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讀刊·中國學派
            “人新世”和大加速(1780—2021)
            2022年09月05日 09:14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中文版)2022年第2期 作者:約翰·麥克尼爾 字號
            2022年09月05日 09:14
            來源:《國際社會科學雜志》(中文版)2022年第2期 作者:約翰·麥克尼爾
            關鍵詞:全球環境;地球;學者;二氧化碳;能源;變化;圖;氣候;美洲;研究

            內容摘要:“人新世”是環境史最新的前沿理論之一,是作為新紀元被列入地質年代表的一個新議題。

            關鍵詞:全球環境;地球;學者;二氧化碳;能源;變化;圖;氣候;美洲;研究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人新世”是環境史最新的前沿理論之一,是作為新紀元被列入地質年代表的一個新議題。20世紀中葉,地球上的水、能源和生物多樣性方面發生了巨大變化,因此這一時段被視為“人新世”的起點。關于“人新世”的起源、確立、具體定義、政治性和潛在影響,學界存在爭議,我在本文中對此進行了評述,展現了“人新世”概念的跨學科適應性和不同面向,勾畫了全球環境史的時空尺度。

              作者:約翰·麥克尼爾(John R. McNeill),喬治敦大學校務委員會教授,美國歷史學會(AHA)前主席,2017年當選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其父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是全球史奠基人之一。約翰·麥克尼爾著有《陽光下的新事物:20世紀世界環境史》《蚊子帝國:1640年至1914年間加勒比地區的生態戰爭》《人類之網:鳥瞰世界歷史》等多部全球史、環境史經典作品。

              徐露、李星皓  

             

              引言

              本文對“人新世”(Anthropocene)這一術語的概念和理論作了綱舉目張的介紹,特別就學術界關于“人新世”的爭鳴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評述,展現了“人新世”概念的跨學科適應性和不同面向,勾畫了全球環境史的時空尺度。

              何為“人新世”

              “人新世”是環境史最新的前沿理論之一,是作為新紀元被列入地質年代表的一個新議題。圖1是個可視化的地質年代表,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官方稱之為“國際年代地層表”(International Chronostratigraphic Chart)。該聯合會下轄的一個分會(國際地層委員會)對其作了編排,這批人理所當然地認為,他們能決定“人新世”是否存在,并從策略上提議采取投票的方式決定這一問題。

              

            國際年代底層表

              21年前,荷蘭大氣化學家保羅·克魯岑(Paul Crutzen)在墨西哥舉辦的一場國際研討會上,率先提出這一術語。幾年后,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成立了人新世研究工作組(AWG),專門研究是否應當更新地質年代表,將“人新世”納入。是否在全新世之后(Holocene Epoch)劃定一個新的地質年代紀元?關于這一問題,人新世研究工作組研究了十年之久。我也是人新世研究工作組的一員,但不是地質學家,也談不上什么重要的歷史學家。盡管如此,我還是以成員身份參加了多場“‘人新世’是否應該成為一個正式概念”的討論。兩年前,人新世研究工作組正式通過了“人新世”提案,將它的起點定在了20世紀中葉。為什么1950年被作為“人新世”最接近的起點呢?原因有二:一是地球的生地化循環(biogeochemical cycles)、碳循環、氮循環、硫循環、水循環從1950年開始發生了根本性轉變,這些循環被地質學家統稱為地球系統(earth systems);二是與全球環境變化休戚相關的許多變量在1950年前后都表現出大幅變化?!叭诵率馈钡某霈F并不等同于人類對地球和生物圈開始有影響,甚至不是重大影響的開始。然而,“人新世”意味著人類掌控生地化循環,大批變量開始急速變化。

              下面我們考察一下水、能源與生物多樣性。先說水。1950年前后全球淡水使用量開始激增,農業、工業和城市是淡水使用的三個主要方面,但消耗最大的還要屬農業灌溉。河流是淡水的主要來源。截至2020年,世界上63%的河流都已筑壩,僅有37%依然暢流,未被水壩阻攔。全球建壩的高峰期在20世紀60年代末,日均一座。當時,中國也是筑壩大戶。從2019年《自然》(Nature)雜志刊登的世界河流體系圖來看,西伯利亞、加拿大北部、亞馬孫、北美及中非一帶,自由流淌的河流比較多,沒有受到水壩的束縛。美國、歐洲大部、澳大利亞、印度及中國大部,其境內所有長河均難逃筑壩的命運,甚至一條河上建設了多座水壩。

