力量,把重心放在群眾上面;檢討價格政策,保障社員群眾的利益。

              國民經濟恢復時期薛暮橋的這些思想,將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經濟理論進一步發展為新民主主義建設時期的經濟理論,對于豐富與完善中國的新民主主義經濟思想作出了重要貢獻。許多思想對于改革開放以后我國重新建立多種經濟成分并存的經濟體制仍有啟迪意義。薛暮橋對新民主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的貢獻是其中的重要構成。

              《薛暮橋年譜(1904—1952)》一書翔實地記錄了薛暮橋的前半生。從這部著作中,讀者一方面可以閱讀到薛暮橋撰寫的大量文章。另一方面,由于《年譜》內容豐富而準確,讀者也可像學習大歷史中的小百科一樣汲取豐富的歷史知識。作為中國經濟理論與實踐創造性結合的開拓者,薛暮橋絕不是一個把自己關在書齋中的學者,而是善于從實際出發,把中國經濟理論創造性地應用于中國實踐。薛暮橋曾說:“搞政治經濟學,一是要理論聯系實際,二是不當‘風派’?!边@也是他自己一生嚴謹克己、勤勉治學的真實寫照。

             ?。ū疚南怠堆δ簶蚰曜V(1904—1952)》讀后感)

             ?。ㄗ髡呦抵袊鐣茖W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經濟史學會原會長)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琲)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