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geeg"><center id="ggeeg"></center></bdo>
  •  首頁 >> 讀刊·中國學派
    國家善治能力:消除貧困的社會工程何以成功
    2022年07月18日 09: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2年第6期 作者:徐勇 陳軍亞 字號
    2022年07月18日 09: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2年第6期 作者:徐勇 陳軍亞
    關鍵詞:貧困治理;社會工程;善治能力

    內容摘要:中國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強大的國家善治能力。

    關鍵詞:貧困治理;社會工程;善治能力

    作者簡介:

      摘要: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消除了與人類相伴的絕對貧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由此走出了一條致力消除貧困、走向共同富裕的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中國消除貧困,并努力消除產生貧困的根源,是一項改造人類社會、創造人間奇跡的社會工程。這一工程得以成功,并將繼續取得成功,在于中國特有的國家善治能力。它包括國家動員能力、國家組織能力、國家改造能力、國家發展能力和國家整合能力。這種能力為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所規定,中國共產黨的神圣使命為其提供了不竭源泉和基本的制度保障,是中國制度優勢的具體表現。 

      關鍵詞:貧困治理  社會工程 善治能力 

      作者徐勇,華中師范大學政治學部教授;陳軍亞,華中師范大學政治學部教授。(武漢43007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2年第6期P106—P121 

      責任編輯:薛剛 

      貧困是一個十分古老的問題,一直伴隨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貧困也是現代化進程中迄今尚未解決的世界性難題,現代化進程可能伴隨“進步的貧困”,貧困問題由此也成為現代化的負效應。因此,如何解決貧困問題也是處于現代化進程中的國家不斷探求的重要課題。 

      2020年,這一古老問題和世界性難題在中國得到解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涨?、力度最大、惠及人口最多的巨型脫貧工程。2020年,在現行標準下,我國農村絕對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這一巨型工程的完成,不僅開創了人類貧困治理的奇跡,也探索出一條現代化進程中消除貧困、走向共同富裕的現代國家建設新道路。 

      國家對貧困問題的干預和治理,是國家的基本責任。但并非任何國家干預的社會工程都能成功。斯科特的研究表明,許多試圖改善人類狀況的項目往往成為“烏托邦”式的社會工程,不僅未能成功,反而成為“發展的災難”。即使國家致力清晰化、標準化和簡單化的治理技術為大型社會工程的實施提供了可能性,但“無視其國民的價值、希望和目標的國家,事實上會對人類美好生活構成致命的威脅”。 

      中國消除貧困的努力顯然是一項巨型社會工程,這項巨型社會工程何以完成,并成功破解被斯科特所言成為“烏托邦計劃”的失敗命運,在于中國特有的國家善治能力。這種善治能力內生于社會主義制度的規定性中,中國共產黨的神圣使命及其領導為善治能力的實現提供了制度保障。 

      一、中國消除貧困是巨型社會工程 

      貧困是一種社會物質生活及其相應精神生活匱乏的狀態,是一種與人類相生相伴的久遠的社會歷史現象。人的生活依賴一定的物質條件,恩格斯指出:“正像達爾文發現有機界的發展規律一樣,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即歷來為繁蕪叢雜的意識形態所掩蓋著的一個簡單事實:人們首先必須吃、喝、住、穿,然后才能從事政治、科學、藝術、宗教等等”。為此,人類要進行“生活資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產”, 生產力決定了人類的生活狀況。 

      人類最初生活在物質生活資料極其匱乏的原始狀態。只是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人們的生活狀況才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自告別原始社會之后,貧困表現為兩種類型:一是自然性貧困,即由于自然條件造成的貧困。人類生活在自然環境之中,自然條件制約生產力的發展并影響人類生活的延續,由此造成人們生活資料的匱乏。二是社會性貧困,即由于社會條件造成的貧困。人類總是在一定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中存在的。由于特定的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造成社會分化,一部分人的生活處于貧困狀況中,“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其生動寫照。  

      從生產力的角度看,人類長期生活于農業社會。在漫長的農業社會里,生產受到自然條件的制約,主要依靠人工勞動,生產力水平較低,絕大多數人的生活處于貧困狀態中。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及其現代化的轉變,為人類減少貧困提供了物質條件。但在這一轉變中,作為傳統農業社會因子的農民的貧困問題仍十分突出,甚至成為工業社會及其現代化的犧牲品。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舒爾茨曾言:“世界上大多數人尚處在貧困中,所以,懂得貧窮的經濟學就是懂得了許多真正有用的經濟學:世界上大多數貧窮的人靠農業為生,所以,懂得了農業的經濟學也就懂得了許多貧窮的經濟學?!?nbsp;農民問題與貧困問題相生相伴,因此,農民貧困成為現代的世界難題,并決定了現代化的不同道路。 

