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設為首頁 報刊投稿 微博平臺

             首頁 >> 社科網原創
            從《金剛經》解經史看佛教中國化
            2022年10月25日 08:2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閔軍 字號
            2022年10月25日 08:2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閔軍
            關鍵詞:金剛經;佛教

            內容摘要:從《金剛經》解經史來看,《金剛經》在中國的傳播和注疏過程,體現出較為鮮明的佛教中國化特征。

            關鍵詞:金剛經;佛教

            作者簡介:

              從《金剛經》解經史來看,《金剛經》在中國的傳播和注疏過程,體現出較為鮮明的佛教中國化特征。具體而言,無論是《金剛經》解經版本的選擇、結構劃分,還是解釋風格、解釋方向,都表現出與佛教中國化之間密不可分的關系。

              《金剛經》解經版本的選擇與佛教中國化。早在唐代,《金剛經》就形成了六種漢譯版本并行于世的局面。這六種譯本分別是:后秦鳩摩羅什譯本(簡稱羅什譯本)、元魏菩提流支譯本(簡稱流支譯本)、陳真諦譯本、隋達摩笈多譯本(簡稱笈多譯本)、唐玄奘譯本和唐義凈譯本。但縱觀《金剛經》解經史,大多數注本都選擇羅什譯本作為注疏對象,這種對解經版本的選擇與佛教中國化發展是分不開的。

              首先,佛教在中國化過程中選擇《金剛經》作為般若經的代表性經典。眾所周知,《金剛經》并不是最早傳入中國的般若經典。早期漢譯般若經典有《道行般若經》《放光般若經》和《光贊般若經》,它們是般若學“六家七宗”盛行時期的主要經典;后來鳩摩羅什新譯的大、小品《般若經》,唐玄奘翻譯的六百卷《大般若經》,都是質量很高、體系完整的般若經典,但它們在中國佛教史上的傳播和影響卻遠不及《金剛經》。原因在于,《金剛經》在多方面適應了中國佛教發展的需要:一是《金剛經》文約義豐,篇幅適中,深得中國知識分子的喜愛;二是封建統治者的倡導,尤其是唐玄宗曾御注《金剛經》并頒行天下;三是《金剛經》在唐代以后,伴隨禪宗的盛行而為佛教各宗派所推重。

              其次,佛教中國化的發展選擇了羅什譯本作為《金剛經》的解經版本。比較《金剛經》六種漢譯本,盡管流支譯本有印度無著、世親、金剛仙、功德施等論師的注疏,較好地保持了與印度佛教的聯系,而玄奘譯本的翻譯內容完整性更強,補充了羅什譯本中“三問缺一、二頌缺一、九喻缺三”的不足,但羅什譯本在翻譯風格上更勝一籌,其簡約易讀而又內蘊無窮的語言表達,更符合中國佛教追求簡易、注重傳心的發展趨向。從流傳下來的《金剛經》注疏來看,除極個別外,多數都是以羅什譯本作為解經底本,尤其是《金剛經》解經史上影響較大的唐宗密《金剛經疏論纂要》、明智旭《金剛經破空論》以及明成祖朱棣《金剛經集注》等均明確依據羅什譯本來解經。這表明《金剛經》解經史與佛教中國化發展之間有著相互影響、相互推動的關系。

              《金剛經》的結構劃分與佛教中國化?!督饎偨洝返慕Y構劃分,最初有“二分法”“十二支法”(《金剛仙論》),以及“一十八住”(《無著論》)、“二十七疑”(《世親論》)之說,但《金剛經》的本土注疏最終大多選擇了“三分法”和“三十二分法”作為《金剛經》結構劃分的通行模式。

