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

             首頁 >> 工商管理
            統一大市場建設與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
            2022年04月28日 17: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黃建洪 字號
            2022年04月28日 17:0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黃建洪
            關鍵詞:統一大市場;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統一大市場;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

            作者簡介:

              構建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并形成有機互動,是建設成熟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任務。其中,面向統一大市場建設的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體系至關重要。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下稱《意見》)發布,提出“加快建設高效規范、公平競爭、充分開放的全國統一大市場,全面推動我國市場由大到強轉變,為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堅強支撐?!痹谛聲r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新征程階段,《意見》是倡導深度建設高質量市場經濟的宣言書,同時也為在調節政府與市場關系過程中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作出了方向性指引。

              統一大市場建設與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的要求

              面向高質量市場競爭來建設全國統一的大市場是此次《意見》的主題。市場是最為稀缺的發展資源,也是能夠將稀缺性組織起來實現創造和創新的財富制造機制、社會組織機制和進步發展機制。但同時它又是風險的疊加機制甚至是資本邏輯局限而不斷制造負外部性和侵害性的“問題機制”。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其一體兩面就是要將市場的“其利”最大化、“其害”最小化,從而在趨利避害的過程中實現社會共益和發展進步。

              面向促進高質量競爭的統一大市場建設,《意見》做出了三方面的重要安排。一是市場的底層基礎建設,即制度規則“軟建設”和設施平臺“硬建設”。前者包括產權保護、市場準入、社會信用和公平競爭等方面的基礎規則建設;后者涉及流通網絡、信息交互和交易平臺等方面的市場設施聯通。二是市場的內部客體建設,涉及要素資源市場和商品服務市場的統一。分別指涉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能源、生態環境等要素資源市場的健全發展,以及涵蓋質量體系、標準和計量體系、消費服務質量等商品服務市場的全面升級。三是市場的外部因素建設,即市場監管、規范和干預等領域,聚焦彌補市場外部性,強化監管規則、監管執法和監管能力等建設。如果說前兩個層次主要圍繞市場基礎規則、市場設施聯通、要素資源市場、商品服務市場等領域的“立”,建章立制、建設為主,那么,在后一層次的市場監管、規范和干預等領域,則致力于“破”,破除利益藩籬、破除邊界壁壘。破立結合,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和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作為統一大市場建設的重要內容,市場監管的重要性以及改革指向已然清晰。健康成熟的市場經濟,需要充分發揮價值規律和競爭杠桿的作用,也離不開市場的法治化運作。從根本上說,市場機制本身無法解決自然壟斷、負外部性、公共產品供給不足和信息不對稱等“市場失靈”問題。市場經濟越發展,越需要建立起與之匹配的政府監管體系,從而實現市場“無形之手”與政府“有形之手”的有效對握。從這個角度講,市場監管本身便是嵌入市場全過程的扶助力量、引導力量和規范力量,其市場建設性價值需要得到更為充分和積極的認可。從構造高質量市場競爭秩序的需要,在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中的市場監管現代化,不僅需要構筑尊重市場規律、經濟規律的自發秩序,更需要發展出讓這種秩序得以轉變成為效率與公平、安全與健康等諸價值兼容的人為秩序。統一大市場,意味著統一大市場監管,既包括廣義的政府監管,也包括狹義的市場監督管理;既涉及對價格、市場進入和退出條件、服務標準等規制的經濟性監管,也涵蓋以保障勞動者和消費者的安全、健康、衛生,以及保護環境和防止災害為目的和對相關產品和服務的質量及供給等活動進行規制的社會性監管。從現代化發展的維度看,市場監管作為現代政府的核心職能之一,需要在理念法治化、權力理性化、結構分化和功能專門化等方面持續發展,以現代化的監管體系和監管能力建設,將強制型監管迭代升級為服務型監管,從而促進服務型政府的成長和經濟社會的高質量發展。

              統一大市場建設中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的向度

              創新和完善市場監管,推進市場監管現代化,是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的客觀需要,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黨和國家歷來重視對市場監管的建設工作。自黨的十四大明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來,政府市場監管取得長足進步。在實施《“十三五”市場監管規劃》基礎上,國務院于2021年12月印發《“十四五”市場監管現代化規劃》。此項規劃圍繞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充分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加強市場秩序綜合治理,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維護和完善國內統一市場、促進市場循環充分暢通;完善質量政策和技術體系,服務高質量發展;堅守安全底線,強化消費者權益保護;構建現代化市場監管體系,全面提高市場綜合監管效能等六個重點領域,實施十二項專項建設工程。作為國家“十四五”規劃指導下的二十個重點專項規劃之一,該規劃以建設科學高效的市場監管體系、全面提高市場綜合監管效能為主線,為“十四五”期間甚至更長時期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描繪了時間表和路線圖。此次《意見》的頒行,回應統一大市場發展,無疑在前述規劃的基礎上,為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建設提供了新的向度。