      對于一些先行的現代化國家而言,農民及其貧困并不構成其現代化進程中的問題,因為在開啟現代化進程之前,已經解決或者不存在嚴重的農民問題,這成為現代化得以在這些國家發生的前提條件。馬克思在研究西歐資本主義制度的起源時指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是一種特殊的、具有獨特歷史規定性的生產方式”,這種生產方式,是一個“先行過程的歷史結果和產物”。 這種“現代生產方式,在它的最初時期,即工場手工業時期,只是在它的各種條件在中世紀內已經形成的地方,才得到了發展”。 英國是現代化的先行國家,在現代化來臨之前,英國所經歷的“先行過程”即先行的農業革命,農村內部經歷了較長時期的商品化過程。圈地運動給了傳統農村經濟結構致命一擊,“小農的消滅”不僅對英國和平民主的發展過程作出巨大貢獻,而且意味著現代化能在英國順利進行。 因此,“沒有嚴重的農民問題”是英國現代化進程的促成因素之一。 美國是在新大陸的“空地”上建立起來的現代化國家。在邁入現代化國家前,“美國并未遇到要瓦解封建主義或官僚主義的、龐大而又牢固的農業社會這樣一個問題?!绹鐣矎奈从羞^象歐洲和亞洲社會那么龐大的農民階級”。盡管“南北戰爭被視為美國歷史上的一道分水嶺,它標志著農業時代的結束,工業時代的開始”,但是,南北戰爭的動力并非來自農民的造反,而是北方資本主義的擴張。除英美等少數國家以外,世界上絕大多數進入現代化的國家,都面臨著規模龐大的農民社會及其相伴隨的貧困問題。在市場的自發力量及由市場助推的工業化進程中,“農民早晚會成為現代化的犧牲品,這是一個簡單而殘酷的事實”。 也正因為如此,通向現代化的道路總是伴隨著戰爭和革命,并“在20世紀,它卻經由成功的農民革命而進入高潮”。 德國和日本在現代化進程中走向法西斯道路,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破產貧困農民及其對集權的追隨?!胺ㄎ魉怪髁x深深根植于農業社會生活中?!?nbsp;因為“小農們命途多舛。納粹宣傳卻為小農展示了一幅理想農民的浪漫主義圖景——‘自由土地上的自由人’。農民在納粹精心炮制的極右翼意識形態中成了關鍵角色”。 

      與其他國家一樣,貧困與中國人也一直相伴而行。盡管中國歷史上創造了燦爛的農業文明,但貧困問題始終存在?!盎仡檸浊甑臍v史,豐衣足食一直是中國老百姓最樸素的追求和愿望?!?nbsp;中國是在一個大規模農業社會基礎上邁入現代化門檻的,并以革命方式步入現代化進程。一直到1949年,中國還是世界上貧困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伴隨現代化進程,中國致力減少和消除貧困,取得了巨大成就,并走出了一條消除貧困、走向共同富裕的中國式現代化道路。 

      中國對貧困狀況的改善,不僅是簡單地減少和消除貧困,更重要的是不斷消除貧困產生的自然和社會根源,這是一項改變人類社會生存狀況和生存條件的巨型社會工程。 

      改變貧困是人類的夢想,并為此作出過巨大努力??梢哉f,自人類社會產生,就開啟了改變貧困的歷程。但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這一努力的成效有限。只有通過系統化改變自然和社會條件的社會工程,才能減少貧困并不斷消除產生貧困的根源。社會工程是旨在改變人的狀況和條件的大型項目。改變人類貧困狀況的社會工程包括兩重含義:一是工程所要改變的對象不是個別人或者少數人,而是所有貧困者。二是工程不僅是改變貧困狀況,更重要的是改變造成貧困的條件,阻斷貧困的再生產,包括自然和社會條件。 

      在前資本主義社會,貧困發生既有自然原因,也有社會原因。資本主義社會,由于工業生產,創造了巨大的財富。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機器的采用,化學在工業和農業中的應用,輪船的行駛,鐵路的通行,電報的使用,整個整個大陸的開墾,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術從地下呼喚出來的大量人口——過去哪一個世紀料想到在社會勞動里蘊藏有這樣的生產力呢?” 但是,資產階級創造的財富是以無產階級的犧牲為代價的?!艾F代的工人卻相反,他們并不是隨著工業的進步而上升,而是越來越降到本階級的生存條件以下。工人變成赤貧者,貧困比人口和財富增長得還要快?!?nbsp;特別是在資本主義經濟危機之下,無產階級的生活狀況更是處于貧困狀態。20世紀30年代的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造成大量的貧困。面臨可能造成的更大的社會危機,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將“免于匱乏”作為“四大自由”之一。之后,資本主義建立了普遍的社會福利制度。但這種福利制度更多的是一種社會救濟和基本保障,沒有也不可能消除貧困,這是因為造成貧困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沒有改變。 

