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讀刊·中國學派
            環境史的起源、層次與研究動態
            2022年09月05日 11:17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 作者:唐納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 字號
            2022年09月05日 11:17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 作者:唐納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
            關鍵詞:環境史;氣候變化;傳染病;水;城市

            內容摘要:環境史主要研究人與自然的互動,改變了人們對過去的思考方式,為學界提供了新的議題、研究對象、方法和資料。

            關鍵詞:環境史;氣候變化;傳染病;水;城市

            作者簡介:1941年生于美國加州,1971年獲耶魯大學博士學位,1989年起任堪薩斯大學霍爾美國史杰出講席教授至退休。他是美國環境史的奠基人之一,曾擔任美國環境史學會主席,代表作《塵暴:1930年代美國南部大平原》(1982)曾榮獲美國史學界最高獎項“班克羅夫特獎”。他譯成中文的著作有《自然的經濟體系:生態思想史》《塵暴:1930年代美國南部大平原》《在西部的天空下:美國西部的自然與歷史》及《帝國之河:水、干旱與美國西部的成長》。

              內容提要:環境史作為史學研究的新領域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中期。環境史主要研究人與自然的互動,改變了人們對過去的思考方式,為學界提供了新的議題、研究對象、方法和資料。其研究包括三個層次,“自然”“文化”以及二者的整合。近年來,環境史方面廣受關注的研究課題包括環境史與自然科學的整合、氣候變化、傳染病、水、城市、環境正義、物種、性、環境史的國際化等。 

              作者:唐納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1941年生于美國加州,1971年獲耶魯大學博士學位,1989年起任堪薩斯大學霍爾美國史杰出講席教授至退休。他是美國環境史的奠基人之一,曾擔任美國環境史學會主席,代表作《塵暴:1930年代美國南部大平原》(1982)曾榮獲美國史學界最高獎項“班克羅夫特獎”。他譯成中文的著作有《自然的經濟體系:生態思想史》《塵暴:1930年代美國南部大平原》《在西部的天空下:美國西部的自然與歷史》及《帝國之河:水、干旱與美國西部的成長》。 

              徐露、梁曉儀、李星皓譯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2022年第2期P58—P61 

              引  言 

              作為一個史學研究的新領域,環境史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中期。沃斯特教授是第一批開展環境史專業教學及科研的歷史學家,成為環境史學科發展的權威見證者。在本文中,他介紹了環境史如何在美國興起并向世界各地傳播,分享了其對環境史學研究動態的觀察和思考。 

              環境史的起源 

              1974年,在流經圣安東尼奧市中心的那條河的河邊,兩位年輕的歷史學者相約在公園長凳上碰面。約翰·奧佩(John Opie)是其中的一位,我是另一位。我們都即將參加美國史年會,那里離我們住的旅店不遠。那次美國史年會孕育了一個新的學術組織,叫“美國環境史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Environmental History)。奧佩是學會的主要發起人,他已于2018年去世。我們見面的時候,他就建立這個新組織向我尋求支持,我欣然同意。后來,另一位教授,密蘇里州立大學的蘇珊·弗雷德(Susan Flader)也加入。幾個月后,美國環境史學會在哥倫比亞特區華盛頓舉辦了首次公眾集會,吸引了不少人參加。46年后,這個組織不斷發展壯大并享譽世界,還發行了一份出色的期刊《環境史》(Environmental History)。我來自南加州的荒漠,尼德爾斯鎮(Needles)是我出生的地方,北美大平原上的豐美草地是我的成長之地。1971年,我從新英格蘭地區的耶魯大學畢業,在那里的學習經歷讓我成為一名歷史學者。加州的荒漠和美國西部的草原,激發了我對環境史的研究熱情。 

