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社科評論
            【社科要論】烏克蘭危機后的國際秩序發展道路
            2022年03月01日 17:2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肖河 字號
            2022年03月01日 17:2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肖河
            關鍵詞:烏克蘭危機;俄烏沖突;國際秩序;人類命運共同體

            內容摘要:國際社會尤其需要理解中國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和人類共同價值觀,走出一條人類歷史上的新路。

            關鍵詞:烏克蘭危機;俄烏沖突;國際秩序;人類命運共同體

            作者簡介:

             

              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西方世界內部一直處于相對穩定的狀態,這又被部分人稱為“美國治下的和平”。這種和平有三根支柱,分別是政治上的普遍西式民主、經濟上的西方一體化和軍事上的“西方共享安全”。所謂共享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美國承擔西方世界絕大多數的防衛責任,以說服其他國家在安全和外交上配合美國的偏好。在冷戰后,這一所謂“美國治下的和平”開始在華盛頓的有意推動下向世界范圍內擴散。這一擴散的標志性事件就是海灣戰爭。當時,美國對遭遇伊拉克入侵的科威特并沒有正式的防衛義務,然而仍扛起了集體安全的大旗,發起沙漠風暴行動,最終迫使伊拉克退出科威特。

              此后,美國又在原南斯拉夫和大中東地區以“人道主義”或者“反恐”為名發起了一系列干涉。這些行動共同發出了一種信號,那就是美國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警察”。不少其他國家也產生了一種印象,那就是既然美國連他國的內部事務都能隨意干預、動輒出兵,那自然更不會允許其他國家在沒有得到美國同意的情況下對外動用武力。這一心理也就逐漸成為冷戰后美國大力推行的自由霸權秩序的基石。正是在這塊基石上,美西方及其追隨者才能無所顧忌地推進政治上的西式民主化和經濟上的超級全球化。

              在烏克蘭危機中,這一基石終于被俄羅斯敲得粉碎。在此之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美國不反對的國家間戰爭。遠的有2008年的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戰爭,近的也有2020年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的納卡之戰。但是這些戰爭的規模和性質都無法與當前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特別軍事行動相提并論。在俄羅斯采取行動之前,美國對俄展開了全方位的情報監控和即時信息披露,同時反復以“毀滅性經濟制裁”為威脅,采取了除直接以戰爭相威脅以外的所有威懾手段。然而這些措施都沒能阻止俄羅斯按照自身意志對外采取軍事行動。這標志著美國在國際體系中不再擁有事實上的“軍事特權地位”,其他大國同樣可以自行其是。在短短幾天中,當今世界似乎就擺脫了日漸虛幻的“美國治下的和平”,重新面對美國霸權已經足夠脆弱的現實。

              然而,盡管所有國家都在不同程度上認識到了美國霸權的衰微,認識到華盛頓沒有也不能維護各國的普遍安全,認識到美國難以再像過去那樣顯著影響全球的政治和經濟發展方向,但是對于國際秩序應該向何處去仍然有不少分歧。其中,有不少國家或明或暗地鼓吹“走回老路”。第一條“老路”是回歸“平行世界”。美西方國家中有不少人就持有這種看法。他們主張既然自身試圖推廣的國際秩序不受歡迎,那就退回狹小的西方世界,對世界其他地區“不聞不問”,追求小范圍內的穩定和繁榮,放任國際社會逐漸裂變為西方世界和非西方世界這兩個更少相交的平行世界。更有甚者,還有人試圖將這種平行關系塑造為冷戰的兩極對峙狀態。在這些極端分子看來,對于不愿意接受西方秩序的國家特別是中國,美西方國家不僅要在政治和安全上不斷加壓,還應當在經濟和社會交往上最大程度地“脫鉤”。對這些人來說,冷戰并非是對全人類的考驗和災難,而是已經被證明過的能夠戰勝“對手”的途徑。他們正因此極力推動割裂國家社會的平行世界再度浮現。

              另一條“老路”可能要走得更遠,那就是重新回到19世紀,回到國家間只有赤裸裸的權力政治、國家內充斥主體民族沙文主義的舊時代。這類聲音一方面主張各大國將整個世界劃分為大大小小的勢力范圍,同時這些勢力范圍在政治、經濟和安全上都有相當程度的排他性。另一方面主張在國內推行極端的民族和宗教思想,制造不同群體之間的不平等和壓迫。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當前的烏克蘭危機之所以會爆發,正是因為上述“舊思維”的長期疊加影響。一方面,大國將烏克蘭視為“非此即彼”的需要爭奪的“地盤”;另一方面,烏克蘭政府于國內又在推行極端的“去俄羅斯化”議程,導致社會動蕩不安。

              不論是平行世界還是舊式的多極世界,它們都不應該是國際社會的未來,也都不可能是國際秩序發展的正確道路。借用涂爾干的理論,這些錯誤道路的本質都是醉心于所謂“機械團結”,亦即認為只有性質高度一致的單元才能組成有凝聚力的共同體,因此不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以強化同質性為原則、以“黨同伐異”為圭臬,不能接受不同行為體之間的諸多差異。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讓不同國家和族群之間的沖突愈演愈烈。不論是在歐美,還是在亞太,這種所謂認同和文明沖突近年來都屢見不鮮。

              發生在烏克蘭的危機還在不斷發酵。隨著沖突的持續,民族和國家間的仇恨和猜忌還在滋長,美西方借此對俄施加的一系列制裁以及將中俄相“捆綁”的宣傳手法還在讓世界加速走向裂變。當此時也,國際社會尤其需要理解中國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和人類共同價值觀,用“和而不同”的有機團結思維代替“選邊站隊”的機械團結思維,共同發展出一套符合21世紀要求的新型多極化世界秩序,走出一條人類歷史上的新路。從各國在烏克蘭危機中的表現來看,未來的國際秩序會向何種方向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將取決于中國以何種心態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又以何種力度和方式來有效踐行和推廣進步的國際安全理念。能否將國際秩序引領至正確的發展道路是時代給予中國的嚴肅考驗和重大使命。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外交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員) 

             

              【聲明:該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中國社會科學網立場】

            作者簡介

            姓名:肖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村村)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