      中國的貧困治理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項巨型社會工程,面臨的環境和條件極其艱難?!爸袊呢毨б幠V?、貧困分布之廣、貧困程度之深世所罕見,貧困治理難度超乎想象?!?nbsp;首先,中國的貧困人口多。1949年,中國總人口占世界人口總量的21.66%,但貧困人口占世界總數的40%以上。 中國不僅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貧困人口最多的國家。其次,自然條件不平衡。中國有富庶的平原地帶,但也有大量的自然條件根本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在這些地方,人們世世代代過著近似于原始狀態的深度貧困生活。最后,生產力落后且發展不平衡。新中國成立時,在中國的西南邊境,由于自然條件的限制,還存在大量刀耕火種的原始農業形態。毛澤東指出,“中國還有大約百分之九十左右的分散的個體的農業經濟和手工業經濟,這是落后的,這是和古代沒有多大區別的,我們還有百分之九十左右的經濟生活停留在古代?!毙轮袊闪⒑?,開始了經濟建設的快速進程,為我國貧困治理奠定了良好基礎。大規模減少貧困人口,則是改革開放和快速現代化進程的重要貢獻。根據2011年中國的收入絕對貧困線衡量,1978年中國農村貧困發生率為97.5%,到2019年已下降到0.6%。不僅貧困發生率在當下統計意義上大幅下降,這一巨型工程更重要的價值在于,探索并創建多樣化的扶貧機制,阻斷貧困再生產的自然和社會根源。如改革開放以來,通過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和農村集體產權制度的持續創新,激發制度扶貧的改革效應;通過持續加大農村地區的交通、生產等基礎設施投入,建立開發式扶貧機制。如同貧困問題研究者阿馬蒂亞·森認為,貧困問題之所以如此復雜并難以解決,在于其最終原因如此復雜且模糊不清。 消除貧困再生產的根源,并建立阻隔貧困再生產的機制,就是一個如此復雜但又無比重要的工程。 

      巨型社會工程的建設主體是國家。在人類歷史上,人們試圖通過各種行為改變貧困狀況,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這種成效是有限的。首先,分散的個體或者少數人的行為,有可能改變個體或者少數人的命運,但難以改變所有貧困者的命運。特別是在現代化進程中,作為貧困者主體的農民所依存的生產力較為落后,依靠其自身的力量很難改變其命運,他們只能依靠一種外在的力量來改變自己的貧困。其次,市場機制在激發人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有助于推動生產力發展,改變貧困。但是,市場的邏輯總是傾向于將資源配置在最能夠產生效益的地方。市場經濟的發展必然伴隨社會分化,它沒有也不可能自動帶來貧困的消除。要推動改變所有人的貧困,特別是改變造成貧困的自然和社會根源,只能依靠國家有組織的行動。 

      中國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是國家有目的、有計劃地改變貧困狀況的過程,也是有計劃、有舉措地改變造成貧困狀況的自然和社會條件的過程?!柏毨У貐^發展條件差,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弱,消除貧困僅僅依靠個體、區域、民間等力量遠遠不夠,必須作為執政黨和國家的責任,上升為國家意志、國家戰略、國家行動?!备匾氖?,在中國不僅要消除貧困狀態,更要消除造成貧困的條件。要完成這一巨型社會工程是一項十分艱難的任務。這一工程的實施自新中國成立便已開啟,到2012年,“中國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涨?、力度最大、惠及人口最多的脫貧攻堅戰”,并取得了巨大成功,完成了預期目標?!爸腥A民族在幾千年發展歷史上首次整體消除絕對貧困,實現了中國人民的千年夢想、百年夙愿?!?nbsp;“改革開放以來,按照現行貧困標準計算,中國7.7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按照世界銀行國際貧困標準,中國減貧人口占同期全球減貧人口70%以上?!?nbsp;由此大大加快了全球減貧進程,譜寫了人類反貧困歷史的壯麗篇章。 

      二、巨型社會工程得以成功的國家善治能力 

      在現代化進程中,運用國家力量改變貧困的社會工程并不少見,但真正取得成功者十分罕見。中國于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并正向消除相對貧困、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邁進。這標志著中國改變貧困狀況的巨型社會工程取得巨大成功。中國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強大的國家善治能力。 

