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

               首頁 >> 專題 >> 人文嶺南 >> 學界 >> 學人學派
              早期古文選本的“詩文合選”現象
              2022年01月26日 11:28 來源:人文嶺南第120期 作者:李矜君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早期古文選本的編選中,“詩文合選”是一個頗為令人矚目的現象。自南宋至明弘治間,共存世八部以“古文”為名的選本,其中“詩文合選”的便達六部,分別是:黃堅《古文真寶》,王子輿《古文會選》,何如愚《標音古文句解精粹大全》正、續集,佚名《古文精粹》,謝朝宣《古文會選》。(余二為呂祖謙《古文關鍵》與王霆震《古文集成前編》,樓昉《崇古文訣》雖有“古文”二字,但實際應斷作“崇古|文訣”。)其中,王子輿《古文會選》一書則尤為特別,其全編皆詩,乃至無一篇“古文”的選錄。這不僅與我們常規認識中的“古文”概念有所不合,亦不同于后世古文選本的常見體例。對此加以研究,對于厘清早期古文選本發展史上的某些重要問題、深入認識古文選本的編選傳統,具有重要意義。

                同源與因襲

                在以“古文”為名的選本中,最先使用這一體例的,是宋末黃堅編纂的《古文真寶》。該書共分前、后兩集,前集采輯古詩,后集選錄大量文章,不同版本雖入選篇目略有差異,但這一點上是基本一致的。關于此一體例的形成,當然首先可以從前代《文選》開創的編纂范式中尋找原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文選》“詩文合選”體例的形成,與其時興盛的“文筆之辨”思想有關,以審美、用韻作為判斷文、筆的標準,詩體自然可以歸之于“文”之一類。然而隨著兩宋“詩文之辨”文體分域的漸嚴,即使在以“文”或“文章”為名的選本中,“詩文合選”的情況亦極為少見。如吳承學的《中國文章學成立與古文之學的興起》中所說:“宋代古文真正流行,成為文壇的主流,‘古文’這一概念在理論與創作方面都得到真正的確立,‘文’與‘詩’并舉已成為宋代士人的習慣用法?!币虼?,此現象的背后,實際有著更為復雜的現實原因。

                對比諸書可以發現,選文的同源性和諸書彼此的因襲,是造成這一現象的直接因素?!豆盼恼鎸殹芬粫栽醣阋蚜餍?。元鄭本的《古文真寶敘》中還保留了其時該書用于私塾教授的記載:“自六藝之不講,而世之誨小學者,必以《語》《孟》,而次以古文,而余力學文之意也?!墩鎸殹分?,首有勸學之作,終有《出師》《陳情》之表,而誘之以忠厚乎……有三山林以正先生,授徒之暇,閱世而求書,未善者正之,繁者芟之,略者詳之,必歸于至當而后已?!泵鞔院?,該書的使用則更為普及,現有豐富的文獻資料可以證明,其時的大量科舉士子乃至名公巨卿,皆有幼時閱讀《古文真寶》的經歷。如明《國朝徵獻錄》卷十五《光祿大夫柱國少傅兼太子太傅禮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石門翟公鑾行狀》:“公諱鑾,字仲明,號石門……十二三歲即為古文,雅愛陸宣公奏議及《古文真寶》,過目成誦?!庇秩缑鲗O緒《沙溪集》卷十三:“緒幼時先吏部口授《古文真寶》內小詩及諸小詞?!痹跁r代風氣的影響下,“詩文合選”的《古文真寶》自然會引起許多選家的競相追摹。如元王子輿編選的《古文會選》,雖文體分類上較《古文真寶》更為細致,但其主要篇目仍是從《古文真寶》中輯出,故王媛《元人總集敘錄》指出:“此編所載詩文所非選自本集,乃從《詩林廣記》《古文真寶》諸書轉鈔……凡此皆沿襲前人之說,未有特識,可謂俗書之中之俗者也?!庇秩缑骱稳缬蕖稑艘艄盼木浣饩獯笕氛?,該書選文與元刻本《古文真寶》相同篇目達到117篇之多,“除了11篇以外,其他作品都是相同的”。因此,該書幾乎可以視作《古文真寶》的又一翻版。

                此外,明弘治十二年成書的謝朝宣《古文會選》,則與元王子輿的《古文會選》一書密切相關。二書不僅書名完全相同,且所收詩體、篇目亦基本一致?,F藏天一閣謝朝宣《古文會選》共收錄“詩類、歌行類、行類、歌類”等二十九種詩體,其中除“雜體詩”“禽言”二體為謝氏據己意增補外,詩體分類次序與王選完全相同。又如其卷一“詩類”下依次選錄《古詩十九首》、蘇武《詩四首》、張衡《四愁詩四首》、李白《擬古》等篇,除缺李陵《與蘇武三首》使二書稍異外,余篇則完全相同。謝氏自序曾明言:“弘治戊午承乏按滇南,公余取前數集抄錄,間有所增,去其重,與夫近于俚者為一編,名曰《古文會選》?!彼^“近于俚者”,殆指王氏此編。因此,諸書選文的同源與因襲,可以說是早期古文選本“詩文合選”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然,相比之下,諸書性質上的共通性,似乎更是認識這一現象的關鍵所在。

                啟蒙與實用

                從諸書的性質來看,大抵皆為童蒙所作。上文已明確說到《古文真寶》用于私塾教習的情況,私塾是中國古代最低一級的教育機構,其施教的對象主要即弱齡童蒙。此外,王子輿《古文會選》牌記題曰:“至正甲辰王氏家塾刊行?!薄豆盼木狻贰稑艘艄盼木浣饩獯笕范m可資史料不多,但其書后注釋極為繁復,《標音古文句解精粹大全》一書甚至有在眉欄為常用字注音之例。此皆是典型的蒙書形態。此外,明劉若愚《酌中志》還記載《古文精粹》曾用于內廷教授的情況,其進授次第僅次于《千家詩》《唐賢三體詩》等蒙書,諸書的蒙書性質大體可知。

