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社科評論
            【社科時評】俄烏沖突凸顯歐洲之無奈
            2022年03月01日 17: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超 龍希 字號
            2022年03月01日 17: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超 龍希
            關鍵詞:俄烏沖突;歐盟;地緣政治;國家安全

            內容摘要:歐洲要想成為名副其實的地緣政治行為體,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在此之前,將不得不繼續面對地緣政治的無奈現實。

            關鍵詞:俄烏沖突;歐盟;地緣政治;國家安全

            作者簡介:

             

              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烏克蘭局勢急劇惡化。作為烏克蘭的近鄰,歐盟及其成員國不可避免地受到俄烏沖突升級所造成的沖擊,承受與俄關系惡化帶來的后果。

              隨著烏克蘭局勢惡化,在美國的推動下,歐盟及其成員國宣布對俄羅斯采取包括制裁俄政府個人和實體、對俄羅斯飛機關閉領空、將俄羅斯部分銀行排除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國際結算系統等嚴厲的制裁措施。這在給俄羅斯帶來困難的同時,也將很大程度上損害歐洲的經濟利益。而“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也成為俄烏沖突的犧牲品,從而給歐洲的能源供應帶來挑戰。此外,根據聯合國難民署2月27日的消息,已有超過20萬烏克蘭人逃離家園,其中一半多進入了波蘭和羅馬尼亞等歐盟成員國。俄烏沖突產生的大量難民,也將使歐盟不得不面對沉重的人道主義壓力。

              烏克蘭危機自發生以來就引起歐洲的高度關注。去年年底烏克蘭局勢升溫后,歐盟和法德等國為緩和危機采取了大量的外交行動,竭盡全力試圖阻止局勢失控。歐盟和法德曾一度寄希望于法德俄烏四國會談的“諾曼底模式”,在和平解決爭端的同時,展示歐洲在美國之外自主解決地緣政治沖突的能力。今年1月26日和2月10日,四國舉行了兩輪“諾曼底模式”會談,但收效甚微。此外,法德領導人也開展斡旋活動。2月7日至8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訪問俄羅斯和烏克蘭,與普京進行了長達5個多小時的會談;2月14日,德國總理朔爾茨訪問基輔,之后接著到訪莫斯科,與普京進行會談,試圖為外交解決爭端尋求出路。而根據馬克龍的說法,就在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之前幾個小時,他和其他歐洲領導人還在與普京討論實施明斯克協議的細節。

              法德等歐洲國家為了防止沖突爆發,不可謂是不盡心竭力,但最后的結果表明,歐洲國家即使有心也無力改變局勢走向。這是因為從根本上來說,歐盟和法德的“硬”實力相對有限,難以在地緣政治和安全這樣的“高端政治”議題上發出強有力的聲音。 

              歐洲長期依賴美國的軍事保護,安全防務領域的一體化進展緩慢且程度有限。歐洲領導人也試圖增強自身的政治和外交獨立性,建設歐洲自己的安全力量。2019年新一屆歐盟領導人上臺后,高調將自身定位為“地緣政治委員會”,強調歐洲的“戰略自主”。去年9月,歐盟提出了“全球門戶”倡議,試圖和“一帶一路”倡議開展競爭。此外,歐盟在法國、德國和荷蘭之后,提出了自己的“印太合作戰略”。去年年底,歐盟還提出了“歐洲軍”建設的時間表,計劃在2025年前建立一支5000人規模的軍事聯合力量,以便在不依賴美國的情況下對一系列危機進行干預。這些都彰顯了歐盟試圖以更加自主的姿態,在大國博弈中扮演更大角色的雄心。

              然而,歐盟盡管表現得雄心勃勃,卻缺乏將理想轉化為現實的能力。歐盟的“全球門戶”倡議提出后,飽受資源投入不足質疑的困擾,而“印太合作戰略”也被質疑是將歐盟的主要精力和資源用錯了地方。有歐洲學者就指出,歐洲的“后院”不在印太,而是在周邊國家和地區,歐洲更應當關注這些地區。而就“歐洲軍”來說,且不論這支規模不大的軍隊尚停留在紙面上,即使最后建設成軍也難以取代北約的地位,更無力應對俄烏沖突這樣規模的危機。盡管法德等國不愿意過分依賴美國,但短期內無法改變以北約為主導的歐洲安全框架。

              需要指出的是,當前盡管美歐之間在制裁俄羅斯問題上暫時站在了一起,但美歐利益的分歧依然存在。美國積極推動對俄制裁升級,但對法德等國來說,對俄羅斯采取大規模制裁并不是其想看到的。部分歐盟成員國依然試圖盡快通過外交方式為沖突降溫。2月25日,馬克龍表示,“我有責任保持大門敞開,渠道暢通,以便在條件合適的時候,可以找到停止敵對行動的辦法”。2月26日,匈牙利也主動提議俄烏在布達佩斯進行會談。如果未來俄烏沖突逐漸緩和,歐洲可能在對俄政策上再次表現出相對于美國一定的獨立性。

              總之,俄烏沖突及其引發的嚴重后果表明,即使是對于發生在自己家門口的沖突,歐洲能發揮的作用也是有限的。這對歐洲實現“戰略自主”的雄心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對歐洲來說,要想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地緣政治行為體,仍有很長的路要走,而在此之前,將不得不繼續面對地緣政治的無奈現實。

             

              (張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龍希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聲明:該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中國社會科學網立場】

            作者簡介

            姓名:張超 龍希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村村)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