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geeg"><center id="ggeeg"></center></bdo>
  •  首頁 >> 社科關注
    學科自主的深入:2021年中國政治學年度綜述
    2022年01月26日 09: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向民 字號
    2022年01月26日 09: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向民
    關鍵詞:學科自主;政治學;建制性概念

    內容摘要:整體來說,中國政治學的自主性已經從前些年的可能性探討、本土化呼吁,發展到研究領域開發的分化重組、社會科學化探索以及建制性概念的出現。

    關鍵詞:學科自主;政治學;建制性概念

    作者簡介:

      學術綜述或學術評論,有兩種寫法:一種是事無巨細的分類概括,一種是特定視角下的燭照。前者像超市商品陳列,貨柜線索并不重要;后者像體驗店,線索清晰,有些精品卻可能被放在角落甚至被忽略。本文意在從學科自主性的角度,綜述與評論2021年中國政治學界的研究狀況。

      任何知識都是超越性與在地性的辯證統一。超越性來自人及其組織化的類本質,在地性來自不同地域共同體在不同時代的“歷史—社會—文化”結構的強制。政治知識的超越性與在地性并非天然依偎。毋寧說,它們始終處于調適性變動之中,在古今、內外、經驗與理念的比較性糾葛中踉蹌前行。作為政治知識的系統性、專業化研究,政治學的學科自主,亦是對上述認知的探索、調適與塑造。中國政治學的問題意識源自哪里?研究對象是什么?這些根本性問題,決定著學科自主性的進程。

      整體來說,中國政治學的自主性已經從前些年的可能性探討、本土化呼吁,發展到研究領域開發的分化重組、社會科學化探索以及建制性概念的出現。

      2021年,政治學界最引人注目的是歷史政治學與田野政治學的持續發展,以及由此引發的學術潮流。歷史政治學與田野政治學是近年來中國政治學界“以中國為對象,以中國為方法”研究趨勢的集中代表,它們以發現和闡釋“中國性”(Chineseness)為己任,是一種區別于西方政治學的根本性方法論的轉型。不同的是,歷史政治學的問題意識來自對當代西方政治理論的檢討,轉而選擇了一條著眼于從現代回望歷史、從歷史中尋求現代中國發展資源的分析路徑;田野政治學的問題意識則直接來自當代田野(尤其是鄉村經驗),在研究過程中試圖通過回望歷史遺產而尋求解釋。二者問題意識的緣起不同,卻殊途同歸,不約而同地轉向歷史。2021年,二者的研究進展在于:歷史政治學從綱領發布向中層研究下沉,中國人民大學歷史政治學研究中心及其他研究組織的數場研討會或工作坊中(如“跨學科視野下的中國復興暨‘政治:中國與世界’論壇第四屆年會”“‘家—國’關系與國家理論再思”“‘家與國’專題研討會”),議題主旨與參會論文都下沉到中層研究對象。這一方面充實了歷史政治學的實證領域,另一方面為中國傳統政治研究打開了一條社會科學化的道路。田野政治學則在保持中層田野(如“家戶制”“祖賦人權”“小農國家”)的基礎上,逐漸上升凝練為中層研究之上的理論抽象,徐勇教授的《田野政治學的構建》正是此維度的努力。此外,作為歷史政治學的延伸,楊光斌教授將前些年呼吁的世界政治學從論文衍展成專著,《世界政治理論》試圖更全面地建構世界政治學的學科藍圖。

      在某種程度上,中國政治學的學科自主性進化到研究領域開發的分化重組階段。所謂的研究領域,意謂研究對象,或者說這些經驗現象、經驗領域進入政治學的學科探照燈之下。在“中國經驗”的富礦中,無論是時間維度的當代田野與歷史經驗,還是橫向領域的國家治理、地方(地區、社區、鄉村)經驗、政黨與黨建(使命型政黨)、民族與邊疆、政商關系、政策機制(文件政治、精準扶貧、項目制)等,都使經驗政治學的研究領域得到了極大的拓展。這些議題的推進,并非起自2021年,學術脈絡也并不因自然年份而被斬斷,甚至在“國家治理”的議題框架下,已經延續了近十年時間。2021年的變化在于,更多的政治學研究者或者其他學科的研究者加盟到政治學研究隊伍之中,形成以政治學為主導的跨學科研究聯盟。例如,政治社會學向政治學(治理的權力分析)靠攏,民族學與邊疆史研究向政治學(以云南大學周平教授為中心的民族認同、中華民族建構研究)轉型。此外,北京大學王浦劬教授和燕繼榮教授領銜的“國家治理”國際研討會系列,更是將疫情防控、民生保障等非傳統的政治研究領域納入中國政治學的研究范圍,政治社會學的社會科學化原則被帶入“國家治理”的經驗認知中,逐漸從經驗描述與中層分析走向規范化的理論建構與解釋,“國家治理”的范式意義日漸凸顯。

