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社科關注
            走向生活世界:當代語言學的整體發展趨勢
            2022年09月06日 07:4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簡圣宇 字號
            2022年09月06日 07:4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簡圣宇
            關鍵詞:話語;語言學;研究方法

            內容摘要:

            關鍵詞:話語;語言學;研究方法

            作者簡介:

              當代語言學研究正呈現出走向生活世界的發展趨勢,即從單純側重于對語言內部結構開展靜態研究逐步轉向依據語言的形成過程開展動態研究,其研究范圍從語音、語匯和語法等拓展到更為廣闊的社會空間。同時,當代語言學研究也愈加重視自身與鄰近學科的密切關聯,產生了跨學科的影響,其研究成果對哲學、文藝學、文化研究等都具有重要的啟發價值。學界不但能以更具歷史性和辯證性的態度審視語言學本身,而且還能借助語言學的視角,更立體、全面而清晰地審視日常生活中豐富復雜的語言現象。

              回到對話現場

              當代語言學推崇“回到對話現場”的理念,其關鍵目的是試圖對傳統的結構語言學的思維和研究方法進行反撥、修正和完善。此前,以索緒爾(Ferdinand de Saussure)為代表的結構語言學,按照主體性哲學的思維邏輯,將語言行為設置為彼此區分的“語言”和“言語”二元結構。這種二元結構分類法,在學理框架上有類似于柏拉圖的“理式”派生出具體事物的二元模式。這為語言和言語強行設置了等級結構,認為語言是社會性、源頭性、本質性、規律性的,而言語則是個體性、派生性、易變、現象性的。簡言之,前者高于后者并且支配后者。結構語言學注意到說話者在言語活動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但只將說話者視為孤立的個體,認為言語是個體行為。該研究方法也注意到了語言的社會性及其帶來的持續變化,但仍將語言視為一種超個體的穩定系統。比如,索緒爾認為變化只是演化過程中出現的“偶然”,因為“變化永遠不會涉及整個系統”,而只涉及宏大系統內的若干要素。

              當代語言學研究針對傳統的結構語言學只在語言的內部結構中研究語言的弊端,強調應兼顧語言發生的外部環境,既要在宏觀上重視語言行為背后豐富復雜的社會環境,又要在微觀上重視主體對話發生過程所處的具體語境。比如,推崇對話語言學的巴赫金(Mikhail Bakhtin)就強調,不存在脫離人的語言體系,必須回到話語發生的現場,因為正是對話者的話語實踐產生了語言。整體而言,在個體主體與語言的關系上,傳統的結構語言學推崇“語言在說我”的觀念,強調語言是言語的源頭和依據;而當代的對話語言學則倒過來推崇“我在說語言”的觀念,強調語言來自話語的構建。

              由于將語言視為“本體”而將言語視為“產物”,傳統的結構語言學派對作為個體的說話者以及對鮮活的對話現場多持一種貶低的態度。因為按照他們的設想,語言作為整體結構具有恒常、抽象等特質,言語作為實施行為則具有短暫、具體等特質。作為個體主體的說話者在語言這個宏大結構內活動時,只能在局部推動該結構的微調。但當代語言學研究反對這種貶低說話者主體作用的傾向,也反對這種將說話者和語言行為割裂開來的二元對立的觀念,堅定認為語言并非一套抽象的系統,而是在日常言語活動中逐步形成的動態結構。說話者的具體話語被認為是“最敏感的社會變化的標志”,言語活動是社會性、對話性的,說話者才是言語活動的主體。

              當下諸多新出現的語言現象,就需要在對話語言學的范式下進行分析。這些語言現象表明,說話者并非語言系統的附庸,而是語言的積極構建者,他們通過自己的言語活動來豐富和創造新詞匯。相比之下,語言才是在這種不斷創新又不斷篩選的過程中形成的產物。人總是生活在具體的對話語境之中,其在語言環境中發出言語,又在此過程中構建語言。諸多社會觀念的變化在逐步成熟的過程中以新的話語形式展現出來,這在索緒爾語言學的宏大體系內都是難以解釋的。所以,當代語言學需要回到鮮活生動的對話現場,超越狹隘的內部研究范式去做“接地氣”的語言學研究。