              現在來說能源。全球能源根據種類可以劃分成煤、石油、天然氣、核能、水能、薪材和其他可再生能源。19世紀80年代以來,化石燃料成為能源系統的主力軍。今天,化石能源占能源總量的75%—80%,也是產生二氧化碳的主要來源。20世紀中葉是能源使用量激增的節點,與淡水使用情況如出一轍。實際上,1950年后的全球能源使用量比人類以往消耗的能源總量還多。這導致了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變化?,F在我們都知道二氧化碳濃度對全球氣候變化意味著什么。圖2是著名的基林曲線(Keeling Curve),以首位測量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科學家命名?;智€的實際測量始于1958年,數據取自南極洲和格陵蘭島的冰芯。如圖2所示,1958年后二氧化碳的濃度呈直線上升。盡管在距離現在最近的冰川期(約2.3萬年前)時二氧化碳濃度就在持續上升,但如今的漲幅已經超過了以往所有的冰川期,速度快了百倍之多??梢?,在“人新世”中,人類對大氣化學成分的影響不容小覷。不僅如此,化石燃料燃燒排放直徑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顆粒物(PM2.5),構成了污染空氣的最小單位,世界上不少地方的人們因此患病甚至死亡。據英國伯明翰大學一位大氣化學家調查,每年約有1000萬人死于化石燃料引發的空氣污染。全世界每年約有5500萬人死亡,空氣污染致死人數約占每年全世界死亡人數的18%—19%。

            基林曲線

              “人新世”的第三個要素是生物多樣性。它不如能源和水資源使用的歷史那樣一目了然。學界存在一個命題:“人新世”將經歷大滅絕。地球生命史上發生過五次大滅絕事件。其中,第五次生物大滅絕廣為人知,6600萬年前的恐龍大滅絕就發生在那個時候。我們現在也許正在經歷第六次大滅絕的開始階段,具體情況尚未可知。目前,只有1%的物種實質性地滅絕。第六次大滅絕正在進行的說法,目前未有定論。其發生與否,決定權還在人類自己。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列出了近100年已經實質性滅絕的哺乳動物、鳥類及爬行動物數量以及其他瀕危物種,另有一些物種的滅絕問題尚未得到確認。對于“人新世”對地球生命史而言是否意味著巨大轉變,我們需要反思。

              探討“人新世”

              首先,我要談談“人新世”的起點。我一直將20世紀中葉視作“人新世”的起點,同人新世研究工作組保持一致。但學界對此問題實際上莫衷一是。其次,“人新世”應該正式確立嗎?“人新世”是否太過政治化,以至成了偽科學?“人新世”是否是個錯誤詞匯?“人新世”會不會鼓勵種種不受歡迎的行為?當然,這些只是“人新世”相關爭論問題的一部分。

              “人新世”的起點

              我之前極力闡釋20世紀中葉是“人新世”的最合適起點。以威廉·魯迪曼(William Ruddiman)為代表的科學家認為,“人新世”早在農業誕生后不久就出現了,即大約8000年前。他們的依據是,農業出現之后,人類開始伐木毀林,將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中。東亞開始耕作水稻以后,甲烷(CH4, 一種溫室氣體)又被排放到大氣中,造成的影響比二氧化碳有過之而無不及。兩大變化都影響了氣候變化,溫室氣體防止了氣候變冷,保持了全新世的溫暖。該觀點從某種程度上講十分特別,魯迪曼也不是唯一堅持以農業起源為起點來定義“人新世”的學者。還有另一種觀點:“人新世”始于哥倫布向美洲航行的1492年。西半球被整合進更大的全球社會,一個全球性的經濟體由此誕生。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也隨之改變,但其實變化相當小。全球經濟體的誕生導致了美洲土著大量死亡,美洲森林也借此契機再生。森林吸收了排放到大氣層中的碳,大氣得以暫時地降溫。英國地理學者西蒙·路易斯(Simon Lewis)和馬克·馬斯林(Mark Maslin)持這一觀點。不過我認為,該觀點整體上是錯的。其他的觀點還有:“人新世”始于工業化。提出者就是21年前聲稱存在“人新世”的保羅·克魯岑。他認為,“人新世”起點為1784年。那一年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改良的蒸汽機投入使用,燃煤越來越多,碳排放量也越來越大。以上就是關于“人新世”起點的幾種看法,當然并未窮盡,不過選取的都是頗具影響的觀點。