      國家善治能力是國家基于滿足人民美好生活的意愿而采取相應措施進行有效治理并達到相應目的的力量。國家善治能力由三個相互聯系的層面組成,一是改善人類狀況的意愿,二是合適的手段,三是獲得增進人類福利的效果。消除貧困無疑是人類社會最大的善良意愿,但也需要通過各種方式對貧困問題進行有效治理。國家基于消除貧困的善良意愿并通過相應的能力獲得有效治理貧困的效果,從而形成國家善治能力。它包括五個具體能力: 

      (一)國家動員能力,即最大限度動員一切資源改變貧困狀況的能力。任何行動都必須借助必要的資源才能獲得成功。資源愈多,達成目的的可能性愈大。但資源總是處于分散狀態,由此便需要通過動員將資源集聚起來用于一定目的?!吧鐣訂T能力,即政府動員社會中的人力、物力、財力綜合起來為實現政府所預定的目標的能力。衡量社會動員能力的標準是:在一定時期內,將社會中的人財物集聚起來的數量;政府集聚起來的人財物所實現的目標與政府總體目標的比例?!?nbsp;國家是公共權力機構,在一個國家內,沒有任何組織擁有如國家政權體系一般的動員資源并集聚資源的能力。消除貧困作為一項巨型社會工程,只有在國家廣泛深度動員之下,才能最大限度集聚資源實施這一工程。 

      國家動員能力首先是國家領導者的決策意向和能力,它決定著動員的廣度和深度,也決定著資源集聚的程度和向度。新中國成立后,中國步入現代化建設的軌道,但也面臨著處理各方面關系的問題。一般來講,后發現代化國家最初的工業積累主要是來自農業。毛澤東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發表了《論十大關系》,其中指出不能將農民挖得很苦,要處理好工業和農業的關系。之后,中國確立以工業為主導、以農業為基礎的方針。在優先發展工業的過程中,農業仍然占有重要地位,并提出大辦農業的方針。在這一方針指導下,中國在資源十分緊缺的條件下,盡可能通過廣泛動員,使農村能夠獲得必要的資源,農業的基礎性地位得到鞏固。由此避免了犧牲農業并引發大規模農民貧困的總體性災難。 

      顯然,要在工業化程度比較低的情況下消除大規模貧困是一件難以想象的事。但是消除貧困始終是國家決策的重要目標。1978年,中國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大幕。改革從農村開始,其重要目標便是消除貧困。鄧小平指出:“我們的改革和開放是從經濟方面開始的,首先又是從農村開始的。為什么要從農村開始呢?因為農村人口占我國人口的百分之八十,農村不穩定,整個政治局勢就不穩定,農民沒有擺脫貧困,就是我國沒有擺脫貧困?!闭窃谶@一思想的指導下,國家實行了多項有利于農業農村發展的政策。在工業化、城市化迅速發展的過程中,國家將解決“三農”問題置于重中之重的地位,多年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都是涉及“三農”問題的。 

      經過改革開放的發展,農業農村沒有出現因快速現代化而造成的大規模衰敗,貧困人口大規模減少。但是,由于自然條件和區域發展不平衡,直到黨的十八大之前,在新的扶貧標準下,中國還有1.22億貧困人口。 為此,中共中央提出了脫貧攻堅的目標和任務,強調“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齊心協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黨的十九大把精準脫貧作為攻堅戰進行全面部署,錨定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聚力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形成了“上下同心、盡銳出戰、精準務實、開拓創新、攻堅克難、不負人民” 的脫貧攻堅精神。正是在廣泛而深入的總體動員下,中國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于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國家動員能力的成效也表現在社會的響應力方面。當今中國消除貧困的國家動員能力得到社會積極回應,這首先在于消除貧困是全體人民的意志和向往,其次在于在消除貧困的目標下有效處理好各個方面的關系,再次是有目標、有條件、分步驟地實施,最后是面臨新的問題及時有效加以處理。正是依靠這種有成效的國家動員能力,才能最大限度動員和集聚資源,實現消除貧困的目標。 

      (二)國家組織能力,即將分散的力量組織起來有針對性治理貧困的能力?!敖M織”是一個社會實體,它具有明確的目標導向和經過設計的結構與有意識協調的活動系統。進行任何一項社會工程都必須借助組織的力量。組織能力愈強,達成社會工程目標的可能性愈大。在人類各種組織單位中,國家是最大和最強的組織。通過國家,可以形成社會的高度組織化,從而集中力量實現預期目標。在中國,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得以成功,相當程度取決于強大的國家組織能力。 

