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

               首頁 >> 藝術學 >> 非物質文化遺產
              “然”與“所以然”:木版年畫保護若干問題辨析
              2022年05月13日 21:50 來源:《山東理工大學學報》2022年第2期 作者:張兆林 邵雪彤 字號
              2022年05月13日 21:50
              來源:《山東理工大學學報》2022年第2期 作者:張兆林 邵雪彤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保護木版年畫是以木版年畫為核心對象開展的一項文化工作,但不應將保護重點停留在年畫藝術形式本體,而應經由對本體的保護進而挖掘其背后的精神意蘊,勾勒藝人群體生計及藝人生活史,促進年畫資源及相應民俗文化資源的創意轉化,從而發揮民間美術形式以文化人乃至民族認同的作用,構建民間藝術及民間藝人參與書寫的民眾生活史,探尋其在新時代轉化與發展的途徑。保護木版年畫對于推進其他非遺項目的科學化保護,解決保護工作中的現實問題,實現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作者簡介]張兆林,男,山東嘉祥人,聊城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文學博士,山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基地(聊城大學)主任、山東省民間美術資源保護與研發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文化英才”“羨林學者”等人才計劃入選學者;邵雪彤,女,山東陽谷人,聊城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碩士生,山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基地(聊城大學)助理研究員。

                [關 鍵 詞] 木版年畫;文化意涵;民間藝人;生活史

                [基金項目]山東省社科規劃傳統文化研究專項“符碼與社會:運河區域木版年畫研究”(21CWHJ01)。

                木版年畫是農耕社會年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通過刻版刷印技藝而得以傳播的民間美術形式,其生成得益于唐宋之際雕版印刷技術的成熟與遼代套色印刷技術的應用?!耙蛑饕獜堎N于新年之際,故名。狹義上,專指新年時城鄉民眾張貼于居室內外門、窗、墻、灶等處的、由各地作坊刻繪的繪畫作品;廣義上,凡民間藝人創作并經作坊行業刻繪和經營的、以描寫和反映民間世俗生活為特征的繪畫作品,均可歸年畫類”[1]。木版年畫的規?;Wo始于中國民協發起的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并被作為整個工程的龍頭項目之一率先啟動與實施,因為“木版年畫是我國民間藝術中影響最大、文化含量最密集、地域風格最豐富的藝術形式和載體,最有中國特色、最具世界價值的藝術品種,承載和蘊含著民間信仰、民間哲學、民間倫理道德、民間審美、民間技藝、民間風俗、民間娛樂、民間教育等廣博的內容,是民間的教科書和人民的百科全書”[2]。

                縱觀我們業已開展的木版年畫保護工作,大體可以歸結為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出版了《中國木版年畫全集》《中國木版年畫傳承人口述史叢書》《中國間藝術傳承人口述史叢書》等一系列著作,建設了中國木版年畫數據庫等信息平臺。第二,遴選認定木版年畫藝人進入了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傳承人體系,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木版年畫藝人的生活。其中的佼佼者如楊洛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了“民間工藝美術大師”榮譽稱號,同時又被遴選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楊家埠木版年畫的代表性傳承人。第三,多種宣教活動的舉辦,喚起了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與民眾的廣泛參與,為木版年畫的傳承創設了良好的外在環境。無論是專業的木版年畫學術研討會,還是大眾性的文化博覽會等都得到了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也促成了一批木版年畫博物館、傳習所等文化設施建設。保護木版年畫在一定程度上帶動和促進了其他傳統文化形式的保護工作,并成為我們當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中成效最為顯著的亮點。

                我們也必須認識到雖然木版年畫保護工作實施了近二十年,但無論是社會大眾,還是理論研究者對被保護的對象還存在一定程度的模糊認知,更多的是人云亦云地談論保護,既談不上知其然,更難說知其所以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沒有正確認知我們木版年畫保護工作的保護對象究竟是什么。關于這個問題的認知,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決定著木版年畫保護工作的前景及最終的成效。我們從民間藝術形式、民間藝人生計、文化資源轉化發展三個層面對該問題進行探討,希望圍繞該問題的探討能使木版年畫保護工作向更深層面推進。

