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讀刊·中國學派
            解讀歐洲環境:歷史的視角
            2022年09月06日 09:24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 作者:克里斯托弗·毛赫 字號
            2022年09月06日 09:24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 作者:克里斯托弗·毛赫
            關鍵詞:解讀;歐洲;環境;歷史;視角

            內容摘要:以慕尼黑和巴伐利亞為例,筆者討論了環境要素特別是水對于地區環境史起到的重要作用。

            關鍵詞:解讀;歐洲;環境;歷史;視角

            作者簡介:與東歐、西歐是一種政治劃分不同,南歐、中歐和北歐是環境史意義上的歐洲地域分野。地理、氣候、人口密度等是環境史的重要因素。古代到近現代,南歐、中歐和北歐的環境史各有代表性的事件和重要課題,主要與自然資源的不同和人類工農業活動的差異等有關。以慕尼黑和巴伐利亞為例,筆者討論了環境要素特別是水對于地區環境史起到的重要作用。

              內容提要:與東歐、西歐是一種政治劃分不同,南歐、中歐和北歐是環境史意義上的歐洲地域分野。地理、氣候、人口密度等是環境史的重要因素。古代到近現代,南歐、中歐和北歐的環境史各有代表性的事件和重要課題,主要與自然資源的不同和人類工農業活動的差異等有關。以慕尼黑和巴伐利亞為例,筆者討論了環境要素特別是水對于地區環境史起到的重要作用。 

              作者:克里斯托弗·毛赫(Christof Mauch),1990年獲圖賓根大學博士學位,2007年起任慕尼黑大學教授,2009年至今任慕尼黑大學蕾切爾·卡森環境與社會中心主任、美國文化講席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榮譽教授。曾任歐洲環境史學會(ESEH)主席。他近期已出版的著作有:Slow Hope: Rethinking Ecologies of Crisis and Fear (2019); Urwald der Bayern (Bavaria’s Primeval Forest)(2020); Paradise Blues: In Search of American Nature (2021).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P70—P77 

              譯者:徐露、陳嘉梓、李星皓    

              責任編輯:梁光嚴   張南茜 ?

              引言  

              與東歐、西歐是一種政治劃分不同,南歐、中歐和北歐是環境史意義上的歐洲地域分野。本文將按照上述劃分,介紹古代到近現代的歐洲環境史,梳理歐洲環境史的代表性事件和重要課題。最后一部分,將關注慕尼黑和巴伐利亞的環境史,分析環境要素特別是水對于當地發展的重要性。 

              歐洲環境史概況  

              歐洲環境的基本特征 

              歐洲面積比非洲和亞洲小得多。有人認為,歐洲太小了,只能算是一個依附于亞洲的半島。實際上,在遠古時期,如今隔開歐亞的海域都是連通的,而人們現在所知的各大洲那時都處于同一塊大陸。山脈和河流是歐洲最典型的地形特征,通常也是國家間的自然邊界。例如,比利牛斯山脈是法國和西班牙的邊界。海洋也是國家間的自然邊界,英國、冰島等島國就是例證。意大利等大陸國家則以地中海作為南部邊界。 

              歐洲各地在氣候上有著顯著的不同。第一是溫度,北歐很冷,南歐很熱,中歐則是夏熱冬冷。第二是日照時數,地中海地區日照充足,一年有超過2500小時的日照。中歐地區年日照時長少一些,介于1600—2000個小時。蘇格蘭、冰島和北歐地區的日照時長就更少了。第三是降水,西班牙南部的阿爾梅里亞(Almeria)每年只有26天有降雨,中歐的慕尼黑有129天,歐盟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則多達199天。 

              歐洲的人口密度也存在很大差異。地中海西部沿海地帶以及西歐各國的首都是人口聚集地,如西班牙馬德里、法國巴黎、英國倫敦、荷蘭阿姆斯特丹、比利時布魯塞爾。歐洲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幾條人口帶上(圖1)?!八{香蕉地帶”(Blue Banana),自意大利北部向西北方向延伸到英格蘭,約有1.1億人口?!敖鹣憬兜貛А保℅olden Banana),在地中海西北部沿岸地區,約有1500萬人口。  

