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社科關注
            探索信息行動與交往行動的理論契合性
            2022年09月06日 07:5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趙康 字號
            2022年09月06日 07:5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趙康
            關鍵詞:信息行動;人工智能;語言;交往行動;言語行為

            內容摘要:

            關鍵詞:信息行動;人工智能;語言;交往行動;言語行為

            作者簡介:

              當前,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對傳統社會行動理論提出了新的研究課題。首先,社會行動的發生場景產生了深刻變化,“網絡數字場景”成為社會行動的全新場域。其次,社會行動主體的外延極大擴展,非人行動者也進入了社會行動者的行列。有學者參照哈貝馬斯所說的交往行動,提出了信息行動概念。信息行動即以互聯網為媒介的行動,是一種信息流形式的行動。信息行動對社會行動進行編碼并轉化為信息流。信息行動概念對物聯網、社會虛擬現實及人工智能等傳播現象具有較強的解釋力。有學者認為,言語行為是一種信息行動。在言語行為中,人與語言符號的分離,類似于人與計算機語言、人與計算機程序指令以及人與人工智能的關系。哈貝馬斯借助語用學的言語行為理論,建構了交往行動理論。比較信息行動與交往行動的關系,需要確定二者在言語行為層面是否具有理論契合性。

              一般語用學前提

              在哈貝馬斯的理論構思中,語用學為交往行動提供了“一般假設前提”。語用學幫助我們確立理解所需的普遍條件,而哈貝馬斯交往行動理論的目的就是實現理解,所以哈貝馬斯將語用學作為交往理論建構的初始條件。理解最基礎的含義是,交流雙方以同一種方式闡釋某一語言表達。這需要雙方對交流的背景達成某種規范性認可,并在此基礎上實現交流雙方意向的互通。但很多時候,交流雙方并不能完全實現彼此理解,詞不達意、誤導性表述、不真實敘述、敘事習慣不一致等情況,往往阻礙言語行為通向理解之路。一旦出現誤解,交往所依托的能夠滿足交流有效性要求的前提則會被交往雙方質疑。為挽救交流的有效性,交往雙方可能就情境定義展開協商。協商的結果可能是將交流重新導入互通的言語行為,也可能因協商失敗導致辯論或戰略行為取代理解。在哈貝馬斯的理論愿景中,協商失敗是需要極力規避的。他試圖用交往行動,鋪設一條從言語行為到達理解的理論之路。

              在哈貝馬斯看來,言語行為具有某種“超驗的強制力”,這種“超驗的強制力”導致言說者自動成為“主體”。言語行為中的強制性體現在,言說者本人的言說中暗含著不自覺的假定,這些假定是理解的規范性條件。在交往中的雙方,會事先假定彼此知道各自的表述有效性要求。對言語有效性要求的認可,會創造交往的共享情境。在共享情境中的交流,可以驗證各自的有效性要求是否得到滿足。實現有效性交流的條件包括:語法性陳述、真誠意向和話語規范。一旦言語表述及其中暗含的表達傾向能夠帶來真實性、真誠性和確實的可領會性,那么就可以說借助言語行為的交往實現了雙方的交流有效性要求。語法、陳述和意向,代表了一般語用學意義上的普遍有效性基礎。在言說者用言語行為傳播時,受傳者的反饋決定了傳播者是否能夠實現其交流有效性要求。如果受傳者接受了傳播者的言語行為,并認可了傳播符號結構的有效性,那么交往雙方就會達成關于語法的正確性、陳述的真實性以及意向的真誠性的共識。

              哈貝馬斯的交往行動理論,區分了作為結構的語言和作為過程的言說。語言是一種表達性的規則系統,所有的表達形式都可以看作語言的要素。在這個意義上,信息行動也是語言的表達形式之一。交往的參與者作為有能力進行言說的主體進入交往情境,在情境中的交流體現于言語表達和對言語表達的回應兩個方面。信息行動的典型形式(如網絡戀愛、網絡抗爭、網絡游戲等)都具有明顯的表達與回應言語特性。將信息行動簡單吸納進言語行動,并沒能解決信息行動的普遍語用學問題,也就是哈貝馬斯所要確認的理解的“一般條件”。信息行動中的語用學要素,帶有明顯的語言學行為主義與傳播學信息傳遞模型特點。信息的傳送與接收,在傳遞模型中體現為符號的編碼與解碼。符號傳播模型對交往行動的概括,不能實現從偶然性條件到先決條件的理論關聯。這一模型忽略了傳播者的主觀意義,無法解釋相互關系的意義理解和對交流有效性的主觀認可。信息行動與交往行動直接的理論關聯,需要借助行為主體的直覺性認識。

