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

               首頁 >> 黨政院校 >> 理論視角
              人民至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根本價值取向
              2021年02月01日 15:47 來源:《中國黨政干部論壇》2021年第1期 作者:張西立 字號
              2021年02月01日 15:47
              來源:《中國黨政干部論壇》2021年第1期 作者:張西立
              關鍵詞:人民至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根本價值取向

              內容摘要:“勞動”引領“資本”,展現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制度體系、生產目的和價值追求。

              關鍵詞:人民至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根本價值取向

              作者簡介:

                2020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在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實踐中,我們深化了對在嚴峻挑戰下做好經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這些規律性認識被總結為五個方面,即“黨中央權威”的“根本依靠”、“人民至上”的“根本前提”、“制度優勢”的“根本保障”、“科學決策和創造性應對”的“根本方法”、“科技自立自強”的“根本支撐”。這五個“根本”的提出,每一點都具有重大意義和深刻內涵,相互間構成一個有機整體,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與當代中國發展實際相結合的最新成果,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新發展。在這里,我們僅從“人民至上”這個根本前提入手,來談一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以能夠取得巨大成就的內在動因,特別是它有別于“資本主義”的根本價值取向。

                一、“勞動”引領“資本”是基本方向

                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馬克思主義政黨處于執政地位,“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政理念與“人民是歷史的真正創造者”以及“勞動是一切社會財富的源泉”等唯物史觀的基本觀點是完全一致、互為支撐的。將“人民至上”的原則貫徹到社會生產的全過程及其每一個側面,必然就是對“勞動”及全體“勞動者”主體地位的尊重和肯定。誠然,在“資本”已經成為生產要素的前提下,也應對其給予充分尊重,但在“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社會,這須是以“資本”自覺根植于“勞動”的本質規定性為條件的。

                從《資本論》的角度看,在社會化大生產的背景下,“市場經濟”(商品經濟)的內在矛盾可以歸結為“資本”與“勞動”的對立統一。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盡管都有“市場經濟”的資源配置手段和方法,但因為賴以結合的所有制基礎的不同,存在著根本區別。表現在“資本”與“勞動”的關系問題上,即為“資本”支配“勞動”,還是“勞動”引領“資本”。

                “資本”支配“勞動”,展現的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邏輯,即以“資本”以及人格化了的資本為中心展開的對于“利潤”無休止地追求,“資本”凌駕于“勞動”之上的結果必然是貧富兩極分化和社會有機體的坍塌。這個過程因為社會化大生產與既存生產關系之悖論而不可持續。

                表面上看,在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大量工人擁有了自己的財產,躋身“中產階級”,但曾幾何時,經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沉重打擊,西方引以為傲的“中產階級”不斷萎縮的慘淡事實,一下使人們看清了不少問題。世界上各種著名調查機構的結果無不表明,近年來,美國的貧富分化不是減緩了,而是越來越嚴重,財富的高度集中達到空前程度。據美聯社報道,2012年美國“中產階級”約占美國人口的51%,而1971年這一比例為61%。20世紀70年代,“中產階級”收入占美國全國收入的62%,而較富裕的美國人則占29%。到2010年,“中產階級”的收入只占美全國收入的45%。而當時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85%的美國“中產階級”表示,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比10年前更困難。32%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家庭狀況比2007年經濟衰退開始前更糟。其實不止美國,風行于當今西方世界的民粹主義浪潮,背后共同的一個社會根源,都在于不受約束的大資本利益方的不斷做大,而廣大中產階層的幸福生活的夢想正走向破滅。

                “勞動”引領“資本”,展現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制度體系、生產目的和價值追求,即在馬克思主義政黨帶領下堅持“人民至上”的歷史進程,其結果自然就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等全面進步的同時,全體勞動者的思想道德素質、科學文化素質和身心健康素質也得到全面發展。鄧小平強調,“一個公有制占主體,一個共同富裕,這是我們所必須堅持的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在生產力相對不發達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盡管不能完全解決分配不公問題,但必須從政治方向、制度設計上防止和化解“兩極分化”。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黨的全面領導的根本領導制度、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以及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等基本經濟制度的確立及貫徹,以無限空間的社會制度安排和體制機制保障,既能很好地發揮資本、土地、勞動力、知識、技術、數據等生產要素的效用,激發生產主體的積極性,讓創造社會財富的一切源泉充分涌流,也能從根本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消除“兩極分化”,進而走向全體勞動者的共同富裕之路。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行動指南