              從建設原則上看,《意見》提出“堅持放管結合、放管并重,提升政府監管效能,增強在開放環境中動態維護市場穩定、經濟安全的能力,有序擴大統一大市場的影響力和輻射力”。這清晰地表明,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中的政府市場監管,只能在服從和服務于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前提下,以市場化和法治化的方式來進一步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和加快轉變政府職能。顯然,這樣的過程,就是要使建設超大規模國內市場成為一個可持續的歷史過程,而監管現代化正在路上,亟待深化拓展。

              從建設目標看,構建以高質量競爭為主軸的全國統一大市場,公平公正監管至關重要。以市場主體需求為導向,力行簡政之道,堅持依法行政,公平公正監管,持續優化服務,加快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極其重要。統一大市場,顧名思義就是讓商品和生產要素在全國各地區之間實現自由的、無障礙的流通,實現資源優化配置。規范、高效、公平的市場監管,對于持續推動國內市場高效暢通和規模拓展、加快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進一步降低市場交易成本尤其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促進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以及培育參與國際競爭合作新優勢、推動制度型開放等均具有積極意義。

              從建設內容看,圍繞推進市場監管公平統一,需要著重關注以下方面。一是健全統一市場監管規則。加強市場監管行政立法工作和完善市場監管程序,對食品藥品安全等直接關系群眾健康和生命安全的重點領域以及互聯網醫療、線上教育培訓、在線娛樂等新業態,實施分級分類監管,努力形成多元治理新模式。二是強化統一市場監管執法。推進維護統一市場綜合執法能力建設,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力量,建立綜合監管部門和行業監管部門聯動的工作機制,創新聯合監管模式。三是全面提升市場監管能力。深化“放管服”改革,完善“雙隨機、一公開”監管等方式,建立健全跨行政區域網絡監管協作機制。

              與此同時,《意見》在此基礎上,圍繞市場監管中面對的宿弊頑疾,著力強化了反壟斷、依法查處不正當競爭行為、破除地方保護和區域壁壘、清理廢除妨礙依法平等準入和退出的規定做法等,以列舉方式對“兩不當”行為(即市場主體的不當市場競爭行為和政府的不當市場干預行為)做出了規定。市場壁壘和貿易保護主義造成市場分割,壟斷和不正當競爭則導致市場競爭失序。市場監管改革的推進,需要直面這些難點、堵點問題,打破制約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的顯性、隱性壁壘,強化制度建設,以收循序漸進之效。

              在統一大市場建設中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現代化的路徑

              在統一大市場建設中,緩釋和規避市場失靈,是政府市場監管的核心任務。沒有永遠自洽的“市場神話”,但同時也需警惕政府無所不能的“國家神話”。以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為契機,推進政府市場監管的現代化,需要拓展新思路、發展新路徑。

              其一,樹立大市場監管觀。經過多年的改革實踐努力,中國的市場建設蒸蒸日上、市場經濟蓬勃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同時,也要看到經濟發展質量不高、市場分隔和本位主義現象普遍存在,阻礙市場要素自由流動和充分競爭的各種障礙還不少,市場監管中碎片化、封閉性等狀況還比較常見,監管效能還不夠高。尤其是在打通各類循環堵點、規范市場競爭秩序,有效防范市場運行風險、維護市場安全,以及全面提升產品和服務質量水平等方面,既有的市場監管尚不能充分滿足高質量發展的需要。大市場需要大質量、大監管。為此,需要不斷刷新監管理念,在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基礎上,發展大市場監管理念,以更為完整、規范、高效和公平的監管過程,服務于超大規模的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面對新的發展需求,政府市場監管的大局觀、全局觀和服務意識,需要在持續構建政府監管、平臺自律、行業自治、社會監督協同互通的合作監管治理體系中得以實現。

              其二,著力完善市場監管基礎制度。當前,市場監管正面對一系列新情況:經濟總量和各類市場主體快速增長,合作和競爭、優勝和劣汰格局深刻演化的新形勢;商品和服務市場在相互滲透中加快融合,線上和線下市場在并行交織中形成復雜生態的新特點;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效率和公平、創新和保護的需求更趨多元的新挑戰。與此同時,國內市場國際化、國際市場中國因素增多的特征更加明顯,尤其是近期俄烏沖突加劇、國際經濟低迷以及國內疫情反復造成一定影響。為此,著力完善市場監管的基礎制度,為長遠計,就需要堅持立法和改革相銜接、相促進,運用法律制度鞏固和深化改革成果,加快推動新經濟監管等領域立法,健全完善公平競爭制度、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市場主體信用監管制度、市場交易監管規則、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制度等,從而推進市場監管制度型開放。

              其三,深化市場監管職責體系改革。享有法定監管職能的政府行政機關依法展開市場規制,是政府監管的基本含義。目前,客觀上存在著包括獨立式、內部獨立式、嵌入式三種監管機構。前者如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的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的銀保監會和證監會等。中者如國家部委管理的能源、鐵路、郵政、民航、煤礦安全監察等局辦。后者則如國家部委內設的通信管理局、無線電管理局、核電安全監管司以及產業安全與進出口管制局等政監一體部門。三類監管機構涉及廣義市場監管的范圍,涵蓋市場投資、運行、管理和服務等重大領域。為此,可考慮將實際履行監管職能的直屬事業單位向行政機構性質轉設,并出臺相應配套法律法規;對大部門制下相對獨立的監管機構剝離宏觀管理職能,使其專司監管職責;對政監合一的機構轉設成為其內設的綜合監管機構,在監管的權力、職能和責任方面予以更清晰明了的配置,并建立大市場監管的部級聯席協調機制等,推動形成面向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的規范監管,從而提高監管效能。