              直覺性規則意識

              信息行動以信息傳播的形式對經驗現象進行觀察,處理的內容屬于可感覺的現實性問題。而交往行動則要求行動者對預先建構的符號化現實有所理解。信息行動形成知覺性經驗,交往行動形成交往性經驗。對知覺性經驗可以進行因果分析,理解交往性經驗只能訴諸意義的闡釋。對于闡釋而言,外在的社會結構并不是實現理解的關鍵要素,符號化構成物的深層結構與規則才是意義的必然載體。信息行動在特殊網絡情境下的符號表達,只涉及行動的表層結構。如果要深入符號化結構的構成規則,需要借助具有言說能力的主體的“直覺性規則意識”。這要求行動者不僅能理解以信息流形式傳遞的話語內容,還要對語言規則系統背后的隱含知識有所了解。行動者的規則意識,作為一種評價性機制發揮作用(比如,言說者對語句是否符合語法的評價)。

              信息行動中的語法現象呈現多元化格局,不同群體對網絡語言的語法有不同的建構策略。信息行動中的規則意識要求行動主體具備跨語法性溝通的能力,而這一能力在計算語言層面遭遇到了技術屏障。一般行動主體很難理解代碼規則與算法邏輯背后的符號化結構原則。信息行動中的行動者缺乏一種句法識讀的普遍化潛質,不足以形成一般性認知的意義闡釋結構。吊詭的是,圍棋對弈程序、作曲機器人等人工智能形式,不僅可以作為創造信息流的信息行動主體參與信息行動,也形成了對算法邏輯的某種結構性“知曉”。但是,人工智能對計算“句法結構”的掌握,是建立在人類行為主體編寫的代碼程序基礎上的,并不能說人工智能具備行動者的規則意識。人工智能形式的語句合語法性與陳述連貫性,并不能形成“正確”的行為規范。而對行為規范的準確把握,是行為主體進行直覺性評價的基礎。

              有效性要求

              哈貝馬斯為交往行動設置了交往資質的限定條件。第一,言說者所陳述的命題要滿足存在性先決條件,即陳述的真實性。第二,言說者要有表達個人意向的能力。第三,言說者要有實施言語行為的能力。被認可的言語行為需要與被接納的規范相一致,并能夠在言說—理解的行動關系中,指向交往雙方都遵從的價值取向。在自動駕駛等智能決策的例子中,人工智能基于設定好的程序或機器自我學習生成的計算邏輯代替人進行決策。智能決策滿足了交往資質的前兩個條件。人工智能提供的決策依據符合陳述真實性的要求,也能夠表現出清晰的言說意向。但是,人工智能的決策并不符合實施言語行為的要求。雖然人工智能的信息行動可以有效表達系統設置的規范參數,但卻無法在決策中動態地呈現行動者與情境就價值取向進行的磋商,也無法通過言語行為的實施激活規范的情境意義。哈貝馬斯借助維特根斯坦的語言哲學,將情境規定為意義衍生的關鍵因素。交往行動中最為重要的不是言語的呈現性功能,表達性功能和與之相關的人際交互屬性才是界定交往行動的核心要素。

              哈貝馬斯借語用學想要實現的是,重建主體在情境中呈現言說能力的規則系統。在情境性規則系統中,具有交往資質的言說主體有能力對話語進行解釋。主體對話語的解釋,是通過對同種語言之間的相似關聯性鑒別而實現的。信息行動中非人主體與人類主體并不共享同一種語言,非人主體的信息行動使用代碼語言,而人類主體的信息行動運用的仍然是一般語用學意義上的日常語言,只不過在信息交互的過程中被編碼為信息流的形式。非人主體與人類主體在信息行動中很難借助語言的家族相似性搭建話語解釋的橋梁,這使得主體在情境中的言說能力出現斷裂。因此,信息行動的統一情境規則無法建立,交往行動的一般性功能也就無從保障。所以,哈貝馬斯對交往行動提出的有效性要求——真實性、真誠性、正確性,并不能在所有信息行動中獲得滿足。

             

             ?。ㄗ髡邌挝唬褐袊鐣茖W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趙康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巖)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