                恩格斯說,無產階級政黨的“全部理論來自對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列寧把政治經濟學視為馬克思主義理論“最深刻、最全面、最詳盡的證明和運用”。新中國成立之初,毛澤東帶領身邊工作人員等一起集中學習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寫出了光輝的《論十大關系》。鄧小平創造性地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本思路,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開辟奠定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根基。在江澤民、胡錦濤成功探索的基礎上,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立足當下實踐,致力于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原理與新時代中國改革發展實際相結合,形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書寫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時代新篇,從而為全黨進一步提高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能力,化解風險挑戰,做好復雜局面下的各項工作,提供了銳利的思想武器。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探索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來,“市場”在經濟領域的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逐漸被確立下來,給我國現代化建設注入了強勁動力,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有機內涵。與此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市場”的等價交換特別是逐利性開始向社會、文化乃至政治領域蔓延,“市場社會”“市場文化”甚至“市場政治”的問題日益嚴峻,迫切需要引起高度重視并予以有效化解,否則,社會主義中國的政權以及制度就將因此而“變色”。如何才能從根本上化解“市場經濟的考驗”,不斷提高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能力和本領,在對外開放環境下維護和鞏固黨的執政地位以及社會主義制度,就成了當代中國共產黨人不可回避的重大理論和實際問題?!耙袌鼋洕?、不要市場社會”,就連西方發達國家的有識人士早就認識了的道理,馬克思主義政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沒有理由不給予更深刻、更全面、更徹底的把握。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植根于以改革開放為標志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全部實踐,淵源有自、內容豐富、主題鮮明、意義重大,核心和靈魂在于它的根本價值立場—人民至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總結黨領導經濟工作的五大規律性認識的時候,還特別將此作為“根本前提”予以強調,指出“人民至上是作出正確抉擇的根本前提,只要心里始終裝著人民,始終把人民利益放在最高位置,就一定能夠作出正確決策,確定最優路徑,并依靠人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

                “人民至上”與“以人民為中心”的黨的執政理念一脈相承,它不僅指明了包括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內的我國各方面現代化建設的基本出發點和落腳點,從價值原則上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完善和發展夯實了制度基礎,同時也跟英美等西方國家以“資本”為中心的“貨幣拜物教”劃清了原則界限。

                立足當下實踐,面向新發展階段,學好用好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為嶄新內容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無疑具有全局和長遠意義。2014年7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時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學好用好政治經濟學,自覺認識和更好遵循經濟發展規律,不斷提高推進改革開放、領導經濟社會發展、提高經濟社會發展質量和效益的能力和水平”。

                三、制度優勢是根本保障 

                從黨的十八大以來的我國改革發展的實際進程上看,無論是“三大攻堅戰”的決定性成就、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雙勝利”、“十三五”規劃的全面實施、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即將實現,還是面向“十四五”期間乃至2035年遠景目標的“提高初次分配中的勞動者比重”“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扎實推進共同富?!薄白⒅匦枨髠雀母铩薄皵U大內需要同提高人民生活品質相結合”“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等等,可以說,正是有了“人民至上”這樣一條深刻反映唯物史觀和《資本論》精神的發展思想,中國共產黨人才得以掌握了從根本上化解“資本”與“勞動”的對立,在實踐中著眼發揮“資本”的積極作用,更好地趨利避害,進而成功駕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行的重要法寶。

                當然,在現實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運行中,如何更好地把“黨的全面領導”“人民至上”“兩個毫不動搖”等政治和制度優勢貫徹到實際工作的全過程及其每一個側面,使黨的領導與經濟建設、政府與市場、公有制經濟形式與非公有制經濟形式、開放與自主、發展與安全等關系更加完善,還需要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指引下,通過不斷總結經驗,更加深入地認識和利用其中的客觀規律。

                黨的領導與經濟建設的關系。堅持黨對經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原則,也是做好經濟工作的根本保證。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經濟工作是中心工作,黨的領導當然要在中心工作中得到充分體現”。黨對經濟工作的領導,首先體現為思想的領導,也即高度自覺地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進工作。其次是政治領導,也即通過正確的政治路線的制定、組織路線的保證以及宏觀經濟政策(五年規劃)的推行等方式得以實現。當前,堅持“人民至上”的根本前提,堅持把增進人民福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朝著共同富裕方向穩步前進作為經濟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把思想、意志和行動統一到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上來,面向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進高質量發展。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是對我們在推動經濟發展中獲得的感性認識的升華,是對我們推動經濟發展實踐的理論總結,要堅持用新的發展理念來引領和推動我國經濟發展,不斷破解經濟發展難題,開創經濟發展新局面”。