                一、保護木版年畫本體及其所涵載的精神意蘊

                木版年畫是傳承了千余年的民間美術形式,保護木版年畫首先保護的是其作為民間美術形式的藝術本體。我國的民間美術形式多生成于傳統社會,并依靠其粗獷的形制、樸素的色彩、多元的圖案等滿足著民眾辟邪祈福、生活美滿、順天應地的精神需求,營造了一個神靈普在、人神共娛的多元世界。木版年畫是依年節而興起的民間美術形式,并因年節習俗而具有了更豐富的意義,因而其更是一種年俗藝術。在傳統社會中,木版年畫是年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并在年復一年的印制張貼中成為國人年節生活模式之一,也鑄就了民眾普遍認可并遵從的集體意識。傳統社會的民眾常年忙碌于衣食奔波,或埋首于農耕,或奔逐于狩獵,僅能在年節之際得以稍事修整,享受一下勞作所得,表述一下內心情感,憧憬一下美好未來。于是,木版年畫就成為民眾在年節之際表達內心祈求的載體,并成為傳統社會民眾所接觸到最大的傳播媒介之一。在傳統社會中,木版年畫的創作主體多是生活在社會下層的民眾,表現為農民繪,農民刻,農民印,雖然一些手繪的年畫也受到封建統治者及宮廷畫家的欣賞,但是其創作主體始終未入繪畫主流之列,這在歷朝歷代的繪畫著作中可見一斑。木版年畫的創作主題多是與民眾日常生活相關的場景,能夠滿足廣大民眾不同的物質需求及精神需求,且形式大多圖文并茂,內容通俗易懂,因而在傳統社會中有相當大的廣泛性、普及性。木版年畫的受眾大多為鄉間民眾,其與木版年畫的創作主體“同屬于一個社會階層,處于同一生活氛圍,有著共同的文化意識和審美取向”[3],故年畫藝人創作的作品無需解讀即可被廣大民眾所接受,并廣為流傳,其所具有的社會協調與教化傳播功能得以較好發揮。

                木版年畫作為一種年俗藝術形式,無論其題材是神靈、娃娃、花卉、仕女、戲出、農耕等,其張貼的位置是房門、窗戶、火炕、廚房、井臺、牲口圈等,還是其欲求是辟邪、祈福、旺財、豐收、求子等,其印制題材的選用、張貼位置的選定、指向欲求的表達都有著一套民眾普遍認可并切實遵守的操作模式與內在規范,這既反映了上古延續下來的神靈信仰觀念,也反映了民眾在日常生活中的自娛自樂心態。張士閃認為,木版年畫在近代走向衰落的過程中,承載著民間文化與時代精神的雙重烙印,延續發揮著歷史積存、民俗引導、社會整合、審美娛樂的多重功能。[4]木版年畫因其題材紛繁龐雜,涉涵生老病死、衣食住行乃至古今中外,其在民眾生活中所發揮的作用牽涉較廣,并隨著時代的發展和地域的差異而呈現出多樣化的區域性年畫產品,是一種涵載我國傳統文化思想與地方性知識的藝術形式集成,是一種較為散亂的民間文化百科全書。

                但是,“在長期的重道不重器的儒文化氛圍中,器物的制作一直被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的雕蟲小技,在現代的官方典籍和正史中,對于匠人們的成就與貢獻的記載極為難得一見,有也只是寥寥數語,或者干脆只字不提”[5]。較之以貴重金屬或絲絹錦帛為原材料制作的其他器物而言,木版年畫更是容易被人視為鄉野民眾的獨特喜好,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俗物,故在傳統的文獻典籍中難覓其蹤,少有人對其予以系統研究,更談不上鉤沉其所涵載的歷史文化信息。當今的木版年畫已經成為一種面臨消失和消亡的民間藝術形式,如果不加以保護,承載其中的大量民間生活經驗、文化知識等都可能隨之消失,這對于我們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不啻于一次重創。我們保護木版年畫,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護包羅萬象的民間文化知識,雖然其僅僅是一種民間美術形式,但是其與上古巫術、原始圖騰、地方戲曲、民間說唱乃至倫理規訓等滲透融合,并相互依存,能夠幫助民眾形成社會正常運轉所需的道德觀念,對民眾倫理綱常、生產生活知識的教化能夠在潛移默化中慢慢實現,故其在百姓日常生活中的道德教化、知識灌輸作用無可替代?!巴ㄋ讑蕵肥鼓切┤狈逃娜藗?,被潛移默化地灌輸了傳統的價值觀,這成為地方精英和政府力圖改良和規范大眾娛樂的主要原因之一”[6]。木版年畫雖然在當前的全民教育中所發揮的作用不及現代化的教育手段及形式,但是其在喚起廣大民眾對傳統文化的認知方面所發揮的作用是較為重要的,木版年畫及其所涵載的文化資源在當今文化建設中的作用是不應忽視的。