              《金剛經》的結構劃分最早見于《世親論》中的“二分法”,其劃分依據是經文中的“前后兩周說法”?!督饎傁烧摗肥菍Α妒烙H論》的解釋和發揮,其中提出了“十二支”,即十二分的結構劃分?!笆帧睂⒔浳氖紫茸髁诵蚍?、正宗分、流通分三分的劃分,然后再在正宗分中分出十分,總共“十二分”。南朝陳真諦又將“十二分”簡化為“六分”,他在序分、流通分之外,將正宗分劃分為四分,共計為“六分”?!笆帧焙汀傲终f”遭到了吉藏的質疑和批評,原因是穿鑿附會,不利于對經文的理解。他主張運用當時中土通行的“三分法”,即以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來解經,并且對三分又作了細分,即在序分中劃分出通序和別序,在流通分中劃分出佛說究竟分和歡喜奉行分,在正宗分中分出第一周廣說分和第二周略說分。吉藏所用的“三分法”為東晉釋道安首創,后來發展成為中國人解釋佛經的通行模式。吉藏用“三分法”解釋《金剛經》既符合中國人解經的習慣,又融合《世親論》的“二分法”,實現了《金剛經》解釋的本土化轉向,影響深遠。

              在《金剛經》的流傳過程中,對經文結構劃分最為普遍的是“三十二分法”?!叭址ā毕鄠鳛榱赫衙魈邮讋?,唐以后常作為章節標題與《金剛經》的經文一起流通。從解經學的角度看,“三十二分”與印度《無著論》的“七義句十八住”和世親的“二十七疑”說作用較為相似,都側重于經文義理的分段式總結。遼人通理將“三十二分”與“一十八住”和“二十七疑”并舉,他說:“三十二分滿,一十八住圓,二十七疑遣?!保ā督饎偠Y》)清人徐發說:“昭明三十二分,各標四字,亦如天親(即世親)標二十七疑?!睆摹督饎偨洝方饨浭穪砜?,“一十八住”和“二十七疑”之說源自印度,自傳入中國后就受到歷代解經者的重視,但由于中印文化的差異,“一十八住”和“二十七疑”的分判往往只是作為學者解釋經義的參考,而不是作為結構劃分的主流,反倒是“三十二分說”隨著《金剛經》的流傳而成為主流?!叭终f”的中國化分判是中國學者在“三分法”之外對《金剛經》結構進行細分的一大創新。

              《金剛經》的解釋風格與佛教中國化?!督饎偨洝吩诮忉岋L格方面選擇了簡易化和方便化:一種是以禪宗為代表的簡易化解經;另一種是以華嚴宗、天臺宗等為代表的方便化解經。

              禪解《金剛經》是宋代以后《金剛經》注疏當中的一種趨勢?,F存明成祖朱棣撰《金剛經集注》(以下簡稱《集注》)是坊間最為通行的《金剛經》注解,其來源是禪化解經的南宋楊圭著《十七家解注金剛經》?!都ⅰ穮R集了東晉以來五十三家注解,其宗旨是“明心見性”?!都ⅰ凡⒉蛔非髼l分縷析的科判,也不重視印度注解的典據,而是主張不拘文字,頓悟實相,符合禪宗追求簡易化的風格。明以后的《金剛經》注解,如宗泐、如玘《金剛經注解》、曾鳳儀《金剛經宗通》等均重視從禪宗立場注解《金剛經》,融合禪教、會通儒佛,發揮禪宗超越名相的簡易風格。

              《金剛經》解釋的另一風格走向則是方便化。在《金剛經》解釋中國化的過程中,臺賢教門在注解《金剛經》時更重視以文解義,通過詳細的科判分疏、層層的抽絲剝繭來解釋經義。唐宗密所著《金剛經疏論纂要》融會印度世親、無著、功德施三論及當時流行的《青龍疏》《大云疏》《資圣疏》《塵外疏》等諸多注疏,辭精理極,代表了賢首宗在《金剛經》解經史上的最高成就?!妒枵撟胍芬允烙H“二十七疑”科分解經,并兼及《無著論》和《功德施論》,傳承了《金剛經》的印度注解,同時又兼顧中國化佛教儒佛會通、教禪一致的特色,使得晦澀難懂的印度注解逐漸為中國人所接受,表現出賢首宗方便解經的風格。近人江味農所著《金剛經講義》,是一部百科全書式《金剛經》解經之作?!吨v義》運用了天臺智顗的科判方式,從名、體、宗、用、相五方面對《金剛經》經題進行了解釋;在解釋正文部分,沿用了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的傳統科判方式,對經文義理層層分解,詳細疏釋,以便通過文字分析最終悟入實相。江氏采用了教門“借教悟宗”的方便通經方式,與禪宗解經的簡易化方式迥然不同。江氏重教輕禪態度鮮明,他批評“《五十三家注》等,駁雜不純,不足觀也”(《金剛經講義》),也可以反映出其對教門方便化解經的重視。