                稍微特殊的只有明謝朝宣編纂的《古文會選》,該書完成于其云南監察御史任上,是為官學諸生編纂的古文課本。依明制,院試取中之后,方許入官學,即獲取生員資格。因此,該書乃為成人所選,故其選文亦最繁,達三十卷之多。但以此仍不足以妨礙我們從蒙書角度觀察這一問題。

                從宋元童蒙教育的實踐來看,詩、古文往往相伴而行,且詩歌教育往往在古文之先。如宋人程珌曾自敘其教子經過:“自髫年予親授以句讀,教以作字、屬對賦詩,稍長授以經史大義……又稍長授以作文之法,學日進、詞日工?!保ā堵逅肪硎┱娴滦恪蹲x書記》卷十二則曰:“今人自小子即教之屬對,稍長則教作虛誕之文?!边@不僅說明古文選本的“詩文合選”有著具體的現實需要,亦揭示了諸書依詩、文分體先后編次的根本原因所在,即有著教學次第的先后要求。此外,宋元之際其他童蒙選本亦多以此編集。如明《內閣藏書目錄》卷八載:“《發蒙宏綱》二冊全。宋咸淳間,羅黃裳撰五言詩十二篇,又擇古文凡有關于蒙養者三十篇,以訓童蒙?!庇秩缭破录役颖尽额惥帉訛懳倪x》牌記:“今將舊本所選古文重新增添,分為前、后、續、別四集,各十卷。前集類編賦、詩、韻語、雜著,以便初學者之誦;后、別、續三集,類編散文記傳等作,以資作文者批閱?!庇纱丝芍?,早期古文選本的“詩文合選”,有著童蒙教育的現實需要。

                “詩文合選”與“破體選文”

                當然,諸書的“詩文合選”現象,還可能與其時的文體觀念有關。雖然在同時期的書、序、文話等理論敘述中,尚不能找到將詩體歸于“古文”一類的明確依據,但元王子輿《古文會選》中僅選錄詩體的做法,本身便展現了其時“古文”概念運用的多樣性與靈活性。如吳承學《宋代文章總集的文體學意義》中所說:“宋人心目中的古文,主要是在于高古的藝術旨趣方面,只要是符合他們旨趣的,都可以稱為古文。在形式上,古文以散體文為主,但并不絕對排斥駢體文與辭賦……這是宋人廣義的古文觀念?!币虼?,文體觀念不失為日后討論此一問題的重要視角。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古文選本畢竟是一類實用性較強的文學形式,諸家衡文之際,往往以其實用性作為主要目標。因此,歷代古文選本的內容便往往難為“古文”一詞所籠罩,“破體選文”的現象便時有發生。如明中期后出于科舉考試獵奇與吸引考官眼球的需要,古文選本中乃大量選錄諸子,甚至偽子偽經、釋家之書亦所不棄。如明人郭偉曰:“歷科以來,弘、正之間作文家作文純主六經而兼用韓、柳、歐、蘇四大家,此國家崇盛治也;嘉、隆以來,四大家之風尚寖微,秦漢、《國策》《左傳》之習熾然……隆、萬以后,士習趨于詭道,則主佛書諸經典,而文章稍稍不軌于正,士習從此漓矣?!保ü鶄ァ缎络澐诸愒u注文武合編百子金丹·凡例》)清代以后,雖此風稍息,但亦有選家為開通學者識見,在“古文”為名的選本中保存一定駢文的情況。如清謝有輝《古文賞音·凡例》即曰:“駢儷之文體裁各別,特以膾炙人口不可以一人私見使初學莫能舉其辭”,故“概入末卷補遺之類”。

                此外,“古文”為名的選本中“詩文合選”體例的消失,亦與其時實用需求的減退有關。明中葉以后,八股文的體制基本定型,為士子在短期之內習得此體提供了便利。為此,科舉士子往往在極年幼之際,便直接從事八股文創作,甚至直接請人代筆,背熟數篇時文,便可直接赴科場應試。如明末陸士儀《論小學》中所說:“近代人才之壞,皆由弟子早習時文……近人務捷得,聰明者讀摘段數葉,便可拾青紫,其胸何嘗一毫道理知覺,乃欲其致君澤民乎?”在這種背景下,以“古文”為名的選本中自無再選入詩歌的必要,乃至古文,亦不過淪為時文教育的輔助工具。清崔學古《少學》曰:“少學之工,一在讀古,成弘慶歷諸大家八股業,俱從古文脫化,尚矣。近來家數,不過讀時藝幾篇,便侈口談文,不知文章無本領,開口便覺村俗氣,且不讀古文,筆下亦不勁,機局亦不暢?!睆摹敖浭乐掠谩钡綖闀r文開拓機局,古文性質功能的變化由此可知。因此,此后以“古文”為名的選本中,“詩文合選”的現象雖仍偶一可見,但多亦不過前代選本的改作。如明末成書的《古文傳燈》一書雖另立新名,但實不過《古文真寶》的改編而已。鑒此,可以說早期古文選本的“詩文合選”現象,主要是其自身實用功能的產物,歷代古文選本的形態亦主要依其實用功能變動不居,這無疑為我們理解古文選本的發展提供了一個更為明確的視角。

              作者簡介

              姓名:李矜君 工作單位: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

              課題:
              •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歷代古文選本整理及研究”(17ZDA247)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梁潤樺)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