                如上所言,我們保護木版年畫首先是保護了一種民間美術形式,讓其不再消逝,而使其能夠繼續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發揮以文化育人的潛在作用,利于強化我們的文化認同乃至民族認同。我們保護木版年畫更保護了其所涵載的豐富意蘊,保護了其所代表的部分民間文化知識,這對于維系我國民間藝術形式的多樣化,對于維護文化的多樣性、特質性、獨立性有著獨特的價值,是傳承我國傳統文化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保護木版年畫生產及其關涉的民眾生活史

                對普通民眾而言,木版年畫的生產絕不是民眾個體一時興起的創作行為,而是一個民眾群體密切配合的集體生產行為。在我國多數木版年畫產地,木版年畫的生產可以由三五人來完成,多是家人或師徒,偶爾也有少量的雇工,十里八鄉的有一家年畫作坊即可滿足區域內民眾的年畫需求。不過,在我國一些著名的木版年畫產地多是從業者眾,甚至形成了一批以生產年畫為業的村落,如天津楊柳青鎮就曾有30多個村莊的民眾從事年畫生產。曾經紅火的木版年畫生產銷售聚集了一批人,從而使得年畫產品得以行銷大江南北,甚至可以說這一批人在某種程度上是以木版年畫的生產銷售為生計的,其中最為典型的當屬聊城木版年畫。聊城木版年畫是一種分工型年畫,參與年畫生產不同環節的民眾分布在多個地縣,并通過木版年畫的售賣來實現群體內部的互惠。聊城木版年畫生產在明清之際已成為陽谷、冠縣、臨清、東阿、莘縣、東昌府等多個縣區部分民眾的群體生計,雖然也因時勢有所興衰,但一直延續至今。

                我國目前依然有28個省市的木版年畫生產得到不同程度的延續,雖然其市場與受眾遠不如以往,但依然是部分民眾的生計。如此而言,我們的木版年畫保護工作就在某種程度上延續了部分民眾的生計。筆者在實際考察中發現,木版年畫的生產已經遠不足以維持年畫藝人的生活,多數年畫藝人也只是在陰歷新年之前進行短期的年畫生產以補貼家用。但是年畫生產所帶來的收入對其生活的幫襯是不可忽略的,甚至因少數年畫藝人的生活水準處于村落的下層,年畫印制勞作也就成為其改變境遇的一種選擇。在我國的多個地方已經把年畫生產作為扶貧措施之一,如四川綿竹富新鎮開展了年畫技能培訓探索精準扶貧,山東臨朐冶源鎮通過組織手繪年畫助力村民脫貧,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保護木版年畫不僅僅在于保護了部分民眾的一種生計,更為重要的是保護整理了底層民眾的生活史,從而使我們的歷史訊息變得更為多元。歷史是由廣大民眾創造的,民眾圍繞生產生活所進行的一切活動都是歷史的一部分,部分民眾從事的年畫生產也不例外。雖然底層民眾的木版年畫生產不可能在宏觀大歷史圖景中占有相當的份額,但并不影響我們可以視為部分民眾生活史的重要構成,因為部分年畫藝人的一生就是與年畫生產息息相關的,甚至延續了幾代人,如濰坊楊家埠楊氏、聊城許堤口欒氏、綿竹拱星鎮李氏、濟寧大張樓楊氏等。年畫藝人的生活史是鑲嵌在區域歷史之中的,并且是區域文化史、區域經濟史、區域社會史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就現有的文獻資料而言,這是一種比較理想的狀態,因為這部分歷史資料在我們當前的研究成果中較難找尋,或者說尚未形成系統的資料體系。