              “人新世”的觀點提出后,不同學科的學者和科學家的各類駁斥很快紛至沓來。保羅·克魯岑是不久前逝世的大氣化學家,其思考維度基于大氣化學層面,認為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是最重要的變量??墒?,如果是研究化石的古生物學家,想法也許就不同了。有些人認為1492年是“人新世”起點,還有些人可能不然,他們覺得1.3萬年或1.5萬年前為“人新世”起點也是合乎邏輯的。無論如何,在地質年代表里,“人新世”應該有確切的開始日期和清晰的邊界層。

              “人新世”應該正式確立嗎

              不止一位地質學家說過,將“人新世”確立為正式的地質紀元實在操之過急。他們聲稱,1.17萬年前開啟的全新世有著近100年的紀元議定歷程。19世紀80年代,“全新世”首次被提出,至20世紀70年代才被正式確立。由此,地質學家常說,“人新世”的正式確立還可以再等等,我們看看未來一萬年會發生些什么。到那時我們就可以說“人新世”的確存在。一萬年或許還不夠,得上百萬年。地質學家常常以冰期問題作為依據,表示不應該這么快正式確立“人新世”。如果再遇上冰期,人類對全球環境影響的大多數痕跡還是會消失。近期研究表明,因過去一個半世紀溫室氣體的排放,下一次冰期至少推遲了5萬年。這些爭論集中在地質學,其他學科還沒有提出過這種觀點。

              “人新世”是否太過政治化

              地質學家經常這么說:“人新世”的概念是政治化的,與科學毫不相干,我們應該淡化這一概念的意義。他們說得沒錯,“人新世”確實具有政治性。這個術語本身提醒人們注意全球環境變化的規模、速度和范圍,是基于政治立場之上的。然而事實上,科學往往是政治化的。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于150年前提出的進化論就是個典型的例子。政治和科學常常并存,“人新世”的概念也是這樣。

              “人新世”是否是個錯誤詞匯

              相關爭論不在地質學界,而是在社會科學界。人類學的反應尤其激烈,不少學者反對“Anthropocene”(人新世)一詞,認為前綴“Anthropo”意味著每個人都對全球環境變化負有同等責任,而事實上部分人應比其他人負更大責任。所以他們極力排斥這個單詞。人類學家排斥的不是“人新世”的概念,而是這個詞本身。人類學家、地理學家與社會學家一樣認為,可以選用別的詞作為“人新世”的替代概念。如“資本紀”(Capitalocene),這種提法的依據是資本家應為全球環境變化的規模、范圍和速度擔負起責任。還有些人提出“種植園世”(Plantationocene),他們覺得1492年哥倫布航海之后,以種植園經濟為特征的全球化浪潮卷席了加勒比地區、巴西及美國南部等地,就是從那時起,快速的全球環境變化才真正開始。另外還有學者提出“男性世”(Manthropocene)的說法,表示全球環境變化的主要責任者是男性,而非女性。當然,“人新世”的替代概念不止這些,可是沒有一種替代概念真正流行起來,“人新世”仍是最流行的表述。種種反對聲音都是針對術語本身映射出的政治異議,與環境破壞的責任歸屬相關聯。而地質學家命名地質年代時,不會考慮責任歸屬,通常會以巖石里探尋到的物質及其所在位置來命名。在地質學家看來,“人新世”不是一個合乎學科規范的概念,而“資本紀”“種植園世”“男性世”等替代概念更是怪異。

              “人新世”會不會鼓勵不受歡迎的行為

              生物保護者擔心,“人新世”的概念會使人們保護物種的熱情消退,從而導致更加嚴重的物種滅絕?!叭诵率馈彼坪鹾羞@樣的理念:生物圈已被人類行為所左右,自然遺存已不復存在。既然如此,保護大象、鯨魚或是其他物種有什么意義?一些生物保護者甚至提議:即便“人新世”已經到來,也不要這么表述,因為術語本身有損于保護生物的觀念。反對“人新世”概念的另一層緣由,在于地球工程學可能會更瘋狂地介入氣候、生地化循環與全球環境的管理。圖3展示了地球工程學對管控氣候的一些策略。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都對地球工程學的可能性表示憂慮。有人會問,如果“人新世”已經開始,那么氣候就不是自然的了,人類已經形塑了氣候,那么為什么不有意識地將氣候變成宜人的呢?為什么不對地球進行工程改造呢?這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事情,特別是我們無法提前預知后果。那么,誰來為管理地球而擔責?地球工程學的可怕之處就在這些方面。