              自然特征差異造成南北歐人文景觀迥然不同。舉幾個例子:冰島的房子沒有煙囪,因為那里普遍使用地熱能;北歐人保持著穿戴羊皮游行的維京人傳統習俗;而南歐氣候溫暖,草地茂盛,承襲了很多意大利的傳統習俗。  

              南歐環境史 

              南歐氣候是典型的地中海氣候,夏季日照充足,滿足了橄欖樹的光照需求,所以地中海沿岸是橄欖樹的樂園。而在德國、法國和英國,橄欖樹非常少。地中海地區第二種重要作物是葡萄,伊比利亞半島、意大利、希臘和土耳其西部等地中海沿岸地區都大量種植葡萄,葡萄酒成為南歐重要物產。第三種重要作物是小麥,當然小麥不僅僅只在南歐種植,在北歐和中歐也很常見。作物影響了飲食,地中海式飲食包括橄欖、葡萄酒、土豆和意大利面。 

              用于引水的羅馬式水渠(如加德橋,Pont du Gard)是適應地中海地區有限降水條件的典型景觀。因為缺水,法國和意大利的地中海沿岸區域有很多羅馬式水渠。2000多年前,羅馬帝國的水渠保障了城市用水。水渠的建設也改變了自然景觀,森林遭到砍伐,林地用于放牧,這些活動造成了水土流失。 

              總結一下南歐的景觀特征:陽光充足;主要作物是橄欖和葡萄;飲食以谷物、蔬菜和水果為主;水資源較為匱乏;地勢比較陡峭;工業較少。 

              南歐的地質演變歷程如下:最開始亞、非、歐三大洲都處在一塊大陸,此后亞歐板塊向南擠壓、非洲板塊向北擠壓并持續至今,導致該地區地質結構很不穩定,海嘯、地震、火山爆發頻繁發生。1999年,土耳其伊茲米特(Izmit)大地震摧毀了很多建筑,誘發許多次生災害?;鹕皆诘刂泻5貐^也很常見,西西里島埃特納火山就是個例子。曾幾何時,意大利與突尼斯、土耳其的亞歐部分都是可以通過陸路相通的,公元前1萬年的大洪水淹沒了這些通道,地中海從此連成一片。人們相信,這次洪水就是宗教神話故事諾亞方舟中的大洪水。這次洪水后,黑海和地中海才連成一體。 

              南歐的環境史有著不同的階段。米諾斯文明(公元前 2700—前1600年)興盛時,克里特島是歐洲世界的中心。那里有雄偉的宮殿、浴場、精美的陶罐和漂亮的壁畫,其中一些存留至今。但在公元前1600年左右,米諾斯文明突然終結了,它的消失可能與火山爆發等自然災害有關??死锾匚拿鹘Y束后,地中海進入了希臘時代。希臘人駕駛船舶在地中海建立起海洋帝國,他們不深入內陸,只在沿海地區開展貿易。希臘人之后是羅馬時代,羅馬將地中海變成它的內湖。憑借船只,羅馬人可以暢游整個地中海,這也是羅馬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希臘羅馬文明改變了地中海地區的景觀。該地區曾經郁郁蔥蔥,連古代詩人都不禁贊嘆它的美。但照明、供暖、烹飪、制陶、冶金、造船及修筑宮殿等源源不斷的需求,使得成片的森林遭到砍伐。伴隨著景觀的改變,環境也遭到了破壞。希臘以白銀作為貨幣,但生產白銀需要大量木材,一萬噸木材只能生產一噸白銀。不僅如此,銀礦中的鉛還會引發空氣污染。另一個環境問題與羅馬人開采用于雕刻和建筑材料的大理石有關。例如,大約公元100年左右,羅馬人開采了著名的卡拉拉大理石(Carrara Marble)。 