                口述史學為我們提供了了解普通民眾生活史的一把鑰匙,尤其是其善于鉤沉社會中下層史料與表現底層聲音的優勢,迅速為中外史學界所重視;同時也被其他人文社科領域的學者積極采用,且陸續產出了一批有代表性的口述史著作,前文提及的《中國木版年畫傳承人口述史叢書》就是該類口述史著作之一。該書是對國內19個年畫產地近50位傳承人及知情人的口述史采錄,在一定程度上豐富了我國木版年畫的生產史及年畫藝人的生活史。當然,限于各種條件,我們目前關于木版年畫藝人的口述史做得還不夠,如《中國木版年畫傳承人口述史叢書》中對聊城木版年畫傳承人的關注,僅限于趙善成一人。趙善成雖是當地“義盛恒”年畫店的傳人,也曾組織過年畫的生產銷售,但是對其一人的關注反而容易忽略聊城木版年畫生產的分工性特征。

                我國任何一個地域的年畫藝人生活史研究都無法在傳統的文獻中查找到充足的資料,但是其存在于逝去的更為真實、更為具體與生動的歷史場景中,存在于當地年畫藝人及廣大民眾的民俗生活中??谑鍪纷鳛橐环N研究方法,有利于學者為了更好地了解歷史而開展工作[7],“可以給那些原來在歷史上沒有聲音的普通人留下記錄,可以給那些傳統史學中沒有位置的事件開拓空間”[8],也是我們獲取這部分歷史資料的重要方法?!笆茉L者本身在某種程度上就是歷史文獻,他們的敘述或許有利于還原歷史的真實性”[9],口述史資料可以為我們提供許多關于民間藝人生活的生動摹寫,甚至可以糾偏現有成果和地方史志中的有關表述或者彌補現有資料的缺失,也可以使我們的學術研究不再受限于已有紙質史料的羈絆,能夠探尋某些歷史事件中的民間立場和史實細節。

                開展口述史采錄是保護木版年畫的重要組成部分。如聊城木版年畫生產同其他木版年畫生產一樣是一個區域性的民眾群體生計,但是其傳世的相關歷史實物及文字資料較少。借助于口述史的采錄,更利于我們在少量原有史料的基礎搭建一個多層次、多維度、立體化的史料集合。我們也就可以藉此發現歷史的變遷不再是宏大的歷史事件和典型人物在唱獨角戲,魯西運河區域的社會變遷史不僅受當時社會興衰的影響,還被無數普通民眾的生產生活所影響,鄉村民眾對于歷史推進的功績不應繼續被學術研究所忽視,而應該得以認可和彰顯。

                此外,對于通過口述得來的資料,也可能因在口述資料得來過程中的訪談操作不規范,系統研究缺失及對口述史真偽性的質疑,使得我們當前的口述史基本停留在較淺的層次,多以體驗、感受為主,缺乏針對口述歷史的操作、本質及相關領域的研究[10]。在現實中,被訪者的口述在很大程度上有著相當的隨機性和偶然性,因為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情的回憶很難完全相同,即使是同一個人對某一件事情在不同時間、地點、場景的回憶,也存在著不小的差異?!按蠖鄶档目谑鰵v史是個人的回憶,個人是一個不可靠的保存記憶的媒介。記憶與其說是錄音帶,不如說是一個篩選機制,而且這種篩選在其限定的范圍內是經常改變的”[11]。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口述得來資料的部分不真實性,就徹底否定口述史資料在研究中的價值。為了更好地挖掘口述資料的價值,就需要研究者在資料的篩選上下功夫?!耙粋€人單方面去說,會存在失真性。如果多人、多視角的敘述,離真相就會更接近一些”[12]。為了盡可能地通過木版年畫藝人的口述資料接近我國特定藝人群體及區域社會變遷的歷史實際狀況,應該盡量在進行年畫藝人多人次訪談基礎上,進行篩選、甄別,然后將得來的訪談資料與有關的地方史志等文獻資料進行互辨對照,并結合考察到的有關實物遺存等予以分析,力爭填補以往相關研究的細節性缺陷,努力反映區域內木版年畫發展狀況及相關民眾群體的生活細節,探析區域社會緩慢而深刻的社會變遷[13],從而有助于構建詳實靈動的區域民眾生活史。

