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社科關注
            定性確證標準評介
            2022年09月06日 07: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段天龍 字號
            2022年09月06日 07: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段天龍
            關鍵詞:定性確證標準;定性確證理論

            內容摘要:

            關鍵詞:定性確證標準;定性確證理論

            作者簡介:

              在歸納辯護語境下,構建合理的定性確證標準是歸納邏輯的核心任務。隨著21世紀形式知識論的興起和盛行,確證理論及其相關難題再次成為學界研究熱點。與通過比較概率值來說明數據和假說之間證據性支持關系的概率提高原則和高概率原則等定量確證標準不同,定性確證標準是通過數據陳述和假說陳述之間的演繹關系來說明數據和假說之間的證據性支持關系。提出足夠合理的定性標準以說明確證概念,是定性確證理論的主要目標。

              定性確證標準的兩類相干性問題

              克服“相干性難題”成為改進確證標準的最大動因。這些相干性問題主要可分為兩類:(1)句法相干性問題:如果某數據和某假說在語義上(或事實上)被認為具有證據性支持關系,但表述數據的陳述和表述假說的陳述卻不滿足給定的確證標準所要求的邏輯句法關系,那么就說該確證標準面臨句法相干性問題,主要有“事例確證問題”和“超證據詞匯問題”等;(2)語義相干性問題:如果表述數據的陳述和表述假說的陳述之間滿足給定的確證標準所要求的邏輯句法關系,但相應數據和假說在語義上(或事實上)被認為不具有證據性支持關系,那么就說該確證標準面臨語義(或事實)相干性問題,主要有“縫合問題”“克里斯滕森反例”和“烏鴉悖論”等。其中,縫合問題理應細分為四種:假說析取縫合問題、證據析取縫合問題、假說合取縫合問題和證據合取縫合問題。綜觀定性確證理論發展史,刻畫二元確證關系的確證標準通常會面臨句法相干性問題,而刻畫三元確證關系的確證標準雖然能夠避免句法相干性問題,卻又會面臨語義相干性問題。

              定性確證標準的兩個基本內容

              每個定性確證標準都至少關涉基本條件和限制條件兩部分:(1)前者是對數據陳述和假說陳述之間演繹關系的基本要求,決定該標準屬于哪一種類型;(2)后者則是為了避免相干性難題而針對基本條件提出的。由于基本條件總是基于特定的后承概念對演繹關系的說明,所以,限制條件可以有兩種基本類型:增加新的演繹關系,例如,在“數據和背景理論衍推待檢測假說”的基礎上進一步要求“數據的否定和背景理論衍推待檢測假說的否定”;提出具有相干性限制的后承概念,也就是說,基于該后承概念,不應該再允許數據、理論和假說之間的衍推關系滿足附加律等經典邏輯規則。例如,雖然“牛頓第二定律”衍推“牛頓第二定律或存在一只黑烏鴉”,但該衍推關系滿足附加律,致使結論中出現了“存在一只黑烏鴉”這樣的與前提“牛頓第二定律”不相干的成分,所以基于具有相干性限制的后承概念,“牛頓第二定律或存在一只黑烏鴉”不再依據“假說—演繹”模式(H-D)確證“牛頓第二定律”。

              定性確證標準的三種主要類型劃分

              從形式上看,定性確證標準具有不同的類型,主要可以有三種劃分:(1)一般地,根據假說在衍推符的左邊還是右邊,定性確證標準可以劃分為“事例確證”和H-D兩種。(2)簡單地,根據所說明的確證關系中是否有除了數據和假說以外的其他因素,可以分為二元確證標準和三元確證標準。為了解決二元確證標準所面臨的超證據詞匯問題這一根本局限性,格蘭莫爾將亨佩爾的“滿足性標準”發展為“拔靴帶條件”,霍維奇將內格爾的“預測標準”發展為三元版本。(3)特別地,根據是否具有某種“總體性”性質,可以分為拔靴帶條件和非拔靴帶條件。這里所說的“總體性”性質實際上指的是“拔靴帶特性”,即待檢測假說可以作為已知理論的一部分使用,通常記為T:H。但除拔靴帶條件外,大多數版本的H-D和標準貝葉斯解釋都拒絕這一特性。

              定性確證理論的兩個主要發展階段

              對定性確證標準這兩個方面的關涉形成了定性確證理論發展的兩個主要階段:第一階段開始于20世紀30年代,起因是,一方面一階邏輯的可靠性和完全性等基本性質逐步得到證明,另一方面對科學精神特別是確定性的訴求,邏輯經驗主義者試圖給出確證概念的純邏輯語義。該階段的主要特征是通過限制數據和假說之間的演繹關系來達到相干性。例如,亨佩爾的滿足性標準、格蘭莫爾的拔靴帶條件和內格爾、梅里爾與霍維奇等人先后提出的不同版本的預測標準。第二階段開始于20世紀90年代,起因是,格蘭莫爾不僅宣稱H-D是沒有希望的,而且其所提出的拔靴帶條件也陷入難以解決的困境。該階段的主要特征是在已有確證標準的基礎上通過限制邏輯后承來達到相干性,這些具有相干性的后承關系主要有格瑞姆斯的“狹窄后承”、舒爾茨的“相干結論”和吉姆斯的“部分內容”。

              定性確證標準的三種基本派別

              誠然,在定性確證理論第二階段所提出的相干演繹和部分內容等概念都極具啟發性,從而被廣泛應用到分析哲學的諸多領域。但是,舒爾茨和吉姆斯等假說演繹主義者將工作的重心過于放在對邏輯后承的相干性限制上,從而忽略了對數據、理論和假說三者之間可能的演繹關系的進一步探討。這一局面直到斯普倫格才被打破,他自覺地將亨佩爾理論即滿足性標準和H-D進行了綜合,改變了長期以來認為事例確證和H-D是兩種互斥的定性確證理論的觀念。如果以是否既承認事例確證的合理性也承認H-D的合理性為區分標準,那么可以將斯普倫格看作定性確證理論的“綜合派”;而無論是亨佩爾和格蘭莫爾等事例確證理論者還是霍維奇、格瑞姆斯、舒爾茨和吉姆斯等假說演繹主義者,都將被看作定性確證理論的“單一派”。值得一提的是,在斯普倫格之前,梅里爾提出的確證標準就已經同時使用了亨佩爾的衍推條件和預測標準,但他認為二者之間的關系是不相容析取的,所以可以將梅里爾看作定性確證理論的“中間派”。

              總之,為了避免相干性難題,定性確證標準不僅經歷了“由單一派走向綜合派”這一確證理論內部的轉變,也經歷了“從對證據和假說之間演繹關系的相干性限制到對邏輯后承的相干性限制”這一傳統確證理論向內容理論的外部轉變。

             

              (作者單位:南京大學哲學系、當代智能哲學與人類未來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段天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巖)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