      中國共產黨將組織工農大眾作為自己的重要使命,也非常注重通過組織來消除貧困。毛澤東1943年在《組織起來》一文中指出:“在農民群眾方面,幾千年來都是個體經濟,一家一戶就是一個生產單位,這種分散的個體生產,就是封建統治的經濟基礎,而使農民自己陷于永遠的窮苦?!薄鞍讶罕姷牧α拷M織成為一支勞動大軍。這是人民群眾得到解放的必由之路,由窮苦變富裕的必由之路”。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將分散的農民組織起來,并利用集體組織的力量幫助貧窮農民克服困難,保障基本生存,如在集體組織內實行“五保戶”制度,使那些缺失勞動能力的人得到一定的生活保障。  

      為了有針對性地消除貧困,我國政府設立了專門的組織。1986年成立國務院貧困地區經濟開發領導小組,1993年改為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在其之下,縣以上的各級人民政府設立了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扶貧辦”),其主要職能是扶貧開發工作的政策、規劃并組織實施等。消除貧困由此成為政府專門組織的事務。扶貧辦的設立在有針對性地減少和消除貧困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絕對貧困任務的完成,扶貧辦更名為鄉村振興局,以鞏固消除貧困的成果。在世界上,很少有國家在政府體系內層層設立專門的組織機構用于消除貧困,也就限制了消除貧困的效應。 

      隨著中國脫貧進入最后的攻堅階段,愈來愈多的組織參與到消除貧困的事務之中,由此形成巨大的治貧能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我們組織開展定點扶貧,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國有企業和人民軍隊等都積極行動,所有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都有幫扶單位。各行各業發揮專業優勢,開展產業扶貧、科技扶貧、教育扶貧、文化扶貧、健康扶貧、消費扶貧。民營企業、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熱情參與,‘萬企幫萬村’行動蓬勃開展。我們構建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互為補充的大扶貧格局,形成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社會共同參與的社會扶貧體系。千千萬萬的扶貧善舉彰顯了社會大愛,匯聚起排山倒海的磅礴力量?!?/span> 

      (三)國家改造能力,即對自然和社會條件進行改變、消除貧困再生產的能力。貧困是一種狀態,有著深刻的根源。從某種意義上說,人類歷史是消除貧困的歷史,但其成效緩慢且有限。重要原因便是只簡單地消除貧困的狀況,而未大規模改變貧困產生的根源。只有從根本上改變造成貧困的自然和社會條件,才能在消除貧困狀況的同時,避免貧困的再生產。而要消除貧困的根源,必須通過國家的力量,對既定的自然和社會條件進行根本性改造。中國正是借助強大的國家改造能力,才在消除貧困條件的巨型社會工程方面取得巨大成功。 

      人類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自然條件。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引導農民改造自然條件,以擺脫貧困。水利是農業的命脈,在實行集體統一經營時期,農民農忙時務農,農閑時興修水利工程,大大改變了農業生產條件。在國家經濟實力還不強大的時期,國家主要通過激勵和組織農民改造自然條件,倡導自力更生、艱苦奮斗,諸如“紅旗渠”“大寨”等眾多改造自然的典范。隨著國家實力的增強,國家逐步推進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尤其是道路交通。中國的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區,尤其是其中的山區,重要原因是交通不便。由此有了“要致富先修路”的說法。2000年開始,國家通過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和“村村通”工程,大大改善了貧困地區的交通條件,道路成為“脫貧路”,也成為“致富路”。通過脫貧攻堅,“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通信難、上學難、就醫難等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 

      貧困是指生活資料的匱乏,而生活資料的獲得取決于生產資料。因為生產資料的占有不同會造成貧富分化,從而產生社會性貧困。社會性貧困只能通過改造社會條件加以解決。在農業社會,土地是基本的生產資料,由于對土地占有不同而產生富裕的農民和貧困的農民。對于跨入現代化門檻的國家來說,都有一個通過土地改革減少貧困的問題。在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便意識到土地問題的極端重要性,并在農村開展土地革命。伴隨國家政權的取得,中國通過大規模的土地改革,使廣大無地和少地的農民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土地,有了生活之源,消除了造成農民貧困的主要因素。新中國成立后,中國進行農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建立了生產資料集體所有制,這一制度成為農村基本制度。這一制度保證每個農民都能夠成為土地的主人,從而為避免長期歷史上人們因為缺失土地而只能陷入貧困提供了最基本的制度保障。1978年之后,中國又通過農村改革,不斷創新制度,激發廣大農民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創造性,自己創造自己的幸福生活,由此形成消除貧困的強大內生動力。正是農村改革,突破了長期存在的城鄉二元結構的制度壁壘,農民得以從事非農產業,既為工業化提供了充沛的人力資源,也為農村消除貧困創造了重要條件。據不完全統計,改革開放以來,農民收入的一半以上已來自非農產業。 