              在中世紀的歐洲歷史中,地中海仍然占據中心地位,其中最有名的例子是威尼斯。通過地中海,威尼斯商人向西北可達英格蘭,向東可以獲取東方的香料,如印度的胡椒、中國的姜。香料貿易線路貫穿歐洲大陸,使威尼斯和地中海世界變得富有。如果說古典時代地中海最昂貴的是冰,那么中世紀地中海最昂貴的則是鹽和香料。得益于香料貿易的繁榮,14世紀時威尼斯已有14萬居民,當時建造的雄偉建筑群屹立至今。 

              到16世紀新航路開辟時代,美洲的煙草、紅薯、土豆、番茄等作物傳入歐洲,歐洲的作物、牲畜和疾病也傳播到了新大陸,這就是所謂的“哥倫布大交換”。與此同時發生的是西班牙和葡萄牙兩大帝國的擴張。大西洋上的一些小島為帝國擴張提供了便利,葡屬馬德拉群島就是例證?!榜R德拉”在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中的意思是木材。1425年之前,馬德拉群島無人定居。后因需要木材,葡萄牙人來到島上伐木,將砍伐的樹木運回葡萄牙用作建材。葡萄牙人意識到當地的熱帶氣候適宜耕作,于是在馬德拉群島上種植蔗糖,還釀造香甜的葡萄酒。該群島只是葡萄牙在大西洋上的領地的一部分,葡萄牙人占據了大西洋上的許多島嶼。他們還在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海岸開展殖民活動,即便不深入內陸,也足以發財致富。緊隨西班牙和葡萄牙之后,英國將地中海地區作為帝國擴張的一個方向,控制了直布羅陀(1704)、馬耳他(1814)及塞浦路斯等地,這些地方成了非常重要的農產品和橄欖、葡萄酒等異國作物的產地。 

              農業革命的速度是南北歐的另一個重大區別。與歐洲北部相比,歐洲南部的農業革命進展緩慢。1925年時,仍有大約50%的意大利人從事農業勞作,而同時期的德國只有25%。如今的意大利還有20%的人口從事農業,這一數字在德國只剩下5%。歐洲南部農業革命的緩慢,與當地多山的地形和氣候有關。 

              南歐也面臨著一些環境挑戰:長期種植葡萄導致土壤侵蝕與水土流失,如果不進行保護,葡萄園最終都將消失。農業也需要塑料大棚的支撐,南歐至今仍是歐洲主要的農業基地,塑料大棚是南歐的一大典型景觀。西班牙的阿爾梅里亞(Almeria)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溫室大棚,占地26000公頃。它現在是歐洲最熱的地區,年平均降水天數只有26天。這里如同塑料的海洋,種植著面向歐洲市場的蔬果。果蔬種植業也帶來了另一個問題,南歐農業利用非洲移民勞工作為勞動力,但他們的生活環境很惡劣。這既是社會問題,也是環境問題。極端天氣的增多,也困擾著南歐地區。侵襲沿海地區的颶風、自撒哈拉沙漠穿過西班牙一路深入歐洲腹地的塵暴(圖2)等問題,在以前是沒有的?;哪瘑栴}在南歐也很突出,其中西班牙、西西里島,還有希臘,情形最為嚴峻。相比北歐與中歐,南歐未來面臨的荒漠化挑戰將越來越嚴峻。 

              顯然,地中海地區的環境條件是南歐發展的主要制約因素。自上古直至近代早期,近海的地理位置和溫和的氣候都對南歐十分有利。在此之后,森林濫伐、水土流失、群山陡峭和夏季炎熱干燥都成了問題。進入工業化時代,固守農業的發展策略使地中海原有的優勢轉為劣勢。工業發展的差異造成了地區發展的不平衡,例如意大利南部不如意大利北部的工業區發達。今天的南歐仍是歐洲的蔬果種植基地,同時深受荒漠化等環境問題的困擾。  