              其四,發展完善市場監管“機制群”。監管機制對于監管環境不斷變遷的適切性直接影響監管效能效率。譬如,面對新形勢,需要在持續更新中優化監管事項層級配置,強化跨部門綜合監管,深化綜合執法改革。建立起橫向協同、縱向聯動的執法辦案機制,健全信息通報、案件移交、執法反饋等日常監管與綜合執法銜接協調機制,積極探索建立分類執法機制。又如,激發市場主體自覺承擔其應有市場安全責任、質量責任、技術責任等,健全信用監管長效機制。逐步完善信息歸集公示、信用約束激勵、信用風險分類管理等諸多機制,特別是強化信用監管對重點領域監管的支撐作用,從而建立食品藥品、特種設備、重點工業產品質量安全等領域信用監管專門制度,提升產品質量安全綜合治理水平。再如,圍繞依法監管的清單實施機制。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履行監管職責,全面實施權力清單、責任清單、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完善保障機制,讓政府依法履責到位,切實保障市場主體合法權益。最后,建設信息化條件下的智慧監管機制,通過打造市場監管大數據平臺來推動“互聯網+監管”,提高市場監管智能化、智慧化水平。

              其五,聚焦監管重點領域發力?!胺殴芊备母?,實質是一場深刻的刀刃向內的自我革命,即用政府減權限權和監管改革,換來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釋放。加強市場監管的“加法”要與簡政放權的“減法”和優化服務的“乘法”有機配合,形成合力。在放松規制的情勢下,事中事后監管的“安全閥”“兜底性”作用至關重要。為此,市場監管的改革,需要真切有效地面對“三條線”、構筑“三環境”,即:市場監管促經濟發展高線、守質量安全底線、保市場競爭公平線;努力營造寬松便捷的市場準入環境、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環境、安全放心的市場消費環境。其中,市場監管改革尤其要精準面對直接涉及公共安全和人民群眾生命健康等特殊和重點領域,落實“四最”(最嚴謹標準、最嚴格監管、最嚴厲處罰、最嚴肅問責)。對食品、藥品、醫療器械、特種設備等重點產品,需要建立健全追溯體系、完善重點領域監管清單制度,形成來源可查、去向可追、責任可究的信息鏈條,形成規范高效的深度監管。

              其六,持續強化構建市場監管基礎能力。建設面向治理現代化的市場監管能力,需要“組合拳”。首先,需要加快推進智慧監管,加強科技支撐體系建設,不斷導入先進監管技術、手段和方法以提升監管能力。從構建基層基礎能力建設出發,打造素質過硬的專業化監管人才隊伍。市場監管的專業性、科學性要求越發高企,需要通過深化隊伍專業化建設和優化監管績效考評等方式,不斷提升監管能力素質。其次,要加快《市場監管所條例》立法工作,推進基層市場監管標準化規范化建設。明確事權劃分、規范業務運行、創新監管方式、配強工作力量、提升專業能力,是不斷提升基層監管現代化水平的基礎,也是讓市場監管“有手有腳”、提高監管的根植性和服務的共生性的重要環節。再次,需要創新豐富市場監管工具。完善針對不同違法傾向、違法階段和違法程度的階梯式監管工具,創新和豐富普法宣傳、合規指南、行政指導、行業公約、公開承諾、約談、警告、檢查執法等監管手段,采用市場化、社會化、多元的監管工具來提高監管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市場監管現代化,關系高質量的市場競爭得以真切發生和民生福祉得以持續改善的組織條件和制度環境。面對新發展階段的監管新需求,以法治化和效能化為主軸的服務型監管體制革新來推進服務型政府建設,正逢其時。這就需要政府整體性地思考其市場監管角色、監管體制、監管職能、監管工具和監管能力建設,以系統性監管、功能型監管、建設性監管、開放型監管、科學化監管的整合方案,構建起符合中國新發展階段統一大市場建設所需要的監管體系和監管能力,實現市場監管現代化。

             

              【本文為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新時代中國政府職責體系優化研究”(批準號:20AZD031)和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新型城鎮化戰略與國家治理現代化研究”(批準號:19FZZB008)的階段性成果】

             ?。ㄗ髡呦堤K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應急管理研究院院長,蘇州大學東吳智庫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黃建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产山东48熟女嗷嗷叫白浆

                    <track id="r7pp7"><strike id="r7pp7"><span id="r7pp7"></span></strike></track>

                    <pre id="r7pp7"></pre>

                    <track id="r7pp7"><ruby id="r7pp7"><strike id="r7pp7"></strike></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