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考古學 >> 原創首發
            淺談江村大墓考古成果的現象級傳播
            2022年04月01日 09: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曹龍 字號
            2022年04月01日 09: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曹龍
            關鍵詞:江村大墓;考古成果傳播

            內容摘要:

            關鍵詞:江村大墓;考古成果傳播

            作者簡介:

              2021年12月14日,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公布陜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為漢文帝霸陵。據陜西省文物局漢唐網統計,該消息發布后,新聞迅速擴散登頂微博熱搜榜第一,相關話題熱搜總閱讀量在短短三天之內高達8.7億人次,引發現象級傳播,這在考古類新聞傳播中絕無僅有。這種現象級傳播不僅表明了江村大墓考古工作在西漢帝陵考古研究方面的重要性和學術價值,同時也反映出社會公眾對文化遺產認知的深度和高度顯著提升,文化遺產保護事業在社會層面的熱度不斷升溫。

              從考古學層面來講,現代考古學在百年前傳入中國后,結合中國五千年來不曾斷裂的文明及內涵豐富的文化遺產的特色,不斷拓展學術視野及研究深度,尋蹤探源、證經補史,逐步完善具有中國特色的考古學理論,尤其是1950年代以來,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形成考古學的中國學派。西漢帝陵及江村大墓(霸陵)的考古工作則是這個過程的一個典型縮影。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霸陵的考古工作基本是在參照文獻的前提下,對陵區已知遺存的散點式研究。八十年代以來,由點及面系統的研究已卓有成效,然而我們對霸陵在白鹿原鳳凰嘴下的有關文獻記載依舊無從發疑。本世紀以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及科技水平的提高,持續深入開展田野考古工作更具可能,尤其是“十一五”以來國家文物局大遺址保護考古工作,不僅細化了考古工作的學術目標,同時也明確了考古工作對當下社會的作用及意義。對“鳳凰嘴”、江村大墓以及霸陵陵區的全面調查及勘探,就是在此背景下進行的。通過此次工作,我們找到了江村大墓為漢文帝霸陵的考古學證據:鳳凰嘴沒有任何陵墓類遺存、江村大墓的形制及規模為帝王級別、江村大墓與竇皇后陵同處于一個大陵園符合西漢帝陵“帝后同塋異穴”的葬制、江村大墓外藏坑出土多枚官印表明這些外藏坑是當時中央官署機構在地下的象征。這些證據的基礎,是對以往西漢帝陵考古成果認真梳理及深入研究所得出規律的印證。

              今天我們對江村大墓(霸陵)的認知,無疑是幾代考古人持續接力的結果,也是考古學自身發展的必然趨勢。同時,這一過程也折射出我國經濟實力及綜合國力不斷提升的軌跡。

              西漢第三任皇帝漢文帝劉恒,是我國歷史上少有的仁政明君之一,《史記》記載文帝時期,“德厚侔天地,利澤施四海,靡不獲福焉”。他也是唯一被列為二十四孝的古代帝王,在民間有著廣泛的流傳度,可謂婦孺皆知。他在位期間推行的一系列仁政措施,充分體現了其本人以上率下、躬修節儉、撫恤孤寡、心系蒼生、廣開言路、任人唯才的道德品質和人格魅力。

              漢文帝的仁政孝道、節儉薄葬、以民為本、輕徭薄賦,是我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歷來為人們所熱議和推崇。另外,漢文帝的霸陵歷來被作為西漢帝陵的一個特例、中國古代帝王陵墓“因山為陵”制度的開創案例。江村大墓的考古成果,不僅否定了這一“常識”,同時對西漢帝陵制度發展演變的研究成果做出了修正及彌補。這也是漢文帝霸陵的考古工作備受公眾關注的一個重要原因。

              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文化遺產保護事業并從人員配備、工作經費、政策法規等多個渠道加大支持。公眾考古活動及研究也漸具規模,對文化遺產保護知識及法規的宣傳更為全面深入。江村大墓考古成果的現象級傳播正是發生在這一背景下,包括媒體在內的社會公眾的關注熱點也從以前的獵奇、探寶、野史傳聞等有了極大的轉變。本次考古成果發布后的熱議話題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眾以近乎專業的措辭去討論江村大墓如何去保護、本次外藏坑的發掘成果將如何向公眾展示、后續會不會建設博物館或考古遺址公園等。這些都充分說明了隨著近年來公眾考古的大力普及,公眾對文化遺產的認知方面有了質的變化,已具備了基本的正向觀點。

              在江村大墓外藏坑發掘開始之時,關于江村大墓的墓主問題就已在公眾層面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討論。因此,在沒有拿出充分的、嚴密的考古學證據之前,階段性的工作成果并不適宜對外發布。不過,在各級文物主管部門的指導下,部分主流媒體從發掘伊始便介入,對工作全過程進行跟拍,為后續的報道積累素材。在考古成果未經專家論證、消息未正式發布之前,媒體人嚴格遵守文物部門的發布要求、尊重考古工作的規范進程及考古研究結論的判定步驟,充分體現了媒體人極高的職業操守和業務素養。這也為考古成果發布宣傳與媒體協同合作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總之,隨著國家綜合國力的提升、國家對文化遺產保護的高度重視以及考古學自身的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國考古學已取得豐碩的成果,體現在考古學與其他學科的結合日益緊密,增強了研究的深度及廣度;考古學成果對遺址保護規劃的編制、城鄉發展規劃的編制、對增強文化自信提高全民文化遺產保護的自覺意識等積累了科學翔實的基礎資料。隨著融媒體時代的到來、媒體工作者與考古工作者的緊密協作,必將使公眾了解考古的渠道空前增加,也能極大地推動地方政府將考古成果惠及民眾方面的工作。

            作者簡介

            姓名:曹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