                通過圍繞木版年畫藝人口述史的采錄推進木版年畫的保護工作,并非拒絕或排斥現有的史料文獻,而恰恰應該在現有史料文獻的基礎上進行充分的實際調查,嘗試利用口述史采錄來豐富現有的研究。木版年畫藝人的文化水平相對較低,在傳統社會中尤甚,對于木版年畫的保護采用口述史的方法也為年畫藝人提供了一個參與歷史書寫的途徑,能夠讓他們得到一定的理解和重視,“進而被喚醒其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促使其主動提升文化素質和文化參與的意識與能力”[14]。年畫藝人通過口述語言的方式講述自己所經歷的歷史,可以為我們提供特定人群的生活實態,也為我們進行特定群體或個體的歷史書寫提供了借鑒[15]。通過年畫藝人的口述史采錄也有利于研究者走進特定的歷史場域,學界前輩的學術實踐已經告訴我們,“百姓的‘歷史記憶'表達的常常是他們對現實生活的歷史背景的解釋,而不是歷史事實本身,但在那樣的場景之中,常??梢愿羁痰乩斫膺^去如何被現在創造出來,理解同樣也是作為‘歷史記憶’資料的史書,其真正的意義所在及其各種可能的‘轉換'”[16]。

                如上所言,木版年畫的生產是部分民眾的群體生計,年畫藝人是區域歷史的參與者與創造者,即使時代發展至今,依然如此。我們保護木版年畫就是保護了部分民眾的生計,尤其對于處于貧困地區的年畫藝人更為重要。在保護木版年畫的工作中,口述史的采錄能夠讓我們更加深入地了解年畫藝人群體,豐富當地的社會史、商業史、農村史尤其是普通民眾生活史的資料,利于建構普通民眾參與書寫的新史學。在此意義上講,我們保護木版年畫就不再僅僅是保護了部分民眾的群體生計,而是我們嘗試豐富現有的歷史訊息,力圖為后人呈現更多的歷史現場,從而使歷史的發展不再僅是宏大事件與精英人物的出場,還有千千萬萬的民眾以自己的方式參與其中,共同推動歷史的發展,這也是對馬克思主義史學最好的回應。

                三、保護作為民間美術資源的木版年畫及其創意轉化

                木版年畫是一種民間美術形式,但不是一種單純的裝飾審美藝術形式,而是一種活態與流變的民間文化物象。木版年畫的題材都是有教化意義的,如《農耕圖》《桑蠶圖》《男十忙》《女十忙》傳遞著各司其職、惠國利民的思想,《女學堂演武》《女子自強》表達著男女平等、與時俱進的思想,《高堂金安》《友弟重天倫》暗喻著仁愛誠信、孝老愛親的思想。此外,木版年畫中海量的戲出年畫更是借助諸多的歷史故事或戲曲情節發揮著知識傳播作用,在個人社會化的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就民間美術形式本體而言,木版年畫的色彩注重光亮醒目,所用原料多為礦物與植物顏料,環保實用又艷麗照人。木版年畫的造型注重對生命美好的追求,如男性形象多強調健碩壯美,女性形象多強調柔美豐腴,孩童形象強調圓旺好動,即使動物的形象也如此,如雄雞、肥豬、大馬等。木版年畫注重通過類比與夸張來塑造形象及表達寓意,注重諧音所能帶來的想象效果,強化了其吉祥寓意與裝飾效果。木版年畫及其他民間美術資源都是我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們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富滋養,“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突出優勢,對延續和發展中華文明、促進人類文明進步,發揮著重要作用”[17]。

                我們需要明白,隨著虔誠的宗教信仰心理的淡化與強大政治輿論壓力的消除,張貼年畫在現今社會生活中或許會成為一種有個性色彩的、求新求異的文化選擇。但是,我們也必須認識到作為生成于農耕社會的民間美術形式,木版年畫如要在當代社會繼續占有一定的市場,就必須在題材選擇、材質選用、形制顯現、寓意寄托等方面有所改變,也就是當今所鼓勵和提倡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內容之一。

                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不是對木版年畫的破壞,而是更高層面的保護,因為“保護不應把它凝固地定個在某個歷史的時空點上,要理解和重視文化遺產自身的嬗變和自身發展,要給中國年畫注入現代藝術所倡導的諸多元素,傳統與現代結合。在繼承傳統技法的基礎上,利用新材料、新技術,突出自己的民族性、地域特色和時代感”[18]。嘗試推進木版年畫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是因為其只有及時準確反映當下社會的現實狀況,表達當前民眾的真實欲求,滿足民眾的心理慰藉,以自我的藝術特征參與到社會改革中才能實現自身的發展。