              環境史產生于美國乃至全球的特定時代。20世紀六七十年代是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1963年,華盛頓爆發了民權運動,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發表了著名演講《我有一個夢想》。民權運動由此誕生并不斷壯大,目標是爭取有色人種的平等權利。緊接著,越南戰爭動搖了美國的核心地位。與此同時,女權運動也如火如荼,女性尋求平等的社會地位和決定自己生活的權利。環境危機和環境運動也成為重要的社會議題。1970年,美國的一些學生組織了第一個“世界地球日”,后來發展成覆蓋200多個國家的國際性運動,時間定為每年的4月22日。以蕾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為代表,環境保護主義者、科學家和社會活動家開始表達對污染、輻射、物種滅絕等環境問題的深切關注。盡管我一直在談論美國的人物和運動,但類似的事件在世界各地都發生了。 

              顯然,我們需要一門新的歷史。美國環境史學會創建之后,歐洲環境史學會(European Society for Environmental History)也終于在1999年建立。近幾年,東亞環境史學會(East Asian Environmental History Association)在日本建立。如今,世界各地有上萬名歷史學家自稱從事環境史研究。我從未想過我與約翰在公園長凳上的那次促膝長談,能讓環境史發展成如今的規模。感謝約翰和支持我們的人們,這種新的歷史研究吸引了全世界的歷史學家參與其中。 

              環境史的基本內容 

              環境史改變了我們對過去的思考方式,提供了新的議題、研究對象、方法和資料。它是一個極其開放和“共有”(collective)的領域?!肮灿小币馕吨h境史沒有嚴格的學科邊界,也不存在絕對的標準去評判某項研究是不是環境史??偟膩碚f,我們認為,環境史研究的是人與自然的互動。 

              人是文化的動物,但文化源于自然,我們的信仰、價值觀、思維和感知方式與自然環境密不可分。人類的社會生活也離不開從自然環境(Non-Human Environment)中獲得食物和能量。所以,伴隨著自然的演化,人類與環境之間進行著交換,這一過程宛如一場雙人舞,但并不總是愉快的舞動,有時也充滿了沖突和破壞。很多批評環境史的人士認為,早在很久以前類似的研究就出現了,環境史的提法毫無新意。誠然,過往的研究者也曾關注一些現今環境史討論的話題,但他們只是孤立地探討自然、人口與土地。這些研究者主要是地理學家,特別是歷史地理學家,他們的工作并不是環境史研究。很大程度上,地理學家并不研究自然環境,他們關注的是空間,而環境史關注的是自然、進化、植物、動物、土壤、水、山脈、河流、氣候、大洲及海洋,所有這些東西都是具象而非抽象的。這正是地理學與環境史的差異所在。事實上,越來越多的歷史地理學家開始自稱為環境史學家,他們也不再只是研究空間。環境史是一個極其開放的領域,人類學家、經濟學家、政府工作人員,乃至想要探究過去人與自然關系的任何人,都可以參與進來。 

              環境史研究的三個層次 

              環境史并不是空想的研究。早在1990年,我就開始嘗試確定環境史研究的層次。每一個層次都很重要,借鑒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知識體系,因此需要不同的分析路徑。歷史學家需要了解這些層次之間的關聯并進行整合。當然,具體如何操作并沒有單一的答案,每個人的整合和關聯方式各不相同。 

              環境史的第一個層次是“自然”。研究者需要了解過去自然環境的結構,以及環境是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演變的。這項工作是有難度的,我們應該學習環境史的先驅——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達爾文是英國博物學者(naturalist),他的《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Species)一書自1858年出版后一直震撼著世界。我認為,環境史是達爾文科學和哲學革命的組成部分。 

              環境史的第二個層次是“文化”。它涉及人類社會與自然的種種聯系。意識形態、宗教、藝術、法律,還有神話,所有這些都是人與自然共舞的一部分。環境史學者試圖了解人們如何感知環境,以及人們如何受到信仰和價值觀等文化因素的影響。 