                政府與市場的關系。這是理解“市場經濟”的關鍵所在。對此,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已經以“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科學論斷和制度設計給予了清晰界定。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在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的問題上,要講辯證法、兩點論……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二者是有機統一的,不是相互否定的,不能把二者割裂開來、對立起來,既不能用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取代甚至否定政府作用,也不能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取代甚至否定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一創造性論斷體現在實際經濟運行上,就是“有為政府”與“有效市場”的有機結合。這樣表述既反映了“市場經濟”的普遍特點,也抓住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西方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本質區別,凸顯了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的“市場經濟”在制度安排、體制保障以及運行機制等方面的獨特規定性。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創新,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吨泄仓醒?、國務院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的推出,集中彰顯了著眼長遠,旨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及其他各方面體制改革,構建更加系統完備、更加成熟定型的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堅定決心。具體到實際操作層面,政府如何通過“放管服”改革來激發市場活力,既不越位也不缺位,而是切實履行“有為政府”的全部職責,使“市場”有效、有序運行等,實際上還有不少工作要做。

                “公有制”與“非公有制”的關系。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進一步把“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形式共同發展”“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其他多種分配方式并存”同“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一起明確為我國必須長期堅持的基本經濟制度,標志著“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運行機制更加有機的結合。針對此前社會上所謂“國進民退”或“民進國退”等論調,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這清楚地表明,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框架內,公有制經濟形式和非公有制經濟形式將長期并存,都是必不可少的。具體到實際經濟運行過程,如何通過進一步深化改革做大做強做優國有資本,使其成為具有充分競爭力、創新力的市場主體,如何通過打造相應的營商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如何強化反壟斷措施維護和促進全國統一大市場內的公平競爭,如何通過宏觀審慎監管等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等等,盡管說制度設計和政策取向已經很明確,但仍然需要在積極探索基礎上全面加以推進。

                開放與自主的關系。改革開放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標志,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賴以生生不息的強大動力。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繼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十九屆五中全會又指出要“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開拓合作共贏新局面”。在當前乃至今后一個時期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逆水的大形勢下,我國對外開放戰略面臨空前挑戰,也有難得機遇,關鍵在于我們能否與時俱進地處理好開放與自主的關系,牢牢把握自身發展的主動權。西方一些國家逆歷史潮流而動,妄圖對我實施全面“脫鉤”,意欲在高科技等領域“卡脖子”,一舉打斷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這就嚴重觸犯了我國的核心利益,必須堅決予以反擊并戰而勝之。為此,在對外開放大門越開越大的情況下,就要更加注意自身“主體性”,特別是要通過創新千方百計確保高科技領域自立自強,維護和鞏固產業鏈供應鏈的自主可控等,與此同時,還要致力于全面深化改革,打破束縛生產力發展的一切體制機制的桎梏,特別是在營造國際化、法治化、市場化的營商環境上提供比較于其他國家更高、更優質的服務,在實現供給創造需求、需求牽引供給的動態平衡上,著力打破一切不利于形成國內統一大市場的壁壘,竭力暢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的國民經濟循環系統,促進盡快形成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等。

                發展與安全的關系。統籌發展與安全,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一個重要方針。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進一步把“統籌發展與安全”作為新發展階段的根本指導原則提出來,具有重大現實意義。隨著以“十四五”時期為開端,以新發展格局為戰略支撐,以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擴大內需為戰略基點,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將進入新發展階段以后,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與挑戰都有新的變化,特別是一些國家對我全面打壓之勢愈益嚴峻,內外環境相互作用之下,各類風險因素越發凸顯。此情此景,迫切需要我們牢固樹立底線思維和系統觀念,扭住“發展”這個第一要務的同時,從切實維護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國家利益至上的高度,更加重視“安全”問題,在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大局的前提下,做好發展與安全這兩件大事。

                時至今日,與有幾百年歷史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相比,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依然是“新生事物”,但就其已經展現出的強大生命力和廣闊前景而言,只要我們在黨的領導下始終注意貫徹“人民至上”的根本價值原則,就必然會成為全面實現“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边@一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的康莊大道。

               ?。ㄗ髡呦抵袊藢W學會理事)

              作者簡介

              姓名:張西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欧美老熟妇aⅴ,无码大荫蒂视频在线观看,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906188

              <track id="ljljl"></track>

                    <pre id="ljljl"><ruby id="ljljl"><b id="ljljl"></b></ruby></pre>

                      <track id="ljljl"></track>

                      <noframes id="ljljl">