      (四)國家發展能力,即國家通過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持續改變貧困的能力。貧困是一個動態的過程。除了因一時困難而形成的生存性貧困之外,還有因經濟發展不足而造成的發展性貧困。無論什么貧困,最終都要通過經濟發展創造更多的財富來改變,經濟發展因此成為消除貧困的基礎。對于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來說,經濟發展是最重要的基礎,且只有通過國家的力量大規模推進經濟發展才能推進這一工程的實施。 

      早在取得全國性政權前夕,中國共產黨便提出了將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的主張。農村改革最重要的目的便是調動廣大農民的積極性,迅速發展生產,減少和消除貧困。鄧小平指出:“坦率地說,在沒有改革以前,大多數農民是處在非常貧困的狀況,衣食住行都非常困難。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決定進行農村改革,給農民自主權,給基層自主權,這樣一下子就把農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把基層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面貌就改變了?!?nbsp;中國的貧困人口占比持續大幅減少,主要依靠的是國家推動經濟發展,讓農民成為經濟主體,在經濟發展中減少和消除貧困。 

      對于一些深度貧困地區來說,缺乏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即便如此,國家在提供基本保障的同時,也非常重視通過促進經濟發展,激發貧困地區的內生活力,來改變貧困地區的狀況?!鞍l展產業是脫貧致富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也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貧困群眾就地就業的長遠之計?!必毨丝诓粌H是減貧的受益者,更是發展的貢獻者。2020年中國消除了絕對貧困,很快將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相銜接,通過鄉村振興鞏固脫貧攻堅的成果,以進一步的發展來減少和消除相對貧困?!爸袊鴾p貧實踐表明,發展是消除貧困最有效的辦法、創造幸福生活最穩定的途徑?!?/span> 

      (五)國家整合能力,即國家通過各種政策舉措不斷縮小貧富差距進而實現一體化發展的能力。人類的歷史起點相同,隨著生產力發展,必然帶來社會分化,由此有了貧富之分。而社會分化是一個動態的過程,由此有了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之分。因此,貧困是一種歷史的產物,也要通過歷史進程加以消除。但是,歷史并不會,也不能自然消除貧困,它需要通過國家力量進行整合,以各種舉措不斷縮小貧富差距,進而實現一體化發展。對于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來說,國家整合能力更是至關重要。 

      新中國成立之初,便在全國進行大規模的土地改革,實現“耕者有其田”,保證人人有飯吃。土地改革完成不久就進行了農業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改造,其重要目的便是防止因為生產資料個體所有造成部分人重新陷入貧困。在農業集體化進程中,農業生產組織規模不斷擴大,重要原因是通過在更大范圍內的統一分配,避免貧富差距。但是,農業生產組織規模過大,抑制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造成的是平均性貧困。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改革開放之初,黨和國家提出了讓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但鄧小平反復強調,共同富裕才是最終目標。隨著經濟發展,特別是市場經濟內生的社會分化機制,產生了貧富分化,城鄉差距拉大。為此,國家采用多種舉措縮小地區、城鄉之間的差距,縮小社會成員之間的貧富差距,通過國家的再次分配和倡導第三次分配,逐步實現共同富裕。進入新時代,國家采取一系列政策舉措推進脫貧攻堅,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nbsp;在這一思想指導下,國家“集中力量解決貧困群眾基本民生需求,寧可少上幾個大項目,也要優先保障脫貧攻堅資金投入;寧可犧牲一些當前利益、局部利益,也要服從和服務于減貧工作大局;寧可經濟增速慢一些,也要確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如期完成”。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走出了一條快速發展與大規模減貧同步、經濟轉型與消除絕對貧困同步的現代化道路。在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上,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將進入新的階段。 

      三、國家善治能力的內生性 

      善治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善良意愿,二是善于治理。在人類歷史上曾經有過一些依靠國家能力實施的大型工程,但由于其意愿并不是為大眾造福,而是勞民傷財,這種能力并不是善治能力,也難以持續,甚至導致國家衰敗和人民貧困。如中國歷史上為皇帝個人建造的大型建筑。與此同時,近代以來,許多基于善良意愿的巨型社會工程亦未能成功,甚至造成了災難性后果,重要原因是不善于治理,沒有正確的領導和體制性保障。中國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一是來自善良意愿,二是來自善于治理,集聚了巨大的善治能力。這種能力不是從天而降的,更不是一種不可知的法術,而是深深蘊藏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和社會制度之中的內生力量,是中國制度優勢的具體表現。 

      其一,社會主義制度為國家善治能力賦予了內在規定性。在中國的漫長歷史上,人們充滿著對改變貧困的追求,并形成濟貧救困的文化。但是,直到1949年,這一美好夢想的實現程度都十分有限,其重要原因便是受限于制度。近代以來,中國被迫進入現代化進程,面臨著多種選擇。歷史選擇了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根本原因在于這一制度反映了中國人民消除貧困、獲得幸福生活的美好意愿。 