              歐洲北部、中部地區環境史 

              水資源情況的差異,使得南歐與北、中歐面臨的挑戰并不相同。南歐水資源匱乏,而北歐、中歐水災頻發,面臨季節性洪水、土壤鹽堿化等問題。水在南北歐的用途也不同。在南歐的希臘,80%的水用于農業。而在法國,那里有豐富的水資源,75%的水用于冷卻核電站反應堆。中歐的水資源則多用于水力發電,像在多山的奧地利,人們修建了很多水壩,這可以追溯到中世紀人們用水磨產生能量,水力發電如今是奧地利的重要電力來源??梢?,阿爾卑斯山兩側的中歐和南歐對水資源的利用是完全不同的,北歐、中歐常常利用水能發電,而南歐由于沒有足夠的水資源,保障農業用水成了首要任務。 

              中歐與北歐的環境史可以追溯到末次冰期(距今約11500—11700年)。那時冰雪覆蓋了一切,英國、挪威、瑞典、丹麥、波羅的海沿岸、芬蘭、俄羅斯北部及阿爾卑斯山都是冰川。冰期結束后,冰川融化形成的優質表層土適合農業耕作,從南歐向北遷徙的移民逐漸增多,并在中歐和北歐定居下來。古典時代,羅馬人雖然不能穿越太平洋和亞洲大陸,但能在歐洲自由地遷徙。今天的德國和英國還能見到羅馬人留下的羅馬界墻,類似于中國的長城。在英國,羅馬界墻被稱為“Limes”,這個詞在拉丁語中表示邊界。羅馬人有時以河流或山脈作為邊界,有時也用界墻充當邊界,并利用界墻征稅。盡管中歐地區擁有優質的表層土,但該地區的農業起步于大約1000年前,比地中海地區晚了很多。到1500年,中歐約有一半的林地消失,耕地面積增長了50%。機械犁的發明,是耕地面積增長的重要原因。隨后的兩大可怕災難改變了歐洲環境,它們對中歐和北歐的影響遠甚于南歐。第一個災難是黑死病,給北歐和南歐都帶來了巨大沖擊,30年內歐洲死亡人數達到了驚人的2500萬。第二個災難是小冰河期(大約1400—1850年)的到來,影響了整個北半球。在中世紀,地中海地區、中歐及北歐曾有過一個氣候較為溫暖的時期,人們感到氣候變得越來越適宜。進入小冰河期,氣溫急劇下降,帶來了很多問題,特別是在北方的格陵蘭島。格陵蘭島上的地表水都結成了冰,維京人無法獲取飲用水,也無法通過海運從丹麥獲得糧食,由此不可避免地發生了饑荒。一些人選擇離開格陵蘭島前往丹麥或斯堪的納維亞,留下的人很少幸免于難。不僅是格陵蘭島,在那個極端寒冷的時代,英國泰晤士河的冰層又硬又厚,以至于人們可以在泰晤士河上散步甚至跳舞。 

              小冰河期過后,歐洲人口再次激增(圖3)。到1750年左右,恢復到了災難前的水平。人口再次增長的原因有很多,首要的是美洲土豆的引入與種植。土豆取代了小麥,前者每英畝產量比后者足足高出3倍。1701年播種機的發明與應用,還有三葉草用于施肥,都促進了農業的發展,養活了更多的人口。從東歐進口的谷物也促進了人口的增長,這得益于東歐土壤肥沃、交通條件改善與運輸工具的進步。歐洲人也通過大規模開墾耕地滿足食物需求,例如荷蘭的填海造陸、北歐的森林砍伐。公元1000年后,中歐地區許多林地消失了,生物多樣性也隨之減少。中世紀的土地是小且分散的,農民擁有自己賴以生存的土地,還可以利用公地。中世紀晚期到近代早期,英國領主開始了圈地運動,大肆圈占小農的土地,種植卷心菜、土豆等作物或用于放牧。圈地運動使貧富分化日益明顯,最終形成了一幅貴族鄉紳打獵、農民在田間辛勤勞作的圖景。 