      從研究領域的擴展與研究對象的描摹,到政治學所享有的社會科學化的知識生產方式之間仍有漫長的過渡地帶。2021年的政治學界在此過渡地帶上進行了更多嘗試。作為一種研究方法,社會科學化更注重從經驗發現中尋求變量間的因果解釋,而不單單是像史學一樣依賴于自明的時間線索去描述經驗,也不像規范研究一樣進行觀念演繹或解讀。以此而論,傳統中國有發達的政治思想研究,但是缺乏因果分析主導的社會科學化研究。社會科學化的研究取向,使當代的傳統中國研究逐漸區別于以往占主流的文化研究取向,這一方面反映了政治學的學科思維整合力,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政治學作為現代學科的自主性。上述觀察體現在一系列融合了古今中外比較視野、社會科學因果解釋甚至定量史學研究技巧的論文與著作中,這些研究成果從中層理論的角度推進了中國政治學的社會科學化。例如,周光輝討論了荒政、教化、體制變革與“國家韌性”在傳統中國的實踐;葉成城以漢末與后羅馬為例,分析了等級制度崩潰后,高強度的行為體競爭均會發生朝向主權國家的趨同演化;應星從傳統中國的“經史”概念出發,建構了中國共產主義文明的新經史系統,并強調理論自覺在經驗研究中的重要性;左才、曾慶捷與王中原合著的《告別貧困:精準扶貧的制度密碼》則將精準扶貧的政策經驗納入制度分析的政治學范疇之中。

      學科自主的結晶是建制性概念。中國政治研究的本土化、自主性,經歷了前期的取經、晚近的呼吁,乃至當下逐漸有建制性概念的出現。建制性概念意味著將中國經驗上升到概念抽象,同時又使此種概念能夠對接國際政治學界的基礎性理論。近些年,中國政治學界已經發展出眾多建制性概念。2021年的發展在于一些概念的學術性與規范化得到了強化,甚至形成了理論化的形態。例如,陳明明教授出版的《馬克思主義政府原理的中國邏輯》雖然是近年來一系列論文的擴展,但是著作的論證體量使其概念闡釋具有了理論化的色彩。在中西比較的視野下,這本著作將中國政治學的政府原理概括為代表制政府理論,其下位概念包括集權政府(與西方的分權政府相對)、有效政府(與西方的有限政府相對),以及作為代表制政府內核的民主集中制。這些概念與觀點在政治學界(如王紹光以代表制民主概念審察當代中國政治制度原理;楊光斌、郭定平、賀東航、唐亞林等從政黨中心觀闡釋中國國家治理的邏輯)時有表述,但將之形成一套有層次序列而相互支撐的概念體系,充分運用思想史、社會政治史(歷史社會學)、政治經濟學、中國社會政治分析等多學科文獻進行闡釋,形成一個嚴謹、周全而貫通的理論體系,卻是中國政治學概念建構與理論創造的一個重要標志。

      出于學科慣性,中國政治學研究在下列議題上持續推進。第一,俞可平領銜主編的《政治通鑒》第一卷出版后,引發十一位學者的對談,將《政治通鑒》與中國政治學的基礎研究聯系起來,表達了構建中國政治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愿景。第二,天津師范大學政治與行政學院主辦了六期“人民民主公開課”,延續了百年來中國政治學的內在認知,多層次、多角度地解讀與反思了古今中外的民主理論與民主實踐,尤其是中國民主的歷史與經驗。第三,技術政治學(類似還有“信息政治學”等稱謂)得到發展,或是從政治哲學角度討論技術對政治與人類生活的影響與后果,或是從社會科學甚至政策科學角度討論大數據與人工智能在社會政治領域的運用。第四,在比較政治學研究領域,王正緒、耿曙和唐世平帶領一批青年海歸政治學者編撰了反映國內外最新研究成果的《比較政治學》,唐世平將多年來“社會科學研究設計”課程的教學經驗,濃縮成一本《觀念行動結果:社會科學方法新論》,繼續推進中國政治學的社會科學化與專業化研究水平。第五,全過程人民民主議題進一步學術化。此命題自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上??疾鞎r提出以來,得到了政治學界的呼應。2021年,發表了大量的論文,出版了一些專著,舉辦了許多研討會,共同探討“全過程人民民主”所蘊含的民主政治普遍性與獨特貢獻。

      2020年底,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發出愿景,“理論是問題之樹盛開的花朵”。相對于理論渴望,更重要的是問題意識?!皢栴}是理論之樹的根脈”!只有建立了“何為中國”的問題意識,形成了中國政治學學科自主的認知,中國政治學才能開出“理論的花朵”,并結出沉甸甸的果實。

     

     ?。ㄗ髡邌挝唬喝A東師范大學政治學系)

    作者簡介

    姓名:王向民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 <bdo id="ggeeg"><center id="ggeeg"></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