              《金剛經》的解釋方向與佛教中國化?!督饎偨洝方忉尩目偡较蚴侵袊??!督饎偨洝方忉尩闹袊欠鸾讨袊l展當中的一個縮影,也是佛教中國化發展中的一個必然結果。

              首先,《金剛經》解釋的中國化表現為判教順時化、信仰民間化和義理本土化。在《金剛經》解經史上,天臺智顗將《金剛經》判為不了義的“通教”(《金剛經講義》);賢首宗智儼把《金剛經》判作 “大乘空始教”(《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略疏》);而江味農則明確判定此經為“至圓極頓之教法”,賦予其由入門到解脫的整個功用。這種對于《金剛經》從不“了義”到“了義”的不同判別,體現出《金剛經》解經史中判教的順時化現象。

              自唐代至明清,伴隨著《金剛經》解經史發展,有眾多《金剛經》“持驗記”產生并與《金剛經》一起流通,持誦、抄寫、為他人解說《金剛經》,既可以積功德,也可以借以修養身心,使得《金剛經》信仰帶上了強烈的民間信仰色彩。而在上層知識分子中間,對于《金剛經》的解讀也一改印度佛教重邏輯推導、抽象晦澀的風格,積極融合儒道思想,使得《金剛經》在義理解釋方面產生了本土化特色??疾椤督饎偨洝方饨浭?,以宗密《疏論纂要》、朱棣《金剛經集注》、智旭《金剛經破空論》等為代表的解經之作,均偏向于將“空”與“佛性”“如來藏”等實體思想相結合,將“空”實體化,使得《金剛經》在中國的解釋,由強調“緣起性空”逐漸轉向“佛性實有”,從而將《金剛經》由談空之經轉變為說有之經。在這一過程中,《金剛經》的解釋也就在義理方面完全本土化了。

              其次,《金剛經》解釋的中國化并不排斥印度原典,回歸印度原典是推動中國化的手段。在《金剛經》的注疏過程中,《金剛經》在印度最有影響的注解都先后被翻譯成中文,元魏菩提流支首先翻譯了《世親論》和《金剛仙論》,隋達摩笈多翻譯出《無著論》,唐義凈翻譯出《世親論》的異譯本,唐地婆訶羅又翻譯出《功德施論》。早在隋唐之際,天臺智顗和嘉祥吉藏的《金剛經》注疏便開始關注印度注解,到唐宗密《疏論纂要》較為完整地融合了《世親論》《無著論》和《功德施論》,再到明代朱棣《金剛經集注》中廣泛征引《金剛仙論》,以及大量的明清注疏對于“一十八住”和“二十七疑”的推崇,都可以看到印度注解對中國解經思想的影響。即使是在近人江味農《金剛經講義》和丁福?!督饎偨浌{注》中依然會回到印度注解,尤其是《世親論》《無著論》和《功德施論》三論。這說明了佛教中國化,從來沒有脫離印度原典,相反回歸原典推動了《金剛經》解釋的中國化發展。從對《金剛經》精神的把握來看,印度注解重視“住”和“疑”,即“安住”和“斷疑”的功夫,而中國的《金剛經》解釋重視“明心見性”,正是繼承了從“斷疑”到“安住”的印度佛教精神,進而發展出禪宗“無住生心”的中國佛教精神。

              佛教中國化是印度佛教傳入中國后,經過一系列的文化選擇逐漸實現本土化發展的過程。從《金剛經》解經史來看,中國佛教最終選擇了《金剛經》作為般若經的代表經典,在解經版本上選擇了以羅什譯本為底本;在結構劃分上以“三分法”“三十二分法”為主流;在解釋風格上形成了以禪宗為代表的簡易化和以臺賢宗為代表的方便化風格;在解釋方向上展現了中國化和回歸印度原典并行的趨勢,《金剛經》解釋中的種種選擇和趨向體現了佛教解經對佛教中國化發展需要的回應,也是佛教中國化深入佛學思想解釋層面的具體體現。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金剛經》解經史與佛教中國化問題研究”(16BZJ010)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洪L安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琲)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