      社會主義每前進一步,便意味著廣大中國人民消除貧困、走向共同富裕前進了一步。鄧小平曾振聾發聵地提出,“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卑殡S著改革開放,其極大地解放了生產力,國民經濟得到迅速發展,貧困狀況得到迅速改善。更重要的是在強調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十分重視防止兩極分化,努力縮小貧富差距。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減少和改變貧困,二是走向共同富裕。這一巨型社會工程的成功只有在社會主義制度條件下才有可能?!柏毟F不是社會主義,如果貧困地區長期貧困,面貌長期得不到改變,群眾生活水平長期得不到明顯提高,那就沒有體現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那也不是社會主義”。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體現的巨大國家善治能力,正是社會主義制度所賦予的,內生于社會主義制度之中。國家能力的善治特性由社會主義制度所決定,離開了社會主義制度,就無法形成巨大的國家善治能力,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也難以取得成功。  

      其二,中國共產黨的神圣使命賦予了國家善治能力不竭源泉。任何制度都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它體現著人類的主體意志。中國人民選擇了社會主義制度,而中國共產黨集中代表了全體人民的意志。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共產黨領導是社會主義本質特征的體現。消除貧困則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神圣使命,并為國家善治能力提供了不竭源泉。 

      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政黨。馬克思主義雖然肯定資本主義創造了巨大的財富,但更尖銳地批判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兩極分化。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中國共產黨始終將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作為自己的初心使命。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歷經艱苦卓絕的探索,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條道路的本質體現為兩個方面:一是發展生產力,二是推動共同富裕。這樣一條道路便為推進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取得成功奠定了基礎。前者為消除貧困創造了物質條件,后者確定了走向共同富裕的目標。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形成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不斷改變貧困、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 

      黨的意志通過國家得以充分體現,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為國家善治能力提供了根本來源?!爸袊伯a黨始終把消除貧困作為定國安邦的重要任務,制定實施一個時期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提出國家中長期發展規劃建議,都把減貧作為重要內容,從國家層面部署,運用國家力量推進?!?nbsp;正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國家能力才具有了消除貧困這一善良意愿的特性,才有可能推動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的實施并取得成功。  

      其三,中國共產黨領導為獲得巨大的國家善治能力提供了基本的制度保障。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需要巨大的和可持續的國家善治能力。這種能力需要一種具有總體性的力量加以統領,并形成有明確目標的體制和運行機制加以保障,體現了社會主義本質特征的中國共產黨便是這一總體性力量。在中國共產黨的統一領導下,統籌謀劃,強力推進,持之以恒,將各種力量聚合在一起,形成強大的國家善治能力,從而推動了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的實施。 

      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形成強大的動員能力。中國共產黨是通過廣泛深入的動員獲得革命勝利的。革命勝利之后,中國共產黨仍然非常重視動員工作,特別是中國共產黨作為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并長期執政,可以更為充分有效地進行動員。中國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之所以能夠成功,便在于巨大的國家動員能力。而這種能力只有在中國共產黨的長期統一領導下才能獲得。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便致力于消除貧困,并最大限度動員各方力量達到這一目的。特別是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刻,實行“盡銳出戰”,這就是集中全國最精銳的力量決戰決勝。這種在一個政黨領導下動員和集中全國優勢力量在限定時間內消除貧困的做法,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其深層根源便在于中國共產黨領導體制和動員機制所獲得的巨大國家善治能力。 

      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形成強大的組織能力。中國共產黨具有高度的組織性,這種組織性不僅是自身的組織建設,更重要的是組織社會?!啊畡訂T’和‘組織’,這兩個共產黨政治行動的‘孿生’口號,精確地指明了增強政黨力量之路?!敝袊伯a黨正是憑借強大的組織力量取得了革命成功。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作為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通過國家政權的力量獲得更為強大的組織性,形成強大的國家組織能力。正是憑借強大的國家組織能力,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才有可能取得成功。特別是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中國共產黨為國家組織能力提供了堅強保障。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我們堅持黨中央對脫貧攻堅的集中統一領導,把脫貧攻堅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統籌謀劃,強力推進。我們強化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工作機制,構建五級書記抓扶貧、全黨動員促攻堅的局面。我們執行脫貧攻堅一把手負責制,中西部22個省份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脫貧攻堅期內保持貧困縣黨政正職穩定。我們抓好以村黨組織為核心的村級組織配套建設,把基層黨組織建設成為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堅強戰斗堡壘。我們集中精銳力量投向脫貧攻堅主戰場,全國累計選派25.5萬個駐村工作隊、300多萬名第一書記和駐村干部,同近200萬名鄉鎮干部和數百萬村干部一道奮戰在扶貧一線”。 這種強大的組織性力量沒有統一且堅強有力的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不可能具有的。 