              環境史的第三個層次整合了“自然”和“文化”。人類不僅改變了自然的面貌,也改變了人類社會內部的相互聯系。最大的問題在于,在上述過程中,有些人獲得了權力,有些人喪失了權力,環境史的相關研究有助于我們理解權力的分配與轉移。第三個層次的內容是環境史研究的“中間地帶”。在這個地帶,自然與文化相遇、產生互動并塑造著彼此。 

              這三個層次是環境史研究的主要內容。實際上,不同的歷史學家對這三個層次的側重各有差異。 

              環境史的研究動態 

              在過去數年里,環境史存在以下研究動態: 

              1.環境史與自然科學的整合。環境史學家向自然科學家尋求數據、視角及理論。在這個意義上,“環境史”也可以叫做“生態史”。也有人認為“生態史”的提法不夠寬泛,因為環境史涉及各種各樣的科學門類。環境史學家相信科學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過去,并不斷整合跨學科的知識體系。 

              2.氣候變化。環境史越來越關注氣候變化及其影響,對過去的研究一定程度上能預料未來會發生什么。即便今日的情形與往日不同,我們仍可以從過去吸取經驗。 

              3.傳染病。環境史學者喜歡收集與傳染病相關的資料。傳染病并不是新鮮事,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盡管如此,傳染病的每次暴發都有變化,總會出現新的情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就是典型的例證,人類需要采取新的方式加以應對。 

              4.水。水既是自然資源,也是生態系統。環境史對水的興趣日益濃厚,特別是海洋和河流。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大多數歷史學家只關注陸地上發生的事情,忽略了海洋。河流也成為環境史研究的重要話題,每條河流都有人與自然互動的歷史。 

              5.城市。環境史越來越關注城市與自然的關系。 

              6.環境正義。環境正義是近年來才發展起來的議題。人們越來越關注社會正義(social justices)在環境方面的表達。學者們關注環境正義(environmental justice)和環境非正義(environmental injustice)的問題,例如誰造成了污染,又是誰不得不承受污染的后果。 

              7.物種。物種問題也是女權主義者越來越強調的。人們曾經認為只有人類是地球上真正重要的物種,而最新統計數據顯示,至少有800萬個物種(不包括病毒和細菌)與人類共享這個星球。它們都有各自的歷史,都與人類發生互動。我們不能再認為歷史只是人類內部的歷史,因為人類也只是地球生命網絡里的一部分。 

              8.性。環境史學家對性的研究非常感興趣,特別是人類歷史上有關本能、激情和生物性法則的內容。 

              9.環境史的國際化。傳統史學是民族國家的歷史,但自然要素并不遵循民族國家的邊界。環境史學家試圖擺脫“民族國家心態”(nation state mentality)的框架,并將歷史從國家主義中解放出來,走向超國家主義(super-nationalism)。國家主義阻礙了人類對很多環境問題的思考。例如,每個國家都對氣候變化負有責任,而且發達國家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如果我們只考慮本國利益,就難以共同應對全人類造成的氣候問題。我在1982年發表的《沒有邊界的世界》中,主張歷史研究需要走向國際化或全球化。 

              問題問答 

              問:如何看待環境史興起于美國? 

              答:20世紀70年代美國學界率先提出了環境史,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其一,與其他國家相比,那時的美國尤其關注本國的自然遺產。其二,比起歐洲,那時的美國年輕教授擁有更多的學術自由。事實上,學者的興趣、價值觀和研究側重可以改變歷史書寫和歷史學的發展。 

              問:作為環境史學家,您如何看待實用主義? 

              答:我自認為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實用主義是我的基本哲學。我試圖避免宗教和傳統的預設(assumption)。實用主義是一種非常有趣、復雜的哲學,在19—20世紀的美國迅速發展起來。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達爾文進化論的影響。當然,并不是所有美國人都是實用主義者,許多人有強烈的意識形態,特別是保守的宗教意識形態,這是美國文化當中一股非常強烈的思潮。 

              原文責任編輯:梁光嚴   張南茜 

            作者簡介

            姓名:唐納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晶)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2封面.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