                在包括木版年畫在內的民間美術資源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實踐中,對于一些宣揚愚忠愚孝、男尊女卑的題材要堅決剔除。對于年畫所表達的一些神靈崇拜思想應該積極尋找其中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合理成分,從而借鑒應用于當前的生態文明建設中。在具體的轉化與發展實踐中,包括木版年畫在內的民間美術形式以其豐富的造型為我們提供了諸多的備選項,我們可以根據設計場景的具體需要對民間美術形式的造型進行再創作,運用新的設計手段將原來的造型提煉并進行新的組合,形成全新的視覺形象。我們還可以將不同民間美術形式的局部造型予以重新建構,這一過程是不同局部造型不斷裂解重構整合的過程,其呈現的效果將是別有韻味的奇特美。民間美術形式的原材料多是就地或就近取材,藝人們巧妙地將原材料的自然美與造型美相結合,從而呈現出較好的效果。但因時過境遷,部分原材料可能已經不再被允許使用或不再符合當代人的審美習慣,或者恰恰可能滿足部分民眾的審美習慣,因而在轉化的過程中可以有選擇地將材料予以取舍或替換,從而滿足不同社會群體的需要。此外,民間美術形式中的諸多符號規格不一,在轉化與發展的過程中如不進行一定的比例置換恐難適應現代民眾的審美需要。如廣為流傳的“祥云”“萬字”“博古”等寄寓美好祝愿的符號,可以根據具體的轉化需要進行比例置換,實現其在轉化產品中的重新組合,從而實現歷史傳統承繼與現代生活審美的內在統一,探索其泛化功能的實現。一些常見的民間美術形式,“同樣擴大了應用空間,常常被擴大了作品的尺寸,用作街道、廣場、公園等公共空間的裝飾。這些新用途,實際上表明了其功能的新生和擴大”[19]。

                就受眾群體而言,民間美術資源的轉化與發展面臨著兩個完全不同的社會群體,一個是傾向于傳統文化審美的群體,一個是為了現實生活裝飾美化的群體。傾向于傳統文化審美的群體更加注重民間美術形式轉化與發展的文化內涵,如傳統版式、元素、制作程序及技藝等延續及演進。為了生活裝飾美化的群體則注重民間美術形式轉化與發展的創意設計,注重新的方法理念、元素吸收、技術改進等外在呈現,注重裝飾效果的顯現。故民間美術形式的轉化與發展應有針對性,注重目標群體的精準性,進行差異性轉化與發展,鎖定轉化與發展成品的接受對象。

                “民間藝術通常不是以純藝術面目呈現出來的,它往往與禮儀、巫術以及符號象征糾結難辨。而其承傳,也是世代相沿的同構重復,換言之,是一種民俗形態”[20]。我們對保護木版年畫在內的民間美術資源的挖掘與轉化,既要重視其本體藝術要素的轉化,更要注重其所寄寓的民俗文化轉化。民俗文化產生于一地一域之中,并因民眾生活方式及外在環境的變遷而不斷演化和流變,從而呈現出新的活態形式,這與民間美術形式的轉化與發展有異曲同工之處。

                時代的發展及科技的進步為我們轉化民間美術資源及其所寄寓的民俗文化提供了契機。傳統社會中的民間美術資源及相應的民俗文化多以程式化的圖像文字呈現于民眾面前,對于生活于其中的民眾而言,這些圖像不過是日常生產生活的一部分,可以被無障礙地接受乃至認可,但是難以產生較強的視覺沖擊力。尤其是對生活于異地的民眾而言,他鄉單純的圖文較難喚起他們的解讀興趣,更因圖文提供訊息的單薄難以被真正接受,更談不上被認同。

                科技的發展,尤其是微信、抖音、快手等新媒介形式的涌現使得民間美術資源及相應的民俗文化轉化發展呈現出全新態勢。民間美術資源及相應的民俗文化對于民眾而言,不再是單純靜態的圖像文字,更多是以動態的影像呈現,“讓人們在視覺、觸覺乃至嗅覺等全新視野下便捷、經濟、多樣地感知和體驗民俗文化”[21]。多種媒介形式的存在使得民俗文化不再單純歸屬于特定地域的民眾群體,影像化及技術虛擬的民俗文化場景可以讓不同地域的觀者獲得更好的在場感,利于重新建構新技術影響下的民俗文化生態。