              立足主體間性

              當代語言學研究愈加重視從生活實際出發去理解說話者的語言行為,以主體間性的思維關注語境和他人聲音等具體問題。在近現代哲學的觀念里,主體性被設定為理解人類行為的思維基礎,笛卡爾哲學所強調的“我思故我在”命題,其核心就在于將主體之思設定為一切判斷的根本依據。這種主體性哲學觀深刻影響了包括語言學在內的其他各種細化學科的基礎思維和研究方法。以索緒爾為代表的結構語言學在對語言結構的細分方面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貢獻,但此類研究仍是基于主體性框架來開展,在關注抽象的主體性的同時卻忽視了具體的個體,未注意到個體只有在與他人對話和協作中才能具備充分的主體性。此類研究將語言結構視為可以凌駕于具體語境之上的本體,而將說話者視為這種龐大語言結構的被動承擔者,并且只從孤立個體的角度去看待說話者的語言行為,沒有注意到說話者的話語其實包含著諸多來自他人的“間接言語”。

              相比之下,當代語言學則力圖將主體性思維提升為主體間性思維。正如馬克思“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這一命題所揭示的那樣,現實生活中并不存在與他人絕對隔離的個體,我們每一個人的話語都交錯著其他人的聲音。語言也并非孤立地存在于理想化模型里,而總是處于不斷演化的動態變異中,在諸多說話者之間的交流、博弈和融合中發展演化。在此過程中,語境因素會直接影響原有的語言習慣、構詞形式、語法,要么減省其原有內容,要么賦予其新的內容,有時還會扭曲原有的語言結構。長遠來看,正是因為有語境和他人聲音的存在,才使得各個文明體的語言隨著歷史的發展而不斷演化,并且通過話語交流而汲取到新的營養,與時俱進地讓自己的語言內容變得更加豐富、更有活力。

              傳統的結構語言學之所以被當代學界批評為“抽象客觀主義”,是因為后者的研究忽略了說話者及其對話互動等一系列歷史具體的關鍵因素。其實,正是這些與話語的生成活動密切相關的因素,構造起語言的整個動態結構。從微觀上看,“我”說話的語調、節奏、口氣等因素,都會影響語義潛能的發揮,因此需要考慮對話所依憑的具體語境,歷史具體地考察話語的上下文關系。從宏觀上看,“我”的話語則內在包含著各種時代觀念,反映著諸多社會思想?!拔摇钡难哉Z之中往往回響著他人和時代的聲音,話語的新意義會在不同說話者的對話中呈現出來。巴赫金就指出,許多話語即便被說話者從自己口中說出來,“也仍然是他人的詞,帶著他人的味道”。說話者可以使用他人的話語,但同時又讓這個話語仍然服務于自己的意圖。

              比如,“玩?!笔钱斚卤容^熱門的一個語言現象,該現象生動展現了語境和他人聲音在語言行為中所起到的影響。所謂“?!?,源于相聲抖包袱的用詞“哏”,但在發展過程中逐漸成為內涵更豐富的概念,代指網絡語境下的當代典故——它們來自影視劇、小說、社會現象等社會文本里涉及的各種經典臺詞、流行語以及相關的創意、場景等。這些典故比傳統成語涉及的社會面更廣闊,但由于使用范圍和影響力有限,絕大部分“?!钡纳芷诤芏?,會因出現審美疲勞、典故源頭被淡忘等原因而被棄用。

              綜上所述,我們需要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態度將語言置于對話的結構之中加以研究分析,把語言學從主體性進一步提升到主體間性的高度,賦予語言學研究以更為寬廣的視野,進而推動語言學從靜態的內部研究走向鮮活的話語研究。

             

             ?。ū疚南祰疑缈苹鹨话沩椖俊爸袊鴤鹘y意象理論的現代闡釋研究”(20BZX131)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簱P州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簡圣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巖)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