      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形成強大的改造能力。馬克思說,“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痹诟锩鼊倮跋?,毛澤東指出:“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nbsp;中國共產黨人正是在破壞舊世界、建設新世界的歷史進程中,獲得了強大的國家改造能力。與其他政治力量不同,中國共產黨破壞一個屈辱貧困的舊世界只是條件,建設讓人民過上幸福生活的新世界才是目的。建設一個新世界,就必須運用國家的力量改造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由此形成了強大的國家改造能力。在自然條件十分惡劣且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如果沒有國家力量的介入,很難想象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消除貧困。如果沒有國家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改造,很難想象為全國人民的基本生活提供一個有保障并可持續的基本制度。即使是新中國成立后一度遭遇了經濟困難,農民生活還較貧困,但這種貧困屬于政策性的而不是制度性的。政策性貧困主要是因為政策偏差造成,也依靠政策調整加以改進。而制度性貧困是由于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社會主義制度為推進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提供了基本的制度保障。 

      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形成強大的國家發展能力。貧困問題從根本上說是生產力有所發展又相當不足的問題。只有不斷發展生產力,才能為消除貧困創造基本的條件。馬克思主義高度重視生產力的發展,強調任何理想社會都必須建立在一定的物質條件基礎之上。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指出,共產主義的實現必須“以生產力的巨大增長和高度發展為前提”?!叭绻麤]有這種發展,那就只會有貧窮、極端貧困的普遍化;而在極端貧困的情況下,必須重新開始爭取必需品的斗爭,全部陳腐污濁的東西又要死灰復燃?!瘪R克思反復強調,“當人們還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質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證的時候,人們就根本不能獲得解放”。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中國共產黨誕生于經濟落后大國,讓人民過上溫飽、小康和富裕生活是中國共產黨的神圣使命。為此,必須致力于經濟發展。早在革命勝利前夕,毛澤東便說,“嚴重的經濟建設任務擺在我們面前。我們熟習的東西有些快要閑起來了,我們不熟習的東西正在強迫我們去做?!?nbsp;這就是經濟建設。盡管新中國成立后,中國的經濟發展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探索并出現了曲折,但中國共產黨及時將工作重心轉向經濟建設,在經濟發展中表現出兩個特點。一是充分尊重經濟發展規律,尊重人民的首創精神,調動人民的積極性,推動經濟發展;二是發揮國家的宏觀指導和調節作用,引導經濟發展。改革開放以后,我國逐漸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市場經濟在資源配置方面具有特殊的作用,但也有與生俱來的缺陷,包括社會分化造成的貧富差距。這種缺陷只有通過國家的力量才能加以有效克服。由此可以形成“市場+政府”的強大國家發展能力,并促進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的實施?!笆袌?政府”的強大國家發展能力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不僅充分認識到市場的巨大力量,而且充分認識到政府在市場經濟發展中不可或缺的角色。這一認識出自中國共產黨發展經濟的目的是消除貧困,造福全體人民。 

      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形成強大的國家整合能力。貧困既有絕對性,又有相對性。而在傳統農業社會向現代工業社會轉變時期,絕對性貧困與相對性貧困表現為一種疊加狀態,其中又突出表現為城鄉差別。因為農村經濟落后,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傳統農村,這是現代化社會普遍面臨且需要解決的一道難題?!俺青l區別就是社會最現代部分和最傳統部分的區別。處于現代化之中的社會里政治的一個基本問題就是找到填補這一差距的方式,通過政治手段重新創造被現代化摧毀了的那種社會統一性?!闭问侄问浅绞袌龊蜕鐣氖侄?,是國家才擁有的整合能力,即國家通過各種舉措對業已分化的社會進行整合,縮小城鄉差距,減少和消除貧困,重建社會的統一性。從現代化進程的一般形式看,先是經濟發展,直到經濟發展中出現的社會分化會引起爆炸性社會后果時才開始注重國家整合。即使是發達國家也是如此。如直到20世紀30年代,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時,資本主義國家才出臺大規模的福利政策,并形成國家整合能力。但在中國,當經濟高速發展之時便十分注重國家的整合。如在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中,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成為黨和國家工作的重中之重,采用積極舉措縮小城鄉差距,努力減少和消除貧困,從而形成巨大的國家整合能力。這種整合能力來自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群眾。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不平衡便包括城鄉發展不平衡和社會成員之間的貧富差距。隨著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中國進入了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消除貧困的巨型社會工程的實施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作者簡介

    姓名:徐勇 陳軍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靜)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未標題-1.gif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 <bdo id="ggeeg"><center id="ggeeg"></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