                如上,木版年畫作為民間美術形式的一種,是一種待挖掘的民間美術資源寶庫。中國年畫在中國古老民間藝術中,以其人文蘊含之深厚、信息承載之密集 、地域風格之豐富、民族心理表現之鮮明與深切而著稱,其藝術形式和載體最具中國特色和世界價值,是其他民間美術難以企及和超越的藝術品種。此類民間美術資源的轉化是傳統與現代的結合,較容易形成特色的文化產業,形成新的文化經濟增長點,從而形成具有濃厚民族意味的文化品牌。同時,木版年畫及其相應的民俗文化的轉化更要借助于科學技術及新媒介的發展,依靠民俗文化的地域性及包容性吸引更多地域的民眾通過多種方式參與其中,對于形成民俗文化產業都將起到較好地促進作用,如黑龍江的雪村過新年、南京的秦淮燈會、濟南的趵突泉燈會等就是很好的例證。

                余論

                “然”與“所以然”是表與里的關系,前者是是圍繞木版年畫保護而開展的系列工作,后者是圍繞木版年畫開展工作的內在邏輯訴求。在二者的邏輯中進行木版年畫保護工作的探討,是保護實踐與理論指導的互促互進。木版年畫并非僅僅是一個民間藝術形式,而是承載社會、歷史、經濟等諸多訊息的復合體,故圍繞木版年畫開展的保護工作決不能停留在年畫藝術本體,而應經由對本體的保護進而挖掘其背后的精神意蘊,嘗試發揮民間美術形式對民眾文化認同乃至民族認同的作用。木版年畫的保護還應通過對民間藝術形式生產者日常生計的關注,進而關注該群體參與創造歷史的過程及自身在歷史中扮演的角色,從而構建民間藝術及民間藝人參與書寫的民眾生活史。為了適應時代的發展,還應通過對民間美術資源及其寄寓民俗文化的挖掘,探尋其在新時代轉化與發展的方式與途徑,利于培養新的文化經濟增長點,形成更為環保的經濟生態。

                對木版年畫的保護從更多的層面予以關注,是對已開展保護工作的回顧與反思,更是對下一步保護研究工作的理性思考,對于我們正持續開展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及實踐都有一定的推進作用。

                [參考文獻]

                [1]王樹村.中國年畫發展史[M].天津: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2005:22.

                [2]向云駒.中國木版年畫的搶救與經驗[J].廣西師范學院學報,2004(3):17-19.

                [3]馬福貞.消失的媒介:農耕時代民間年畫的功能與作用[J].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3):132-138.

                [4]張士閃.中國傳統木版年畫的民俗特性與人文精神[J].山東社會科學,2006(2):53-58.

                [5]吳自立.中國傳統木版年畫[M].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2008:1.

                [6]王迪.茶館: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觀時間1900-1950[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42.

                [7]王銘銘.口述史·口承傳統·人生史[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008(2):23-30.

                [8]熊月之.口述史的價值[J].史林,2000(3):1-7.

                [9]傅光明.口述史:歷史、價值與方法[J].甘肅社會科學,2008(1):77-81.

                [10]王軍.中國大陸口述歷史研究現狀綜述[J].文化藝術研究,2009,2(3):39-42.

                [11]劉北成、陳新.史學理論讀本[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262.

                [12]劉仰:不存在100%歷史真相[EB/OL].(2011-12-29)[2020-06-26].http://culture.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12/29/11648291_0.shtml.

                [13]戴建兵,張志永.個人生活史:當代中國史研究的重要增長點[J].河北學刊,2015,35(1):68-72.

                [14]王拓.口述史:“非遺”傳承人獲得話語權的媒介與途徑[J].天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16(2):168-172.

                [15]王加華.個人生活史:一種民俗學研究路徑的討論與分析[J].民俗研究,2020(2):23-32+158.

                [16]陳春聲.走向歷史現場[J].讀書,2006(9):19-28.

                [17]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N].人民日報,2017-01-26(06).

                [18]宋和平,徐海燕.中國年畫的民間形態及其傳承流變中的文化思考[J].學術論壇,2010,33(11):157-164.

                [19]陶思炎.論民俗藝術功能的演進[J].民族藝術,2014(1):74-77.

                [20]姜澄清.中國藝術生態論綱[M].蘭州:甘肅人民美術出版社,2009:135.

                [21]楊秀芝.“互聯網+”視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態化研究[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8,38(2):63-67.

              作者簡介

              姓名:張兆林 邵雪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