              近代早期的歐洲能夠變得富裕,無疑得益于對外擴張。例如,歐洲殖民者攫取美洲種植的棉花、煙草,役使運到美洲的黑奴,從美洲獲取金銀,在美洲砍伐森林,等等。歐洲以外的地區幫助歐洲積累了巨額財富。1500—1800年歐洲從南美開采的白銀,用今天的貨幣計算,價值達到世界年生產總值(GDP)的兩倍以上。另一方面,煤炭取代了木材,成為支撐歐洲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工業革命能在英國起步的條件之一,就是英國擁有豐富的煤礦。工業革命開始時,英國的木材儲備只能用一年,煤的發現和挖掘地下煤礦技術的掌握扭轉了這一局面。對婦女和兒童在內的勞工的壓榨,也讓英國工業革命走向高潮。19世紀,煤、天然氣和石油等不可再生資源促進了歐洲的發展,特別是促進了英國的發展。英國能夠成為工業革命的領頭羊,煤炭是關鍵因素。意大利的煤礦比英國少得多,更依賴木材、畜力和人力。歐洲經濟發展的第三個因素是農業革命。英國人口在1800年前后開始急速增長,伴隨著農業生產技術的大幅進步,每單位農田可以生產更多糧食。農業革命的發展重心在北歐和中歐,而不是在南歐。隨著技術的進步,英國的人均產量也一路高漲。對英國來說,運河開拓的意義也相當重大,它方便了煤炭運輸,降低了運輸成本,使得英國煤炭運輸成本低于歐洲大陸。英國的交通系統四通八達,船只可以到達各地。在鐵路出現之前,煤炭主要靠船運。船行駛在運河里,將煤炭運輸到整個歐洲大陸,成本也更為低廉。 

              但工業革命也帶來了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在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筆下,泰晤士河污染嚴重,城市里老鼠肆虐,煙霧繚繞。在19世紀的小說中,工廠的煙囪是財富的象征,是受人們歡迎的事物。但過了一段時間后,人們意識到城市污染不是他們想要的,于是搬到鄉下居住,并在那里萌生了新的荒野觀。在英國鄉村,19世紀富人修建的城堡和莊園隨處可見。 

              20世紀以來的歐洲,則面臨嚴峻的環境挑戰。以萊茵河為例,人們為了提高航運效率、防洪等目的而改造了這條河流,但洪水反而愈演愈烈,經常淹沒周邊的田地。當代歐洲環境史的關鍵詞是“大加速”(Acceleration),從1950年開始,世界人口、用水量、紙張使用量、機動車輛數量、水壩數量等要素都開始加速增長。約翰·麥克尼爾(J.R. McNeill)等許多人提到的“大加速”,似乎正在毀滅人類居住的星球。發達地區的經濟增長建立在剝削貧困地區自然資源和勞動力的基礎之上,而發達地區產生的垃圾也會轉移到落后地區。這就是為什么歐美得以迅速發展的原因。另一個與“大加速”相關的問題是物種滅絕。伴隨著全球人口增長,地球上的物種減少得越來越快。生物多樣性減少不僅是歐洲的問題,更是全世界都在面臨的問題。 

              環境問題使歐洲人的環保意識開始覺醒。1952年,倫敦煙霧事件造成1.2萬人死亡,英國《清潔空氣法案》(Clean Air Act of 1956)因而誕生,倫敦的空氣得到了有效改善。時至今日,開車進入倫敦市中心仍需要付費,這實際上是一種激進的環保意識。如今,德國是環保主義者的集中聚居地。20世紀70年代以來,地球日(Earth Day)、反核抗議(Antinuclear Protest)等環?;顒语L起云涌。很多德國人反對使用核能。福島核電站泄露事件發生之后,德國更是停止了核能使用。德國的年輕人環保意識特別強烈,提出了“這一刻,為氣候投票”的口號,25歲以下的選民傾向于支持綠黨。如今的綠黨是德國第二大黨,綠色行動主義(Green Activism)在德國受到廣泛歡迎。 