            應對氣候變化的地球工程策略

              結語

              無論如何,“人新世”已經是科學術語之一,并有成為流行詞語的趨勢。人新世工作組的地質學家正致力于“人新世”的正式確立。他們正努力找尋GSSP(Global Stratpgraphic Section and Point, 全球年代地層單位界限層型剖面和點位),俗稱“金釘子”(Golden Spike)。如圖4所示,GSSP清晰地界定了兩個地質年代。年代久遠的地層稱為“階”(stage)。階展示了紀的部分,圖中分別是古丈階(Guzhangian)與鼓山階(Drumian)。兩階的分界點是三葉蟲化石(Trilobite Fossil)。這大概是5.04億年前的事了。人新世工作組現在致力于為“人新世”尋得一個最佳的“金釘子”,這至少還得兩年時間才能達成一致??墒?,不論地質學家們做什么,其他學科已經在用“人新世”的術語了。上萬篇學術文章引用了“人新世”。無論是人文科學、社會科學,還是自然科學,都能看到“人新世”。令人意外的是,“人新世”出現頻率最高的學科竟然是文學和哲學。學者們經常不那么正式地使用這個詞匯。這一點在文學領域尤為突出,“人新世”被用來表示“現今”或“氣候危機”。這正是我所擔心的?!叭诵率馈痹奖徊煌茖W及學術學科泛泛使用,其界定就會越模糊。我希望地質學家能在根本上將“人新世”正式確立,且附以精確的定義。只有這樣,“人新世”才會更加實用。

            界定兩個地質年代

              聯合國發布的《2020年人類發展報告》(2020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The Next Fronter: Human Development and the Anthropocene)已采用“人新世”這一說法。我認為,無論地質學家是否正式采納“人新世”概念,它都會繼續存在?!叭诵率馈笔?1世紀迄今為止最重要的科學概念,對環境史而言也是這樣。

              小問答

              問:您認為史學研究者應該怎樣利用科學數據,而您又是如何獲取到這些的呢?

              答:歷史學者應該與科學家積極合作。舉個例子,大氣化學家研究冰泡(ice bubbles)中的殘留空氣,歷史學者能使用他們繪制的曲線。這樣的信息不以書面記錄為基礎,但也有利用價值。正是在這種合作中,歷史學家使用文獻,科學家使用各類證據(冰泡等),聯手創造了更全面、更準確的環境歷史感。歷史學家沒有必要成為氣候專家、大氣科學家或遺傳學家,他們只要參與其中,理解專家學者所做的工作即可。我本人沒有自然科學背景,但我經常和科學家一起工作。

              問:您為什么不認為1492年是“人新世”的起點?

              答:支持1492年為“人新世”起點的學者是基于這樣一段史實:1492—1600年的美洲人口大滅絕使得植被在全美洲瘋狂生長,進而影響到了全球的大氣成分和氣候。美洲土著確實經歷了大滅絕,1492—1600年的人口數量減少了九成。但這些學者沒有考慮到那時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口正在高速增長,使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中,足以抵消美洲人口大滅絕對大氣成分的影響。最重要的是,美洲當時經歷的事情更為復雜,1492年以后羊、牛、馬等新物種陸續進駐美洲大陸,即便人類的耕作活動較少,食草動物還是相當程度上阻止了森林生長。

              問:您如何看待人文學者對“人新世”研究的貢獻?

              答:不止環境史學者,所有的歷史學家、文學家、哲學家以及其他人文學者都可以為推進“人新世”概念作出貢獻。他們在學術工作中也是這樣做的。之前我說過,“人新世”的概念實際在文學和哲學領域用得最為頻繁。人文學者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和方法來構建關于“人新世”的有說服力的敘事??紤]到全球環境變化的規模、速度和范圍,這實際上是一種道德責任。

             ?。ū疚淖⑨寖热萋裕?/p>

            原文責任編輯:梁光嚴 張南茜

            作者簡介

            姓名:約翰·麥克尼爾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常暢)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GIF.gif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