              聚焦慕尼黑環境史  

              慕尼黑地處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是僅次于柏林、漢堡的德國第三大城市。巴伐利亞南靠阿爾卑斯山脈,雪山眾多,是許多河流的發源地。這里的河流與湖泊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冰河期,它們由冰川侵蝕堆積而成,湖泊的水則來自雨水與地下水。還有一些用于泄洪的人工湖。湖泊附近有羅馬時代修建的古羅馬大道,其景觀留存至今。直到19世紀,阿爾卑斯山區都很落后,這里不適合種植小麥、橄欖,只能畜養奶牛。19世紀以后,一些富人被當地優美的景觀吸引,來到這里建起了游泳池和滑雪場,阿爾卑斯山區也成為著名旅游景點。冰川作用塑造了巴伐利亞山、河、湖眾多的地理特征。另外,冰川作用產生的礫石可以鋪設道路。巴伐利亞的河道在歷史上非常重要,用于運輸寶貴的鹽。鹽有“中世紀的黃金”之稱,可以用來保存像魚這樣的易腐食物。阿爾卑斯山區有豐富的鹽礦,這些鹽可以通過伊薩爾河等水路運往歐洲各地。當地城市從食鹽貿易中獲取稅收和利潤,從而變得富有。 

              慕尼黑始建于中世紀,興起于伊薩爾河河畔。實際上,中歐城市大都沿河而建。伊薩爾河對慕尼黑來說意義非凡,用于運輸阿爾卑斯山的木材。要不是阿爾卑斯山的木材,慕尼黑也不會存在。木炭也是當時的一大能源,可用于取暖。慕尼黑的河運非常發達,煤炭島(Coal Island)曾是19世紀70年代歐洲最大的駁船港,每年有1.2萬艘駁船???。伊薩爾河時常泛濫,導致橋梁損毀。為了馴服這條河,人們修建了混凝土路堤,用石橋取代木橋。當地還建設運河,建造水車利用水能。  

              慕尼黑人對水的利用,也值得關注。19世紀慕尼黑的飲用水源主要來自一條叫艾斯巴赫河的運河,但人們也向這條運河排放污水,導致水質不佳。1874年發生的斑疹傷寒,導致慕尼黑400人喪生,人們意識到需要去其他地方獲取飲用水,并建立一個更好的供水系統。死亡的400人中,有一位是巴伐利亞王國的公主,在巴伐利亞王室的支持下,慕尼黑的供水系統得以建立。這里的自來水廠是世界上仍在運營的最古老的自來水廠。水源地的農民也被禁止使用化學農藥,出現了生態農業的雛形。得益于慕尼黑優良的水質,這里生產的優質啤酒也聞名遐邇。當然,慕尼黑啤酒文化得以興盛,也與其他環境要素密切相關。這里的啤酒生產區栽種了栗樹,大片的栗樹葉能避雨遮陽。冰川時期形成的礫石地貌,則有利于慕尼黑酒窖的修建,阿爾卑斯山的冰也可以用來冷卻酒窖。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又開始厭惡人工改造的伊薩爾河,他們希望河流恢復自然面貌。一個為期11年、動用2000臺挖掘機的項目就此展開。這是一個大型的自然景觀恢復項目,人們深挖土地,鋪設混凝土道路。這當然是一種“人造自然主義”(manufactured naturalism),不過看上去很像自然的原貌。另一個人造景觀是慕尼黑奧運會主體育場背后的山丘,一座由二戰后城市廢墟堆積而成的人工堆積山,如今那里是舉行環保示威活動的地方。 

              慕尼黑的“綠色城市”(Green City)政策也值得一提。這里有著非常成熟的太陽能發電和廢棄物利用體系。在慕尼黑城外,市政府還出資修建了綠化帶,用來種植蔬菜。該市也是自行車文化盛行的地方,每年都有自行車時尚展在此舉辦。最后,慕尼黑還有一些可移植的樹木供市民利用,人們可以帶著它們去沒有樹木的地方,把綠色帶到城市的各個角落。 

            作者簡介

            姓名:克里斯托弗·毛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靜)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read_image.gif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